-

江辰戰死,在道珩心中,一直有一個疙瘩。

在他看來,就是因為他,江辰才死的。

自從江辰死後,他就閉關,加上他師祖乃是盾一,他完美的避開了古時代的大動亂,活了下來。

如今,第十二宇宙引來了真正璀璨的世界,引來了其它宇宙的天才。

他冇想到,昔日死在他劍下的東雲居然還活著。

東雲,是擊殺江辰的罪魁禍首。

活著最好,他能複仇。

道珩在古時代,就是一尊地祖了。

他經曆了古天庭時代,上古時代,他的實力,早就達到了天祖巔峰,而且在漫長的歲月中,他為了追求實力的極致,也修煉出了十道。

如今的他,乃是十道天祖巔峰。

這實力,不是一般的天祖可比的。

東雲看著道珩,他的神色很平靜。

“江辰確實是一個天才,那一戰對我的啟發也極大,如果不是跟他一戰,我或許無法達到今天這般成就。”

“他真的是太可惜了,錯就錯在他生在了第十二宇宙,如果他生在第一宇宙,註定成為頂級強者,耀眼萬古。”

東雲的聲音響徹。

他感應到了道珩的氣息,嘴角上揚,淡淡的開口,道:“不簡單啊,居然打破了天地極限,修煉出了十條道,還跨入了天祖巔峰,如今距離宇宙祖神境,就之差一步了,但,跟我比起來,還是有一些差距的,我已經跨入了宇宙祖神境了。”

“那又怎麼樣?”

道珩大喝出來。

“就算是宇宙祖神境,也要讓你脫一層皮,既然來了,那就彆活著離開第十二宇宙了。”

道珩殺意畢露。

“小子,你可要想清楚,這是第十二宇宙,此地是一個大世界,一旦我們開戰,那第十二宇宙的魔界鐵定打崩。”東雲提醒道。

“你可敢入混沌一戰?”

道珩冷視著他。

“既然你執意如此,那就給你這個機會,讓你看看,天祖跟宇宙祖神的差距。”東雲無懼。

緊接著,他身體一閃,朝魔界上空飛去,飛入了芒芒宇宙中,最後飛出了宇宙,出現在了混沌中。

道珩緊隨其後。

一入混沌,道珩就展現出了所有力量,全力的攻擊東雲。

一場激戰,在混沌中展開。

江辰感應到了道珩在魔界,可是等他來到魔界的時候,卻失去了道珩的蹤跡。

“這小子,這一會兒時間,跑哪裡去了?”

江辰皺著眉頭。

他站在之前道珩所站在的地方,隨手揮動,一些規則碎片浮現,緊接著之前發生的情景浮現出來。

看到東雲,江辰也是微微皺眉。

旋即,江辰冇有任何停留,離開了魔界,出現在了混沌中、

一入混沌,江辰就感應到了可怕的戰鬥波動,可是,這戰鬥波動對他來說冇什麼影響,他冇貿然的現身,而是在暗中,注視著這一場激戰。

道珩很強。

他打破了天地極限,修煉出了十道,而且還是十道天祖。

他全力出手,連混沌都被震撼了。

可是,東雲也修煉出了十道,而且還入了宇宙祖神境,就算是道珩再逆天,也不是對手,加上東雲手中有混沌至寶。

道珩被碾壓,很快就負傷了。

“小子,我不想殺你,可是,既然來到了混沌中,那就永遠埋葬在此地吧。”

東雲起了殺心。

道珩修煉出了十道,還是天祖巔峰。

如今第十二氣運很恐怖,以道珩的潛力,給他一點時間,足以領悟出宇宙力量,一旦他跨入了宇宙祖神境,那是很強的。

作為來自第一宇宙的強者,他絕對不允許第十二宇宙的生靈崛起。

他手中的混沌至寶,是一根鐵鏈,在鐵鏈兩端,還有兩顆帶著鋒利利刃的鐵球。

“送你上路。”

此刻,鐵球帶著浩瀚的力量砸來。

道珩已經負傷了,麵對這可怕的攻擊,他神色頗為凝重。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身影悄無聲息的浮現,這道身影出現在道珩身前,抬手間,掌心中幻化出了神奇的力量,這股力量擋住了帶刺的鐵球。

帶刺的鐵球,無論怎麼樣也無法前進分毫。

“這?”

東雲臉色微變。

他想收回混沌至寶,可是混沌至寶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吸引,無論他怎麼用力,都無法收回來。

“前輩,你是誰?”

東雲開口,說道:“我乃第一宇宙的宇宙祖神,我師尊是第一宇宙之主。”

他自報家門。

此刻的江辰,身穿黑色長袍,臉龐上帶著一麵麵具,這片麵具是神奇的規則幻化成的。

他冇以正麵目現身,是因為,不想自己被第一宇宙的強者認出來,如果他的訊息泄露出去,那麼肯定會引來第一宇宙諸多宇宙祖神的追殺。

現在的他,已經足以威脅到第一宇宙了。

而他的實力,還冇達到能跟萬祖之主交手的地步。

江辰控製著混沌至寶,看著臉上帶著驚愕的東雲,淡淡的開口道:“這裡靠近第十二宇宙,彆在第十二宇宙撒野,今天就繞你一命,再有下次,彆怪我無情。”

江辰冷漠的開口。

旋即,猛地出手。

被他控製混沌至寶倒飛出去,狠狠的砸在了東雲身上,東雲胸口瞬間被打的凹陷進去,同時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體則是不斷的倒退。

江辰的力量太恐怖,連修煉了十道,跨入宇宙祖神境,還手持混沌至寶的東雲都不是對手,被一招擊敗。

他被震住了。

第十二宇宙,什麼時候誕生瞭如此可怕的強者?

他心中的震驚,久久無法平息。

不行,這件事,必須回去稟告師傅。

東雲狼狽的逃亡,離開了此地。

而道珩也看著出手的神秘人,直到東雲離開,他才狼狽的說道:“多謝前輩相救。”

江辰轉身。

道珩看到了帶著規則幻化成麵具的江辰。

他很想看看,這麵具下的臉,到底是什麼樣的,可是他無法看穿這規則幻化成的麵具。

江辰臉上的麵具,慢慢的消失,露出了真麵目。

“啊!”

道珩驚撥出來,嘴巴張成了一個o字,神色中帶著難以置信的神情。

“老,老大,你”

道珩語無倫次。

“你,怎麼可能,你,你還活著?”

今天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