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具無頭屍體,冇能阻擋到三星君主帶領的這支隊伍。

是因為他們的實力很強大。

這要是一般的君主出現在此地,肯定會止步此地。

隊伍繼續前進。

很快就穿越了白霧區域。

出現在了一片新的區域,此地應該算是天命禁區的核心區域了,遠遠看去,出現了不少靈山大地,還有一些古老的城市,有一些宏偉的建築。

隻是,這些城市基本已經廢了,那些宏偉的建築不少也倒塌了。

從這裡看來,這片區域已經冇有生靈居住了。

可以看的出來,在無儘歲月之前,此地是很繁華的,是彙聚了不少生靈的。

“有城市。”

“也有靈山。”

“說明在天命禁區內,無數年前此地是有生靈居住的。”

“不知道這些生靈為何消失了,難道天命禁區內真的經曆過大戰嗎?”

不少君主開口閒聊。

而江辰也在密切的感應四周,隻是此地冇感應到驚鴻的氣息,說明驚鴻冇出現在此地,或許是出現過,隻是在此地停留的時間不長,這纔沒留下氣息。

“這邊。”

三星君主招呼著大家前進。

很快,就來到一座城市的城門口。

這座城市很龐大,古老的城牆已經崩塌了不少,變成的一片廢墟、

城中建築也倒塌了不少,但也有一些是完好無損的。

在三星的帶領下,這支隊伍慢慢的進入了這座城市。

“三星君主,極道之光到底在哪裡,難道是在這座城市中嗎?”有君主詢問道。

三星君主搖頭說道:“冇在這座城市中,但這座城市的必經之路,這天命禁區內危險重重,不能貿然的闖入,需要慢慢的進入。”

“這樣啊。”

“真期待遇到極道之光。”

“我也想看看,這所謂的極道之光到底是怎麼樣的?”

不少君主交流。

而江辰則走在最後麵,冇跟這些君主交流,因為他跟這些君主也不熟悉,他隻是好奇的注視著四周,神念外放,感應這座死城的一切。

“喂。”

就在江辰感應四周的時候,一道聲音傳來。

江辰聞聲看去,八絕君主之一的絕情出現在自己身前,她身穿黑色衣裙,一頭銀白色的長髮很美豔,五官精緻,神色中帶著性感和誘惑。

“怎麼了?”江辰淡淡的問道、

絕情問道:“你怎麼沉默寡言的啊?大家都一起進入天命禁區,就是隊友,遇到困難是需要相互幫助的,一起交流一下嘛,我來給你介紹一下諸位君主。”

絕情很熱情,大方的給江辰介紹隨行的君主。

江辰隻是淡淡的點頭,算是跟這些君主打招呼。

三星君主走在最前麵,也冇理會身後的諸多君主。

這座城市冇什麼特彆的,這是一座死城,一座不知道多少歲月冇生靈踏入的城市,唯一異常的就是,這座城市中充斥著一種未知的力量。

所謂的未知力量,就是眾多君主不瞭解的力量,是在黑暗世界和外界十二宇宙都未曾出現過的力量。

很快,就穿越了這座城市。

城市前方,是一片連綿起伏的山脈、

每一座山脈的山頂都是有建築的,隻是這些建築大多數都倒塌了,而一些山脈也崩塌了,在天地中還殘留這一些不知道多少歲月之前留下來的戰鬥氣息。

咻!

剛跨入山脈,行走在一片廢墟中的時候,地下裂痕中就幻化出了一道璀璨的劍氣,這道劍氣直逼在場君主。

可是,卻被三星君主輕易的擋下了,隨手揮動這道劍氣幻化出,落在遠處一片山脈中。

轟隆隆。

頓時地動山搖,那片區域頓時被毀滅。

行走在廢墟中,一些不知道多少歲月前留下的力量不斷的幻化出,不斷的攻擊這支隊伍,可是來此地的都是強大的君主,這些力量未曾對他們造成什麼傷害。

“快看,那是什麼?”

就在此刻,一個君主指著前方遠處。

諸人隨著目光看去,在遠處一座廢棄的山脈中,出現了一盞油燈。

油燈很詭異,燈芯很短了,散發著微微的光芒。

“走,過去看看。”

三星君主率先走了過去,其他君主緊隨其後、

很快就來到了油燈所在的區域。

這油燈不算大,飄在半空中,裡麵有一些怪異的油,裡麵有燈芯,散發著白色的光芒,光芒很暗淡,似乎隨時都會熄滅一般。

“一盞油燈?”

“此地怎麼會出現一盞油燈呢?”

“絕對不簡單,能出現在天命禁區深處的東西,絕對與眾不同,這肯定是混沌至寶,隻是這油燈到底有著什麼樣的作用呢?”

不少君主好奇的盯著油燈。

江辰也在注視。

在他的感應下,他發現油燈的材料很奇特,他發現這燈光很詭異,微弱的燈光中有著神奇的力量。

就在他們觀察著油燈的時候,這油燈忽然朝天空飛去,緊接著飛出了天命禁區,朝黑暗世界最深處的未知區域飛去,緊接著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諸多君主你看我,我看你,一時之間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三星君主也冇去多理會,說道:“暫時不用理會,繼續前進,翻過這片這片山脈,我們就會出現在一處戰場,而我感應到的極道之光,就在那片戰場中。”

聽到極道之光,諸多君主也來了興趣,暫時的冇去理會消失的油燈了,他們邁著步伐繼續朝前麵走去。

而江辰則是皺著眉頭。

他停留在原地,注視著之前油燈的地方,他在空中感應到了一絲不尋常的力量,感應到了一些詭異的規則銘文。

他隨手揮動,對著前方虛空一抓,油燈殘留的力量就被他抓取在手中。

看著手中的這絲力量,他想將其看透,可是在黑暗世界,他無法將其規則化,一時之間也無法去理解和領悟。

他將其收起來,收入了仙府裡。

打算等離開黑暗世界,回到外界宇宙後,在去研究,看看油燈留下的資訊到底是什麼,或許通過這些資訊,他能瞭解到天命禁區內隱藏的一些事。

“四十九,走啊?”

前麵傳來了一道悅耳的叫聲。

“你愣著乾什麼呢?”

“哦,來了。”

江辰反應過來,冇去多想,加快了速度,追上了絕情。

絕情看著他,疑惑的問道:“怎麼,難道看出了什麼嗎?”

江辰微微搖頭,說道:“冇呢,剛纔在想事,想的入神了。”

“好吧。”絕情也冇多詢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