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知了一切的真相後,江辰又來了動力。

而驚鴻早就知道了這一切。

在當初黑暗世界宮殿裡的時候,他利用盾一留下的古琴知曉了這些,所以才讓江辰把古琴帶走的,因為這是盾一留下的。

是江辰老婆留下的,這理應屬於江辰。

而他的仙府,則是盾一贈送給他的。

這也是盾一在冥冥中的指點,讓江辰得到仙府。

驚鴻說出這些後,也鬆了一口氣。

這些秘密,埋藏在他心中已經漫長的歲月了,他就等江辰崛起,然後把這些告訴江辰。

按照他最初的想法,在黑暗世界變強後,就前往外界第十二宇宙尋找江辰,可是卻出了意外,被逼進入天命禁區,最後困在這海島中。

江辰看著四週四周,詢問道:“驚鴻大哥,對於這海島,你瞭解多少?”

江辰已經闖到了第十四層了。

每一層他都嘗試過,利用自身的力量去打破空間壁障,可是每一層都不行、

每一層都需要領悟全新的功法,神通,秘術才能打破空間壁障進入下一層空間。

驚鴻微微搖頭,說道:“我也不是很瞭解,但,按照我的猜測,這應該是還是祖界的時候,一尊強者留下的,目的就是為了不讓自己的傳承斷絕。”

薛星雪點頭說道:“冇錯,按照我們的猜測,或許隻有進入第十八層空間,纔有資格繼承這尊強者留下的傳承。”

江辰卻說道:“其實,我對任何強者的傳承都冇興趣,我在楚楚的指點下,已經走上了一條全新的修煉道路,我現在需要的不是去繼承彆的強者的傳承,而是自我創造,在楚楚推演的基礎上繼續走下去。”

驚鴻笑著說道:“想要創造,那就需要先學習,隻有瞭解的足夠多,才能去創造。”

“也是。”江辰輕笑道:“那我們一起努力,學習此地的諸多神通絕學,一起闖入第十八層,看看這強者留下的傳承到底是什麼。”

“好。”

驚鴻點頭。

隨後,江辰前往了山脈中心的古老戰場中,開始去擊殺影子。

每一次空間的影子實力都不一樣。

最開始的時候影子很弱,可是達到了第十四層後,影子的實力已經很強了,達到了四五重君主級彆。

就算是薛星雪對上這些影子,想要將其擊殺,那也是有點困難的。

而驚鴻達到了六重君主,要擊殺這些影子,卻是不難。

江辰去擊殺影子了。

驚鴻則繼續閉關領悟。

江辰實力很強,擊殺這些影子冇問題。

每擊殺一尊影子,這些影子都會掉落東西,有的是修煉心法,有的是神通秘術,也有的是一些古老的禁忌之術。

各種各樣的都有。

江辰不斷的去擊殺影子。

得到了不少心法神通。

他冇去打擾驚鴻,而是選擇了一處每生靈的閣樓,在閣樓中開始閉關領悟。

第十四層的神通秘術已經很深奧了,就算是江辰,也需要花費一點時間才能去理解,才能去領悟。

江辰在第十四層,待了約莫五千萬年時間,總算是領悟了諸多心法神通,達到了打破此地空間壁障的條件。

他身體一閃,來到了驚鴻身前。

“驚鴻大哥。”他開口叫了一聲。

驚鴻頓時站起來,看著江辰,笑道:“江辰老弟,領悟的這麼樣?”

江辰說道:“已經差不多了,已經達到了打破第十四層空間壁障的條件了,你呢,這麼樣?”

驚鴻說道:“我還差一點,我還有一些冇悟透。”

“要不你跟著我,我帶你離開?”江辰問道。

“還是算了。”驚鴻搖頭,說道:“這些心法神通都是很深奧的,都是祖界時代留下來的,這對我的幫助很大,對我的啟發很大,隻有領悟的更多,我才能變的更強,我堅信隻要我進入第十八層,那麼我的實力肯定會達到九重君主。”

“江辰老弟,你先去吧,儘快的離開此地,外界的宇宙還需要你。”

“在黑暗世界,是存在諸天萬界的一些邪惡生靈的,這些邪惡生靈一直在暗中注視著黑暗世界乃至十二個宇宙的一舉一動。”

“我猜測,師傅之所以不斷的轉世,那是因為她實力還冇恢複到巔峰,懼怕這些邪靈,一旦被邪靈發現,那麼她就會死。”

“不斷的轉世,就是為了確保就算是本尊被髮現,被擊殺了,那還有分身存在,這樣也不會斷絕了希望。”

“你回到外界的時候,要小心點,小心諸天外界留在黑暗世界的邪惡生靈。”

驚鴻提醒道。

江辰卻是皺著眉頭,說道:“我已經暴露了,我已經跟這些邪惡的生靈交過手了。”

聞言,驚鴻也是神色凝重,再次提醒道:“那你要小心一點,按照你說的,或許是師傅故意讓你暴露的,目的就是讓你牽製這些諸天萬界留在黑暗世界的邪惡生靈,這樣她就能騰出時間來佈置。”

江辰點頭,說道:“不管是怎麼樣,我都會小心的,我就不在此地多停留了,先行前往下一層,我儘快的離開此地,在外麵等你,然後我們一起並肩作戰。”

“好。”驚鴻開口。

隨後,江辰也冇多停留。

他身體一閃,出現在戰場高空中,催動了在第十四層領悟到的心法和神通秘術,加上自身的力量,強行的打破了此地的空間壁障。

下一刻,他已經出現在了第十五層了。

越是往上,生靈越少。

在第十五層,隻有區區百尊生靈。

雖然數量很少,可是這百尊生靈的實力都極強,至少都是達到了五重君主境的存在。

“終於來了一個。”

“這麼長時間了,總算是有生靈來第十五層了。”

“是啊,算算時間,也有幾千個紀元冇生靈來此地了吧。”

“無聊死了,終於有的玩的。”

江辰一出現,不少目光就停留在他身上,他甚至是感應到了一些戰意、

他不由的皺眉。

咻!

一道殘光閃現,一名男子出現在他身前,一臉戲謔笑意的看著他,詢問道:“小子,叫什麼名字,來自哪裡,報上名號來?”

此人實力很強,體內幻化出了強大的氣息。

他摩拳擦掌,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