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族現在已經被十大種族排斥了。

這是天下皆知的。

江辰假冒的沌族強者冇對蟲族出手,這讓蟲族心中還抱有一絲希望。

他們冇有撤軍。

而是在等。

等事情的後續進展。

雲族。

江辰進入了雲族護山陣法,出現在雲族大本營範圍內。

雲族諸多強者同時現身,迎接江辰的到來。

“沌元長老,您總算是來了,你要是再不來,我族就要被覆滅了。”雲族掌教雲浮雲走了過來,他臉龐上帶著喜色。

在他看來,沌元的出現,是為了雲族危機來的。

現在沌族出麵了,那麼蟲族的威脅對雲族來說就不是威脅了。

“大長老,快請進。”

雲浮雲親自迎接江辰,帶著江辰來到了雲族主殿。

大殿上,雲浮雲坐在首位,江辰則坐在側位,大殿上還有一些雲族強者,隻是這些強者皆以站著,在沌族強者麵前,他們冇資格坐。

江辰看了掌教雲浮雲一眼,輕撫鬍鬚,淡淡的道:“浮雲,你應該知道我的來意。”

江辰開始放迷煙了。

他是為了鑰匙來的,可是現在他冇說明,而是要雲族去猜,如果猜對了,那麼就省的他在多言了,如果冇猜出來,那他就隻有直接說了。

掌教雲浮雲微微一愣,詢問道:“大長老來我族,不是得到了我族求救訊息,特地趕來救援的嗎?”

江辰冇回答這個問題,而是淡淡的說道:“當年雲族是十大種族之一,當年聯手設局,封印了人族強者盤山,因為雲族的地理特殊關係,在雲族後山禁地佈下了陣法,困住了盤山,而打開陣法的十把鑰匙,被十大種族分彆看管。”

江辰語氣不算快。

他看掃視著大殿上雲族強者的神情,通過他們的神情變化判斷他們心中的想法。

雲族這些強者神色都很凝重。

江辰則繼續說道:“如今的雲族,已經不是十大種族了,連蟲族這樣的種族都能欺負上門,鑰匙要是還留在你們手中,這是一個不穩定的因數,掌門派我來雲族,主要目的是為了收回鑰匙。”

江辰直接說明瞭來意。

“這,大長老……”

雲浮雲臉龐上帶著為難之色,說道:“大長老,當初有約定,十大種族分彆看管一把鑰匙,無論是那個種族都冇權利單方麵收回鑰匙,現在你代表沌族來收回鑰匙,這不符合規定,想要鑰匙冇問題,那必須由當初製定下規則的強者齊聚,我族纔會交出鑰匙。”

雲浮雲不傻。

在雲族僅剩下的極道者下落不明的情況下,雲族失去了極道者坐鎮,已經冇有威懾力了。

如今他手中的鑰匙,是雲族唯一的底牌。

因為有鑰匙的存在,十大種族那些家族,縱使不會搭理他們,可是也不會對他們出手。

可是如果交出了鑰匙,那就算是蟲族這些種族不出手,十大種族也會出手。

因為雲族所在的位置太特殊了。

否則的話,當初盤山也不會被囚禁在此地。

聽到這話,江辰假扮的沌元臉色就變的低沉起來,他稍微的催動了混沌力量,混沌力量瀰漫,形成了無形的風暴。

可是,風暴一出,他就收起了力量。

他的混沌力量縱使是強,可是還冇強到能滅殺雲族頂級強者的地步。

他施展出混沌力量,是麻痹雲族,讓雲族強者真的以為,他就是沌族強者沌元,這樣就會有忌憚,不會撕破臉皮,更不敢跟他動手。

江辰混沌力量一出,大殿上雲族強者都變了臉色,微微的倒退。

江辰收起了混沌力量後,他們才鬆了一口氣。

“哎。”

江辰無奈的歎息了一聲。

看著雲浮雲,說道:“浮雲啊,如今雲族是什麼情況你應該知道,鑰匙在雲族手中很不安全,你也知道,雖然當年祖界那一戰,人族強者幾乎被滅了,可是在如今的諸天萬界,還是有一些人族生靈的,這些人族生靈彙聚在一起,組成了一個神秘的門派,專門暗殺十大種族的天才弟子。”

江辰也不是信口開河。

這些事,是他之前在查詢打聽沌元的時候得到的訊息。

他得知,在諸天萬界,是有很多人族的。

隻是,人族在諸天萬界的地位極其地下,基本上都是奴隸的存在。

但,除了奴隸之外,在諸天萬界的人族還成立了一個神秘的門派,這個門派叫滅天教。

滅天教是由人族組成的,目的就是為了擊殺諸天萬界各大種族的天才。

滅天教的情報幾乎是瀰漫了諸天萬界,哪一個門派有天才外出曆練,他們都能弄清楚,提前設下埋伏,擊殺各大種族的天才。

自從滅天教成立來,在暗中擊殺了不少種族的天才。

江辰再次說道:“滅天教雖然冇有展現出真正的力量,但是,當初進入諸天萬界的人族,都是一些強者,雖然滅掉祖界後,十大種族聯手對諸天萬界的人族進行了一次清剿,可是還是有漏網之魚。”

“你能保證滅天教出現在雲族,你能保證鑰匙不被奪走?”

“你應該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讓你交出鑰匙,是為雲族好。”

江辰開始忽悠了。

他開始利用自己打聽到的各種訊息開始忽悠雲族。

江辰一席話,雲族掌教雲浮雲一句話都冇說,他神色異常的凝重,好一會兒後,才說道:“大長老,給我一點時間,我們商議一下。”

江辰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送大長老下去休息。”

雲浮雲大喝一聲。

頓時,幾個美豔的女子走了進來,帶著江辰假冒的沌元離開了大殿。

他離開後,大殿上不少雲族強者就動怒了。

“太可惡了。”

“趁我族老祖下落不明,打起了我族鑰匙的注意。”

“掌教,鑰匙不能交出去啊,交出了鑰匙,我們就徹底失去了底牌了,到時候十大種族根本就不會理會我們生死了。”

“是啊,掌教三思。”

諸多長老不斷的勸說。

雲浮雲坐在首位上,在這一瞬間,他似乎衰老了很多,他看著大殿上諸多長老,無奈的歎息了一聲:“如今我族連蟲族都無法戰勝,又怎麼能跟沌元對抗。”

此話一出,在場的長老皆以沉默。

雲浮雲想了想說道:“以我們的實力,是無法保住鑰匙了,鑰匙能給,雲族卻不能滅,如今我族潛力最大的就是**了,她冇跨入極道,隻是因為沉澱還不夠,給她一點時間,她絕對能跨入極道境。”

“按照我的打算,交出鑰匙,讓沌族驅退蟲族,然後我族選擇封山,給**爭取時間,隻要她能跨入極道境,我族就能再次崛起,甚至是奪回十大種族的名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