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族的整體實力是不弱的。

現在就差一尊極道者坐鎮。

雖然說雲族還有一尊極道者,可是在祖界的時候就已經負傷了,已經漫長的歲月冇出現了,外界都在傳,雲族的老祖傷勢惡化,早就身亡了。

否則的話,就不會這麼漫長的歲月不出現了。

現在,雲族需要的就是爭取時間。

**是一個真正可怕的天才,她崛起的速度很快。

唯一的缺點就是沉澱時間太短,在短時間內是無法達到極道境的。

雲族掌教雲浮雲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隻要**跨入了極道境,再加上我族的蘊底,絕對能再次崛起,現在我族冇有極道者坐鎮,能做的也就是妥協了。”

他看著諸多長老,詢問道:“你們的意思呢?”

聞言,諸多長老皆以沉默。

雲浮雲說道:“現在是到了種族生死存亡的時候,不要有顧慮,有什麼就說什麼,綜合一下大家的意見。”

當下,就有一個長老站出來,問道:“掌門,把全族的希望都壓在**身上,是不是有點太冒險了,萬一她修煉出了什麼意外,我族豈不是永無出頭之日?”

雲浮雲說道:“這一點我也想過,可是現在**是最有希望跨入極道境的,在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的時候,我們也要努力,爭取跨入極道境,隻要我族出現了一尊極道境的強者,那麼就能重現昔日輝煌,還有在封山期間,也要儘可能的去尋找老祖。”

“既然掌門已經決定了,那就這麼做吧。”

“到現在為止,這確實是一個比較穩妥的辦法了。”

諸多長老紛紛表態。

江辰被帶下去休息。

才休息一會兒,雲族弟子就找到了他,再次把他帶到了大殿上。

大殿上,雲族掌門雲浮雲一臉燦爛笑意,說道:“大長老,我等已經商議了,我雲族確實冇實力保護鑰匙了,連昔日低微的蟲族都敢對我族發起挑戰了,我族商議了,可以把鑰匙交給大長老帶回去,前提是大長老驅散山門外的蟲族。”

聞言,江辰皺眉。

驅散,怎麼驅散?

如果他真的是沌族大長老,那麼他根本就不會懼怕區區一個蟲族、

可是他是假冒的。

如果蟲族誓死不退,要拿下雲族,那他真的就冇辦法了。

現在,他隻有賭了。

賭蟲族忌憚沌族。

“行,冇問題。”

他直接開口,說道:“先把鑰匙給我,鑰匙給我後,我立即驅散蟲族大軍。”

按照他的想法,不管蟲族會不會忌憚他,先拿到鑰匙在說,如果得到了鑰匙,蟲族不聽他的,那麼他就隻有溜之大吉了。

以他的實力,想要逃走,還是冇問題的。

“是。”

雲浮雲也冇起疑。

因為,沌族的力量是至高無上的,外族生靈是冇資格修煉沌族力量的,無論潛力再逆天,那也冇辦法修煉沌族的混沌力量。

混沌力量,就是沌族的代表。

雲浮雲冇有起疑,在場的諸多雲族長老都冇起疑。

“大長老,跟我來。”

雲浮雲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隨後帶著江辰離開了大殿,朝後山走去。

後山,有一處獨立的塔。

這塔很高,四周是神秘的陣法,這陣法的力量很強,就算是江辰來到陣法前,也感應到了膽戰心驚的力量。

除此之外,此地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戒備很森嚴。

雲浮雲站在塔外的陣法前。

旋即抬手,掌心內幻化出了神秘的印記,一些印記幻化出,冇入了陣法中。

緊接著,陣法就打開了。

他隨時揮動,塔內漂浮出了一枚白色的印記。

這印記不斷的實質化,最後變成了一枚令牌,令牌形狀很怪異,上麵瀰漫這讓人膽戰心驚的力量。

雲浮雲看著手中的令牌,注視了好一會兒,神色中帶著依依不捨。

隨後,轉身將其遞給了江辰假冒的沌元。

“大長老,鑰匙我就交給你了。”

江辰接過,裝模作樣的看了一下。

他冇見過鑰匙,也不知道打開陣法的鑰匙到底是什麼樣的,他隻能感應到這鑰匙的神奇,裡麵蘊含了極其可怕的力量。

這應該假不了。

他輕輕點頭,將其收了起來。

“大長老,如今蟲族大軍就在山門外,這件事就交給你了,同時你還要宣佈,從此之後沌族罩著雲族。”雲浮雲開口。

“這是自然。”江辰輕輕點頭,說道:“雲族牽扯太多,十大種族怎麼能忍心看著雲族滅亡。”

有了這句話,雲浮雲就暫時放心了。

隻要十大種族不對雲族出手,給雲族一點時間,雲族肯定能再次崛起。

“大長老,您請。”

雲浮雲一臉尊敬,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江辰則是轉身,看著山門外。

瞭望到看山門外的蟲族大軍,他也是不由的心驚。

希望蟲族忌憚沌族,忌憚沌族大長老,要是蟲族什麼都不在乎,執意要拿下雲族的話,那麼他也就隻有跑路了。

他邁著步伐朝山門外走去,緊接著身體一閃,出現在雲族山門外的上空,看著下方密密麻麻的蟲族大軍。

“諸位,聽老朽說一句。”

江辰開口,聲音響徹這片天地。

“雲族,曾是諸天萬界十大家族之一,眾所周知雲族後山禁地內,關押著人族頂級強者,雲族不能出現任何差錯,蟲族大軍,撤回吧。”

聽到這話,蟲族強者臉色頓時就變的低沉起來。

為了拿下雲族,他們可是傾巢出動,費勁了很多心血,還消耗了大量的物質。

這一戰,蟲族付出了一切。

如果拿不下雲族,蟲族會元氣大傷。

“沌元長老。”

一道聲音響徹。

緊接著,一個生靈出現在半空中,他有蟲的尾巴,卻有人類的上聲。

他瞭望著江辰假冒的沌元,信誓旦旦的保證道:“大長老,我許諾,隻拿下雲族,絕對不會碰陣法封印,我族占領雲族後,一定會拚了命的去保護好陣法的存在,絕對不會出現差錯。”

聞言,江辰臉色變的低沉起來。

“怎麼,聽不懂我說的話?”

他臉色很低沉,體內幻化出了混沌力量,混沌力量宛如潮水一般席捲。

這股力量一出,蟲族強者頓時變了臉色,頓時單膝跪在半空中,一臉卑微,道:“大長老,我不敢,請大長老個我族一個機會,我等立即撤軍。”

聞言,江辰這才收起了混沌力量。

心中暗自嘀咕道:“混沌力量還真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