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辰在屋子裡,跟零空簡單的聊了起來。

簡單的聊了以後,他也知道了零空的大致情況、

零空是祖界時代活下來的人族,他在祖界時代是很弱的,才仙道境。

自從祖界時代後,十大種族雖然冇徹底滅掉諸天萬界的人族,可是人族的地位卻極其低下,各大種族都在不斷的砍殺人類。

人類暗中聯合起來,創建了滅天教。

滅天教在諸天萬界各大世界,都有一些分部。

而這個村子,就是滅天教在魂界的分部之一,零空則是這個村子的負責人。

“蔣不明是這個村子最強的天才。”

淩空神色凝重,說道:“他父母本是魂族一個強大家族的下人,卻被魂族折磨到死,他也流落街頭,是我收養了他,他修煉潛力極大,他對魂族也有極大的仇恨。”

“他得知了魂族天才魂生外出曆練,於是悄悄尾隨,佈下了陣法,將其擊殺,可是魂生隨從裡有強者,蔣不明也負傷了,如今更是下落不明。”

江辰問道:“為何不回來療傷呢?”

一旁的零度開口說道:“在我教有一個規定,那就是任務失敗,被髮現,被追殺後,是不能回總部的,因為一旦被跟蹤,那這會給總部代開毀滅性的傷害,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外麵,不能連累到同胞。”

零度神色中帶著憂愁,也帶著一抹擔心。

“我這次前往無望城,除了查詢魂族的一些訊息外,還在打聽蔣大哥的訊息,可是卻冇有得到蔣大哥的訊息,如今他也不知道身在什麼地方。”

江辰安慰道:“冇訊息那就證明他現在還活著,他肯定是潛伏起來療傷了,等傷勢康複後,等他足夠安全後,或許就會回來。”

“但願吧。”零度輕聲歎息了一聲。

很快,村子裡的人類就準備好了。

“村長爺爺,已經準備就緒了。”有人來稟報、

“好,撤離。”淩空下達了命令。

隨後,一行人撤離了這個村子。

村口。

此地彙聚了上千人。

這上千人,都是這個分部的人。

淩空轉身看著身後的村子,神色中帶著不捨,說道:“在此地紮根了這麼長的時間,現在要走,還真是捨不得,我們這一走,那麼漫長歲月佈下的情報網,或許就不能用了。”

人類是一個大種族,雖然如今整體實力不強,可是繁衍能力是極其可怕的。

諸天萬界,各大種族都需要奴隸,需要下人,而如今的人類扮演的正是這個角色、

滅天教就利用了這點,在諸天萬界撒網,佈下了強大的情報網,得知各大種族的一些事,甚至是得知這些種族內一些天才外出曆練的事。

得知了這些事情後,提前佈局,擊殺各大種族的天才。

淩空一臉傷感。

雖然說他們經常換地方,可是他們在此地也居住了至少上千個紀元了,現在要捨棄,還真是捨不得。

他抬手,掌心內幻化出了強大的力量。

這股力量幻化出去,前方的村子頓時灰飛煙滅,消失在無形中、

“走吧。”

村長淩空開口說道:“此地是魂界,到處都是魂族生靈,為了預防被髮現,我們分開撤離,在魂界外的老地方集合。”

“是。”

淩空下令後,村子外的人族就迅速撤離,消失在無形中。

而江辰則跟淩空在一起,隨行的還有零度。

“江少俠,走吧。”

淩空開口,看著江辰,說道:“我帶你去滅天教總部,剩下的事,你跟教主商量就行了。”

“嗯。”江辰點頭。

“恐怕走不了了。”

就在這一刻,一道生靈響徹。

隨著聲音的傳來,遠處出現了一團黑雲,黑雲中密密麻麻的全是大軍,這些大軍是人形,身穿黑色鎧甲,手中拿著黑色的長矛。

為首的是一個老者,身穿黑色長袍,他正是無望城的城主,他雙手揹負,看著下方三人。

就在這一刻,之前那些離開的人族成員全部從天而降,狠狠的掉再了地上,他們紛紛吐血,皆以負傷。

“你?”

淩空老臉上頓時帶著怒意,指著江辰。

旋即,一臉懊悔。

“我還是大意了,小心了一輩子,還是大意了。”

他身上爆發出了可怕的力量,緊接著手中顯化出了一把長劍,身上氣息如虹。

江辰也是一臉納悶。

“村長,這跟我沒關係……”

江辰欲要解釋,可是話還冇說完,淩空手中的長劍就朝他刺來。

他距離江辰很近,而且江辰對他冇防備,加上淩空的實力本就很強,他出劍速度極快,瞬間就刺穿了江辰的身軀。

長劍入體,一股詭異的力量瘋狂的破壞他的身軀。

江辰真的不想出手,可是現在這個情況,他不得不出手,他催動了力量,隻是不是混沌力量,而是把混沌力量分化成了其他的力量。

強大的力量幻化出,直接把體內的劍震退。

“村長,現在我說什麼,你也不會相信,你們先走,我來拖住他們。”

江辰身前閃過一道黑光,這道黑光顯化成了一把黑色的長劍,這是真邪劍,真邪劍被江辰重新煉化過,已經不在是混沌至寶了,而是超越了混沌至寶的存在。

真邪劍在手,江辰瞬間就進入了自在道境第六階段,他氣息如虹,宛如一尊戰神,身體一閃,出現在半空中,跟成千上萬魂族大軍對峙。

然而,就在這一刻,一個強大的陣法忽然出現。

陣法一出現,可怕的壓力就碾壓來。

就算是江辰,也無法承受這壓力,身體宛如掉了線的風箏,迅速的從天而降,狠狠的栽倒在地上,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零空。”

天空中,黑色長袍老者一聲大喝。

“一千多個紀元來,我族不少天才死在你手中,今天你插翅難逃。”

淩空知道自己逃不了,他也冇打算逃了。

“都給我站起來,就算是死,也要站著死。”

他看著四周栽倒在地上,氣息微弱的諸多人類。

這些人先後爬起來,紛紛亮出了武器。

縱使負傷,可是他們無懼死亡。

看到這一幕,江辰神色凝重。

“先殺他了。”淩空指著江辰,他老臉上鼓起青筋,神色猙獰可怕,身上有著滔天的怒意。

“爺爺,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太大意了,這才害了村民。”

零度一臉歉意,旋即催動全部力量,朝江辰攻擊去。

天空中,無望城的城主看著下方的情景,也是不由的一愣,嘀咕道:“怎麼回事,怎麼開始內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