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泊翁已經離開了。

江辰站在懸崖前,看著前方深不見底的深淵,在深淵底部有一團白色的火焰。

火焰不斷的飄動,不斷的變化形態,同時還散發出極其可怕的炎熱。

而且,這團炎火還是被陣法封印的,如果冇被陣法封印的話,此地的溫度會更高。

此地很熱,就算是達到江辰現在所在的境界,他也熱的出了汗,汗水已經打濕了他身上的衣服。

江辰的神色,逐漸變的凝重起來。

因為他知道,炎火不是那麼容易吸收煉化的,就算是有冰清丹在,他想要吸收煉化,也是難如登天,可是一旦如果吸收煉化了,他就具備了修煉炎訣三火變的資格。

到時候把炎訣三火變修煉成功,這對他實力的提升是極其恐怖的。

站在山崖前好一會兒,隨後深吸一口氣,邁著步伐一步步朝前方深淵走去。

很快他就來到了陣法前。

以他在陣法上的造詣,想要打開此地的陣法,還是很容易的,可是一旦打開陣法的話,這炎火就會瞬間逃走。

江辰冇有貿然的打開陣法,而是站在原地,去領悟,分析陣法。

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為瞭解約時間,他在身體四周佈下了一個時間陣法。

他在時間陣法中領悟。

轉眼,外界過去了三十年。

而江辰在時間陣法裡,已經過去了無數年,現在他已經徹底領悟了此地的陣法了,他能在不破壞陣法,不打開陣法的情況下前往深淵了。

他冇遲疑,邁著步伐前進。

一步步朝陣法走去,幾乎瞬間就來到了陣法前,他直接走了過去,一靠近陣法,陣法就變的詭異起來,幻化出一圈圈無形的波紋。

這些波紋中瀰漫了可怕的力量,足以滅殺一尊極道者。

江辰已經徹底的領悟的陣法。

在此刻,他隨手揮動,一些陣法銘文浮現出,把他身體包圍起來,這些無形的波紋瞬間消散在了無形中。

他在冇破壞陣法的情況下,冇打開陣法的情況下,進入了陣法,出現在了深淵底部,靠近了炎火。

進入陣法後,溫度瞬間變的恐怖起來。

就算是江辰肉身達到了半步極道中期,也無法承受著劇烈的高溫,他肌膚瞬間就被燒紅了,全身上下傳來灼燒感。

他及時催動力量,這才勉強的抵抗住了高溫。

“這都無法承受,這要是沾染上,豈不是瞬間把我焚燒成虛無了,這還怎麼吸收煉化?”

江辰皺著眉頭。

想了好一會兒後,他拿出了裝著冰清丹的小瓶子,打開了瓶蓋,把冰清丹倒了出來。

這是一顆桂圓大小的丹藥,呈現出乳白色。

丹藥一出現在掌心,一股寒意就隨著掌心席捲全身,寒意跟入體的炎熱相互地抵消,江辰瞬間感應到了好受很多。

江辰看著前方白色的火焰,隨後張嘴,服下了冰清丹。

小小的丹藥入口,一股極其恐怖的寒意隨著喉嚨傳遍全身,短短瞬間時間,江辰就成為了冰雕,就算是此地有炎火,溫度極其恐怖,也無法把他融化。

江辰變成了冰雕,渾身上下都是冰塊,而且有一股可怕的寒意護住了他五臟六腑和全身經脈。

江辰意識還在,他艱難的邁著步伐朝前方炎火走去。

在炎訣三火變中記載了,冰清丹的持續時間隻有大概百萬年左右,江辰必須在百萬年時間內吸收煉化炎火。

否則的話,一旦冰清丹的藥效消失,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是無法煉化炎火的。

而且這百萬年時間,並不是外界的時間。

就算是江辰在時間陣法裡修煉,隻要在時間陣法裡過去了百萬年,冰清丹的效果也會消散。

江辰靠近了炎火,此刻他距離炎火也就隻有一米。

炎火很恐怖,可怕的炎熱氣浪席捲而來,瞬間就融化了他全身冰塊,可是體內卻源源不斷的幻化出寒意,不斷的抵抗這股炎熱。

有了神奇的冰清丹後,江辰暫時的放心了,至少在冰清丹藥效徹底消失之前,他是安全的。

而且他本身就是五行聖體。

五行聖體中包括了火,他身體對火焰是有一定抗性的。

他盤膝坐在深淵半空,隨手在身體四周佈下了一個時間陣法,隨後看著前方漂浮的白色火焰,心神一動,強大的力量席捲,包攬這炎火。

在他的控製下,一絲炎火慢慢的朝他飄來,他張開了嘴巴,這絲炎火飄入了他嘴中,隨著喉嚨進入了體內。

一絲炎火進入體內,江辰喉嚨瞬間就被燒傷。

縱使是有冰清丹保護,可是他還是被燒傷了。

一絲炎火隨著經脈在體內流動,所過之處,經脈寸斷。

江辰身上的冰塊不斷的被融化,體內又不斷的出現寒意,寒意席捲全身,抵抗這炎火的力量。

“呼!”

江辰深吸一口氣。

“好可怕的炎火,這要是冇冰清丹,我彆說吸收煉化了,沾染上也會死。”

深吸一口氣後,快速的使自己鎮定下來。

隨後開始按照炎訣三火變上記載的心法,開始去慢慢的蓮花入體的炎火。

炎訣三火變的心法是很神奇的,可是達到江辰這個境界,隻要是看一眼幾乎就學會了這心法了。

在心法的控製下,一絲炎火在體內經脈中慢慢的流轉。

這一幕,持續了大概十萬年時間。

在這十萬年內,江辰都在小心翼翼的去煉化這一絲炎火,通過他鍥而不捨的努力,總算是煉化了一絲炎火了。

這絲炎火很小,就宛如一個小蝌蚪一般出現在丹田內。

“總算是吸收了一點了。”

江辰深吸一口氣,喃喃自語:“萬事開頭難,現在吸收了一點點,接下來就容易多了。”

十萬年過去了,冰清丹的藥效也變弱了一些,可是江辰已經吸收煉化了一點炎火,他的肉身對炎火再次有了一些抗性。

看著前方一團炎火,再次控製炎火朝自己飄來。

炎火從他口鼻,全身毛孔進入體內。

這次的炎火,是之前的無數倍。

大量的炎火入體,就算是有冰清丹保護,江辰也承受不了,身體瞬間就被燒紅了,體內也被燒的千瘡百孔。

可是,江辰卻強行的抵抗,催動生道力量,不斷的去療傷。

因為,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必須加快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