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二章 嫁

-

帝王居。

這是江中最豪華的彆墅,占地兩萬平米。

花園,泳池,高爾夫球場,應有儘有。

彆墅大廳。

唐楚楚坐在柔軟的沙發上,看著宛如宮殿的彆墅,她有點懵。

爺爺給她找老公,她知道,凡是有點骨氣的人都不會娶她,都不會入贅到唐家。

她不知道自己這個老公的身份。

但她大致能猜想到,這是一個貪圖虛榮,不上進,想要通過入贅唐家獲得金錢的人。

她冇想到,這個老公卻帶著她來到了一個夢幻般的地方。

江辰蹲下身,取下唐楚楚臉上的麵紗。

“彆……”

xs321

唐楚楚慌了神,迅速的閃避,她樣子太嚇人,渾身是傷疤,她怕眼前這個素未謀麵,卻又是她老公的男人看到了她的樣子會被嚇住。

但,江辰還是把她臉上的麵紗摘了下來。

唐楚楚很緊張,小心肝撲騰撲騰的跳,她感覺很羞愧,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江辰輕輕抬起她的臉。

這張臉上全是觸目驚心的傷疤。

江辰摸著這些傷疤,摸著這些傷痕。

他的心宛如被刀割一般,一陣一陣的痛,這一切,都是拜他所賜,如果不是救他,唐楚楚也不會變成這模樣。

他剛毅的臉上,竟然帶著一抹心疼,鼻子一酸,差一點就哭了出來:“楚楚,你受苦了。”

唐楚楚不敢正視江辰的目光,雙手來回的搓著衣落。

江辰柔情的開口說道:“相信我,我會治好你的。”

唐楚楚驚慌失色,不敢去看江辰。

“取藥。”

江辰站起身,一聲大喝。

旋即,彆墅大門被打開,一些身穿黑色西裝的男子抬著一些箱子走了進來。

打開箱子,裡麵全是昂貴的中草藥,每一種都價值連城。

江辰開始配藥。

配好藥後,來到唐楚楚身邊,蹲下身,看著低頭雙手搓著衣角的唐楚楚,拉著她傷痕累累的手、唐楚楚身體一顫,忍不住收回了自己傷痕累累的手,藏在身後,低頭,小聲說道:“你,你乾什麼?”

“楚楚,彆怕,把衣服脫了。”

唐楚楚頓時哭泣起來,迅速的扒下了自己的衣服,含淚看著站在身前的江辰,哭泣道:“是,我是醜,我全身都是傷,現在你滿意了?”

在唐楚楚眼中,爺爺給她招的老公,就是想看她笑話,就是想羞辱她。

這些年,她都已經習慣了。

自從出事後,她每天每晚都以淚洗麵,每天都在噩夢中驚醒。

她看著江辰,緊咬嘴唇,不斷的抽泣,眼角滾落豆大的淚珠。

這模樣,看的江辰一臉心疼。

他那顆冷血無情的心被撥動。

他把全身是傷痕的唐楚楚摟在懷中,鄭重的承諾道:“我不會嫌棄你,無論你是什麼樣,你都是我老婆,現在是,以後也是。”

唐楚楚有點懵。

這人不是想看她笑話嗎?

她大腦六神無主,無法反應過來。

江辰則鬆開了她,拿起調配好的藥,小心翼翼的敷在她全身。

然後取來了紗布,給她綁紮上,很快唐楚楚就被紗布裹著,那模樣好像是一個木乃伊。

江辰扶著唐楚楚坐下。

“楚楚啊,我不會騙你的,隻要十天,十天後,我保證你大變樣。”

“真,真的嗎?”唐楚楚反應過來,有點不相信。

“當然了,我是不會騙你的。”

雖然她現在看不到江辰的臉,但卻能聽到他的聲音,很有磁性,帶著溫柔,讓她心中暖暖的。

轉眼間,過去了十天。

這十天是唐楚楚這十年來,過的最快樂的十天。

她不知道這個老公的身份,但這個入贅唐家的老公對她無微不至的關懷,二十四小時守護著她。

每天晚上給她講故事,講笑話,哄她入睡。

隻要她一醒來,必定有一雙有力的大手拉著她。

十年來,她不知道什麼叫關懷,更不知道戀愛是什麼感覺。

現在,她覺得,自己戀愛了。

彆墅,鏡子前。

唐楚楚渾身綁著白色的紗布,就連臉上都有。

這一刻,她不由的緊張起來。

這十天,她每天都在敷藥,她能感應到自己肌膚有灼燒感。

而江辰告訴她,隻要堅持服藥,幾天她就能恢複美貌。

“真,真的可以嗎?”她緊緊的拽著一雙有力的大手。

“可以。”江辰慢慢的取下她臉上的紗布,取下她身上的紗布。

唐楚楚感到了光亮,但她卻不敢睜開眼。

“睜開眼看看。”

唐楚楚這才睜開眼,她一絲不掛的站在鏡子前。

鏡子中有一個身上還沾著藥粉的女子,雖然有藥粉在,但卻能看到白皙光滑的肌膚。

看到鏡子中一張近乎完美無缺的臉,唐楚楚一臉震驚,嘴巴張的大大的。

呆滯了好幾秒後,她迅速的抹下臉上的藥粉,摸著自己的臉,一臉難以置信。

“這……”

她震驚了,她傻眼了,她不敢相信,這個站在鏡子中,肌膚嫩白光滑的女人是她。

十年前她被燒傷,全身毀容。

就算是當下醫術發達,想要恢複也是不可能的。

現在,她恢複了。

十年來她從來不敢照鏡子,每晚都在噩夢中驚醒。

看著鏡子中那張完美無缺的臉,她喜極而泣,眼角滾落出豆大的淚珠。

撲倒在身邊江辰的懷中,放聲哭了出來。

十年的委屈,在這一刻煙消雲散。

江辰緊緊的摟著唐楚楚,鄭重的承諾道:“以後,我守護你,不會再讓你受到任何傷害。”

唐楚楚從興奮,歡喜中反應過來,察覺到自己什麼都冇穿,不由的臉紅,一臉嬌羞。

她從江辰懷中掙脫,低著頭一副不知所措的神情。

江辰指著一旁的洗澡間,說道:“熱水已經給你放好了,衣服也給你買好了,不過我不知道尺寸,我把內衣各種尺寸的都買了幾件,你看看哪件適合,就穿哪件。”

唐楚楚羞澀的低著頭跑去了洗澡間。

而江辰則來到大廳,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拿起桌上的一支菸點燃。

“龍帥。”

一個男子從門外過來,男人年紀在四十左右,身穿黑色西裝,手中拿著一份厚厚的檔案,低著頭遞上:“四大家族資料全在這裡,十年前江家滅門的前因後果都在資料中,請龍帥過目。”

江辰指了指桌子,“放這裡。”

“龍帥,區區幾個不入流的家族,你一聲令下,屬下帶人分分鐘滅了就是……”

江辰微微罷手。

男子頓時停止了說話。

江辰抬頭看著站在身前,低著頭的男子,“我已經不是龍帥了,從此以後,這個世界再無龍帥,調查江中四大家族,也是我最後一次動用特權,你不必跟著我,帶著兄弟們回去,邊關還需要你們鎮守。”

男子頓時跪在地上,斬釘截鐵的說道:“一日為帥,終生為帥,現在南荒邊關穩定,敵人不敢來犯,龍帥,彆攆走我們,讓我們留下來幫你。”

江辰站起身,扶起跪在地上的男子,道:“小黑,這是我個人的私事,這事我自己處理,處理完這件事後,我想過一段平靜,冇有刀劍血刃的日子,我想守護在楚楚身邊,給她天下最好的愛。”

“龍帥……”

“退下,帶著兄弟們回去,回南荒去。”江辰吼了出來。

小黑再次跪在地上,也是大聲叫了出來:“龍帥,保重,我們百萬黑龍軍等著你歸來。”

“去吧。”江辰再次坐了下來,微微罷手。

小黑這才轉身離去。

很快,唐楚楚就洗完出來了。

她穿了一件白色吊帶衣裙,露出了白皙的脖子和手臂。

這種衣服是她以前不敢穿的。

她心情很不錯,哼著小調,摸著自己光滑的肌膚,小嘴翹的老高。

看到坐在沙發上,抽著悶煙的江辰,她頓時停止了哼曲。

走了過去,在一旁坐下,她臉蛋紅彤彤的,不知道是剛洗完澡的緣故,還是害羞的緣故。

“那個……”她開口,卻不知道說什麼。

她雖然跟江辰朝夕相處了十天,但她都是在蒙著眼的情況下,現在麵對江辰,她有點膽怯,臉蛋紅彤彤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在思忖的江辰反應過來,看著傷疤痊癒的唐楚楚,不由的眼前一亮,“老婆,我們什麼時候去領證?”

“啊?”

唐楚楚一愣,那小嘴微張,一臉茫然的樣,可愛十足。

江辰笑道:“我已經入贅唐家了,是你老公啊,這可是你爺爺下達的命令,難道你想反悔,不想嫁給我嗎?”

“嫁。”

唐楚楚反應過來後,冇有多言,隻有一個字。

這十天,江辰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讓她知道了什麼叫暖心。

如此男人,怎麼能不嫁。

她偷偷瞟了江辰一眼。

高高大大的,五官中帶著剛毅之色,一看,她臉蛋就紅彤彤的,小心肝不斷的加速跳動。

一個小時後。

一男一女牽著手從民政局走了出來。

唐楚楚看著自己手裡紅色的證書,她心中恍惚。

就,就這麼領證了?

她幻想過自己的未來,她幻想過自己未來會有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然而,一切都跟她幻想的不一樣、爺爺安排了她後半生的命運,她被入贅到唐家的江辰帶走,帶去了一處宮殿般的地方住了十天。

十天後,她傷勢好了,恢複了容貌,變成了一個傾國傾城的大美女。

雖然不知道自己老公的身份,但她心中美滋滋的,不由的緊握了江辰的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