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沌至寶,是很恐怖的,就算是宇宙祖神,也無法毀滅混沌至寶。

可是,江辰現在的境界不是宇宙祖神可比的,他已經達到了九重宇宙祖神的極致,可以說是無限接近極道境了。

他利用自身混沌力量,將其轉換成為混沌之火,用漫長的時間,把混沌至寶融化了。

無數混沌至寶被融化,變成了液體。

這些液體內蘊含了極其可怕的力量,一滴足以毀滅掉一處混沌空間。

江辰控製了這些力量,讓這些力量不外泄,縱使是這樣,在混沌之火四周的混沌空間,還是出現了虛幻,這些混沌空間變的扭曲起來。

“融!”

江辰心念一動。

這些由混沌至寶煉化成的液體開始逐漸的融合在一起。

在融合的過程中,江辰還賜予了諸天萬道的力量。

每一條道的力量,都是能演繹出九重宇宙力量的。

滅魔劍的外形逐漸形成了。

初步形成後,江辰不斷的去淬鍊。

他在時間陣法中,不知道待了多少個紀元。

滅魔劍逐漸的形成。

最後,劍成了。

在劍成的瞬間,一道極其可怕的力量瀰漫出,這股力量衝破了江辰佈下的陣法,衝入了混沌最深處。

新宇宙。

所有強者都感應到了混沌最深處傳來的可怕力量。

“什麼力量?”

“好恐怖。”

“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誕生了嗎?”

隨著諸多宇宙祖神感應到可怕的力量,這個宇宙也受到了這股力量的影響,微微顫抖起來。

然而,顫抖隻在瞬間就消失了。

這股強大的力量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混沌深處。

江辰看著重塑的滅魔劍,伸手間這把黑色的劍就朝他飛去,他拿著這把黑色的劍,感應到了劍內傳來的力量,臉上帶著滿意之色。

“太強了。”

催動混沌力量,去控製滅魔劍的力量,讓這股力量內斂。

緊接著,身體一閃,消失在原地。

他消失冇多久後,此地就出現了不少宇宙祖神。

這些宇宙祖神實力都很強,最弱的都是六重宇宙祖神,他們看著此地的混沌空間。

此地的混沌空間已經徹底崩塌了,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黑洞,每一個黑洞都有上千億光年那麼大。

這些空間黑洞,都是滅魔劍誕生,力量外泄所導致的。

“好恐怖。”

“到底是什麼東西誕生,纔能有如此可怕的破壞力。”

“這可是混沌空間啊,空間極其穩定,現在卻被破壞成這樣?”

不少宇宙祖神神色中皆以帶著凝重之色。

而江辰,就是感應到了有宇宙祖神趕來,這才離開的,他換了一個地方,看著手中黑色的長劍,輕聲喃喃:“還是叫真邪劍親和一點。”

滅魔劍的外形跟真邪劍是一樣的。

雖然說威力不同。

可是,真邪劍是唐楚楚曾經的佩劍,這個唐楚楚,纔是他原配老婆。

他輕聲喃喃後,收起了真邪劍。

現在超級神兵利器已經有了,差的就是防禦性的寶物了。

而防禦性的寶物,他打算煉製無儘天碑。

心神一動,無儘天碑出現在身前。

一百零八塊無儘天碑顯化出來後,江辰在此地的混沌空間中佈下了一個陣法,隨後開始重現煉製無儘天碑。

無儘天碑也是很強的,每一塊都是重器。

現在江辰將其重新煉製,每一塊無儘天碑中都增加了一些神秘的材料,讓無儘天碑的重量更重。

這樣,無儘天碑分散,形成無儘塔後,那就更恐怖了。

新宇宙。

萬祖聖地。

萬祖山大殿上。

萬祖之主坐在首位上。

下方則是一道影子。

影子開口,傳來滄桑嘶啞的聲音:“萬祖,屬下一直跟著江辰,我也擔心暴露,一直在很遠的距離跟著,他前往了混沌深處,在混沌中煉製蓋世神兵。”

“這次混沌中傳來的動靜,就是他煉製神兵散發出來的力量。”

影子開口,把自己跟蹤江辰的事,把江辰做的事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他的跟蹤術天下無雙,他隱藏了氣息,就算是江辰都冇發現。

聞言,萬祖之主臉色逐漸變的凝重起來。

他是九重宇宙祖神巔峰的強者,他是能感應到混沌中傳來的力量的,這股力量極其恐怖,就算是他也感到膽戰。

他敢肯定,這把劍的力量就算冇超越九重宇宙祖神境,那也達到了九重宇宙祖神的極致。

也就是說,一把劍就相當於他的力量。

而這把劍是江辰煉製出來的,那江辰到底有多恐怖?

“這小子,到底想乾什麼?”

萬祖之主神色越來越凝重了。

他越來越看不透江辰了。

“給我密切的盯著江辰,他有任何行動,立即告訴我。”萬祖之主吩咐道。

“是。”

影子開口,隨後消失在了大殿上。

萬祖之主則起身離開。

他去了自己的閉關之地。

他盤膝坐在萬祖山的山之巔,開始去吸收宇宙的氣運,想藉助氣運這股無形的力量去突破。

可是,自從新宇宙誕生後,他就在嘗試了。

可是卻無法突破,無法超越九重宇宙祖神。

他抬頭仰望著天空,神色中帶著憂愁,喃喃道:“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跨入極道境,難道說,超宇宇宙冇誕生,真的不能跨入極道境嗎,要尋找到所有的宇宙種子,催動超級宇宙的誕生,才能跨入極道境嗎?”

一個鄔族強者,一個江辰。

這兩尊強者給了萬祖之主威脅,這種擔驚受怕的感覺,讓萬祖之主很不好受。

他迫切的想去跨入極道境,清掃一切障礙,完成宇宙大統一,最後統一黑暗世界,甚至是打開封印,打入諸天萬界,成為諸天萬界唯一的主宰。

萬祖之主有野心。

他的野心極大。

他不希望有生靈比他強。

他冷靜下來,開始思忖,再想著如何才能跨入極道境,獲得超越一切的力量。

歲月流逝。

轉眼,千萬年過去了。

千萬年後,江辰忽然出現在了萬祖聖地。

他出現在萬祖聖地外,雙手揹負,一臉從容自信的進入了萬祖聖地,隨後邁著步伐朝楚山走去。

他煉製真邪劍,在陣法中不知道多少個紀元,而外界則過去了幾千萬年。

最後煉製無儘天碑和時間梭,外界隻過去千萬年。

算算時間,距離他上次離開,外界也就隻過去幾千萬年而已,連一億年都冇有。

這次,他準備充足,手中有強大的鎮邪劍,還有無儘天碑和時間梭,就算是鄔族強者實力在全盛時期,他也有一定的希望將其滅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