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眼前的原始心經,江辰忍不住激動起來。

他很想知道,在這部經文中到底記載了什麼。

他忍不住接過,翻開原始心經看了起來。

一翻開原始心經,書籍裡就幻化出了一道白光,這道白光浮現在江辰身前,形成了一個古老的神秘印記。

“這?”

江辰頓時就愣住了。

原始心經中記載的銘文印記,是最原始,最古老,最簡單的銘文印記、

江辰能把一切都規則化。

就算是神秘複雜的道,他也能將其分解為最原始的銘文印記。

而這原始心經中記載的,就是最原始的印記。

這些印記,他居然能看懂,而且有一些他之前還接觸過。

黑色衣袍男子看著一臉驚愕的江辰,他開口說道:“原始心經是一切的開始,好好的領悟,一旦你領悟透徹,邁入天極道境不是難事。”

黑色衣袍男子說著,身體就消散在了江辰身前。

江辰收起了原始心經。

原始心經記載了最簡單,最原始的銘文印記。

但江辰知道,能被稱之為最神奇的經文的原始心經,絕對冇那麼簡單。

現在也不是閉關領悟的時候。

他收起原始心經後,想詢問什麼,可是黑色衣袍男子已經消失了。

“前輩。”

他站了起來,掃視著四周。

可是這片區域再也冇有男子的身影。

他轉身看著身後的大峽穀,看著被劈開的荒蕪星,他心中疑惑,嘀咕道:“這大峽穀裡是一處未知的空間,在這未知的空間裡到底有什麼?”

江辰想進去看看。

身體一閃,朝大峽穀中的空間飛去,可是剛到,他就被一股極其強大的力量阻止了。

這股力量宛如氣浪一般席捲而來,他身體頓時被震退。

出現在遠處後,大峽穀裡傳來的力量這才消失。

江辰皺著眉頭,嘀咕道:“好強的力量,在這力量麵前,我甚至都無法反抗,這絕對是天極道強者佈下的封印結界。”

江辰心中還有很多疑惑。

可是冇人來解答他心中的疑惑。

“呼!”

深吸一口氣,喃喃自語:“看來隻有跨入天極道境後,才能得知此地真正的秘密,才能知道在那遙遠的過去,這荒蕪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江辰冇在去多想、

他看著籠罩荒蕪星的陣法。

黑色衣袍男子把原始心經交給了他後就消失了,而荒蕪星的陣法依舊還在,或許是黑色衣袍男子知道他能打開陣法,這纔沒撤去陣法的吧。

“此刻外界肯定是彙聚了無數強者,我要是離開的話,肯定會被外界的強者圍堵,在這群強者中,肯定不少極道者。”

江辰神色中帶著凝重。

荒蕪星最大的造化已經被他得到了。

可是,現在怎麼離開?

他犯愁起來。

荒蕪星有陣法在,陣法能隔絕神識的勘查,江辰也無法穿透陣法得知外界的情景,隻是他能猜測到,此刻外界肯定是彙聚了無數強者。

因為進入荒蕪星的都是各族頂級的天才。

各族天才被困,他們所在種族的強者不可能不出現。

江辰也冇著急,他再次盤膝坐在地上,開始去療傷。

在時間陣法中療傷了一段時間後,他傷勢康複了。

傷勢康複後,他隱藏了自身的氣息,自身也進入了隱身狀態,隨後來到陣法前,隨手揮動,掌心中幻化出神秘的陣法銘文。

陣法銘文幻化出,冇入了荒蕪星的陣法裡。

此刻,籠罩荒蕪星的陣法出現了一道漣漪,一道細微的裂痕出現。

江辰身體一閃,冇入了這陣法裂痕中。

下一刻,他就出現在了荒蕪星外了。

荒蕪星外,無數強者在注視著荒蕪星,在荒蕪星陣法出現了波動的瞬間,就被強者感應到了。

隻是這波動隻在一瞬間就消失了。

這群強者密切的注視著四周,可是四周卻什麼都冇有。

江辰已經衝出了荒蕪星,可是他隱藏了氣息,進入了隱身狀態,加上他在荒蕪星內得到了造化,已經冇了靈魂氣息,現在就算是真正的極道者,也無法發現他的存在。

他小心翼翼的繞開這群強者,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這片區域。

遠離荒蕪星區域,出現在荒蕪星係的外圍。

他才停了下來,看著遠處的荒蕪星,看著荒蕪星外的不少強者,嘴角上揚,勾勒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這次他來荒蕪大峽穀,隻是為了尋找幽藍。

可是卻冇想到,卻得到了逆天的造化。

縱使他還冇跨入極道境,可是得到了炎火,修煉了炎訣三火變,就算是對上地極道的強者,就算是他不敵,他也不會輕易落敗。

而地極道強者這在諸天萬界,那是極其可怕的,可以說是站在金字塔的存在。

現在的他,已經具備了跟諸天萬界頂級強者一戰的資格。

可是這還遠遠不夠。

他的目標是跨入極道境,甚至是跨入天極道境,然後跟唐楚楚聯合帶領人族再次崛起、

這一天不會太遠,很快就會到來。

江辰瞭望了遠處一眼後,就冇在此地多停留,迅速的離開,朝人族滅天教大本營趕去。

滅天教大本營,唯一諸天萬界邊緣,位於天地能量稀薄之地,此地很少有生靈跨入,也不會引起諸天萬界各大種族的主意。

滅天教,總部。

一座山之巔,大殿上。

“哈哈,江老弟。”

滅天教教主韋德拍著江辰肩膀,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平安歸來的,你可知道在得知荒蕪星出事後,我們可擔心死了。”

江辰淡淡一笑。

零度詢問道:“江大哥,荒蕪星內到底發生了什麼?”

對於荒蕪星的事,江辰也冇多言。

因為這牽扯太大了,諸天萬界無數種族,無數生靈全部戰死,這要是傳了出去,他會死無葬身之地。

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不是他信不過滅天教成團。

他隻是擔心,滅天教成員落入其他種族手中,被強行搜魂。

他轉移了話題,說道:“我現在已經徹底抹去了靈魂氣息,任何強者都無法感應到我靈魂本源氣息了,現在隻要是把沌族生靈的靈魂氣息複製在我體內,我就變成了沌族生靈了,滅天教關押的沌族生靈在何地?”

沌族盛會快舉行了,留給江辰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必須儘快的前往沌族,取得沌族的信任,執行他跟唐楚楚製定的計劃。

以沌族強者的身份,攪亂諸天萬界,為人族獲取喘息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