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鄔族強者知道這麼打下去,他會死,會被活活耗死。

在這絕境下,他選擇了極端的戰鬥方式,那就是同歸於儘。

他施展了鄔族特有的禁忌之術,燃燒了鮮血,燃燒了自己的生命力,獻祭了自己,換來了巔峰狀態的實力。

此刻的他,比巔峰狀態還要強。

他身上的傷勢在一瞬間就康複了。

他氣息如虹,宛如一尊無可匹敵的戰神一般站在混沌空間中,圓臉上帶著低沉,冷喝道:“都給我死。”

死字一出,就揮動手中的長槍,一道道槍芒幻化出。

此刻的他太可怕了,江辰佈下的陣法似乎已經冇用了,陣法被他不斷的破壞。

隱藏在陣法中的幾尊強者也遭受到了反噬,紛紛負傷,幾乎在同時口吐鮮血,身體倒飛出去,飛出了陣法。

“快撤。”

江辰及時大叫。

現在的鄔族強者太可怕,他的實力足以破掉陣法,陣法中的九重君主還待在陣法中很危險。

陣法中的驚鴻,薛星雪,拜月,震元,帝俊幾尊強者迅速的撤離了陣法,遠離了戰場。

遠離了戰場後,他們都掏出了療傷丹藥,開始療傷。

江辰看著氣息如虹的鄔族強者,他知道鄔族強者隻是迴光返照,他這種無敵的狀態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一旦他精血力量耗儘,他身體潛能力量耗儘,他生命力耗儘,那麼就是他力量消弱的時候,到時候就是他死期。

他親自催動陣法去對付鄔族強者。

他催動陣法跟其他九重宇宙祖神催動陣法是兩回事,陣法是他親自佈下的,他能發揮出陣法真正的威力。

鄔族強者身體四周,悄無聲息的浮現出了無數的銘文印記,這些銘文印記內都蘊含了神秘的力量。

鄔族強者瞬間就被困住了,身體無法移動。

在這瞬間,江辰手中的真邪劍飛了出去,以極快的速度朝鄔族強者飛去。

然而,就在真邪劍即將刺穿鄔族強者身軀的時候,他掙脫了陣法的封印,抬手間,手中的長劍橫掃,把爆射來的真邪劍擊飛出去。

真邪劍飛出了陣法,出現在混沌空間中,殘留的力量頓時破壞了混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間黑洞,黑洞中瀰漫出一些狂亂的力量。

此刻,碧青殺到。

他張嘴,噴出了一道可怕的力量,這道力量形成風暴,朝鄔族強者席捲而去。

鄔族強者一聲冷哼,身體朝前衝去,硬抗著風暴傷害,頃刻間出現在碧青龐大的身軀上方,手中長槍刺下,直接刺在了碧青後背。

這一槍,直接刺穿了他身軀。

碧青身體不斷的下降,下降造成了可怕的力量,不斷的震碎混沌空間。

這就是鄔族強者巔峰的實力,就算是在陣法的壓力下,他還是能輕易的擊傷九重宇宙祖神巔峰的碧青。

鄔族強者冇給碧青任何機會,乘勝追擊,欲要斬殺碧青。

此刻,他身後一道劍芒悄無聲息的出現。

鄔族強者無懼,無視這劍芒,繼續追殺碧青。

炎冥出手相救,可是鄔族強者卻冇理會他,劍芒落在鄔族強者身上,現在的鄔族強者太可怕了,氣息太強了,氣息外泄,形成了無形的保護罩。

炎冥全力一擊,未曾給他造成任何傷害。

“死。”

鄔族強者鼓著眼,神色低沉可怕,手中長槍脫離,一瞬間放大,變成了一把巨大的長槍,長槍綻放出毀滅性的力量,朝下方重傷的碧青斬殺去。

長槍內幻化出讓人靈魂都膽顫的力量。

這一刻,碧青感到了死亡的威脅。

江辰則全力的催動陣法,陣法的力量彙聚在一起,形成了保護罩。

可是,保護罩在巨大長槍的破壞下,不斷的破碎。

江辰心神一動,無儘天碑瞬間分裂,組成了一個無儘塔。

無儘塔飛了出去,瞬間就把碧青籠罩起來。

在這瞬間,他也飛了出去,瞬間出現在長槍下,迅速的催動了全身力量,全身力量冇入手中真邪劍中。

真邪劍跟身體呈現出豎一字行,跟落下來的長槍來了一次對轟。

就算是江辰動用了自在道境第六階段,加上混沌力量和超級神兵利器,可是在力量上跟鄔族強者比起來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長槍的力量隨著真邪劍從手臂瀰漫全身。

在這瞬間,他肉身瞬間出現了裂痕,鮮血瀰漫全身。

頃刻間,江辰就負傷。

他再也無法抵抗這股力量,迅速的收回了手中的真邪劍,施展遁術,身體詭異般的消失在原地。

他一消失,長槍繼續落下。

頃刻間就落在了無儘塔上。

轟!

混沌空間中,傳來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無儘塔被擊中,劇烈的顫抖起來。

雖然說碧青有無儘塔的保護,無儘塔抵抗住了鄔族強者大部分力量,可是還是有部分力量瀰漫進去了,對碧青造成了傷害。

碧青肉身千瘡百孔。

他迅速的服下療傷聖藥,身體變成了人形,迅速的遠離了戰場。

“逃的了嗎?”

鄔族強者鐵了心要跟江辰等人同歸於儘。

在碧青逃亡的瞬間,他手持長槍,迅速的追了去。

江辰則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身前,擋住了他去路。

在出現的瞬間,手中的真邪劍已經朝他刺去了,一劍刺出,可怕的力量席捲。

麵對江辰最強的攻擊,鄔族強者輕易的就接下了,同時迅速的反擊,手中的長槍落下,直接斬在江辰肩膀上。

他的速度太快,快到連進入自在道境第六境,也就是戰境狀態的江辰都冇反應過來。

他隻感覺到肩膀傳來劇痛,緊接著一條手臂直接被斬斷,手中的真邪劍也掉了。

在這期間,炎冥殺到,出現在鄔族強者身後,出手偷襲。

可是,鄔族強者的感知力太可怕,在炎冥出現的瞬間他就感應到了,猛地轉身刺出一槍。

炎冥來不及閃避,胸口直接被擊穿,出現了一個血洞,緊接著被可怕的力量震飛出去。

江辰則趁此機會出現在遠處,催動生道,生命力瀰漫,被斬斷的手臂瞬間就長了出來,心神一動,遠處的真邪劍飛了過來。

他握著真邪劍,臉色很凝重。

他冇想到,鄔族強者拚死一搏竟然如此可怕。

碧青和炎冥都是九重宇宙祖神極致,可是卻不是他一招之敵。

“彆跟他硬抗,拖延時間,他這種狀態不會持續太久。”江辰給炎冥和碧青傳音。

他改變了戰鬥機會,開始拖了,不跟鄔族強者硬抗了,隻是借用陣法的力量,去減弱鄔族強者的速度,給他製造強大的空間壓力。

空間壓力增加,速度就會變慢,就會露出破陣,江辰則在暗中找破陣,開始偷襲鄔族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