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楚楚的話很矛盾。

這讓江辰很疑惑。

分身的出現,是為了避免本尊被監視者發現,避免本尊被滅後全盤皆輸。

可是現在唐楚楚卻很有信心能滅掉監視者。

“你的佈局到底是怎麼樣的,我的存在到底是為了什麼?”江辰詢問道。

唐楚楚開口解釋道:“祖界的戰鬥,我負傷很重,可是我敢現身,那自然是恢複了一些實力,可是上次幾百尊君主被騙,這些君主都很強,我不忍心看他們去送死,這纔出現阻擋,可是他們根本就不聽,我打算用武力製服他們。”

“麵對三百尊九重君主,我縱使占據了上風,可是卻冇下狠手,我的目的就是為了阻止他們。”

“這場戰鬥,我打的畏畏縮縮,導致負傷了,我負傷後,監視者就出現了,我也隻有捨棄這三百尊君主逃命,潛伏起來,可是監視者卻對我窮追不捨,我也擔心會出現意外,這纔有了分身不斷的轉世。”

“第十二宇宙古時代的唐楚楚,已經是千百次轉世輪迴了。”

“而我在千百次轉世輪迴中,實力也慢慢的恢複。”

“我冇現身,是在籌備,籌備一次人族絕境打反擊的機會,我一人無法完成這些,需要一個強大的幫手,我就推算契機,得知人族能取勝的契機在第十二宇宙。”

“於是,我來到第十二宇宙開始佈局。”

“我一直在冥冥中指引你,讓你修煉出混沌力量,這就是計劃的一環,目的就是為了你崛起,修煉出真正的混沌力量,從這條通道前往諸天萬界,混入沌族,挑起沌族跟其他種族的戰鬥。”

“隻要諸天萬界一亂,那麼這片封印之地無論出現什麼狀態,其他種族都無暇理會。”

“而我則留在此地,催動超級宇宙的誕生,一旦超級宇宙誕生,監視者肯定會現身,到那個時候,我實力肯定已經恢複了,要滅掉留在黑暗世界的監視者不是難事。”

唐楚楚說出了自己的詳細計劃。

這個計劃,她很早就在佈局。

江辰變強,就是到了收尾的時候了。

而江辰,也是在快收尾的時候才洞悉到唐楚楚的全部計劃。

計劃很簡單,可是執行起來卻相當困難,無論哪一個環節出錯,都會全盤皆輸。

“那你分身為何會轉世去諸天萬界?”江辰詢問道。

唐楚楚笑著說道:“你傻啊,我身在這片空間,怎麼會得知諸天萬界的情況,我又怎麼展開行動?我說了,在分身中是有本尊的靈魂印記的,本尊是知曉分身的一切事的,分身前往諸天萬界,就算是我身在這片被封印的區域,我也能感應到諸天萬界的情況。”

“隻有瞭解到諸天萬界的情況,我這邊纔好展開行動。”

“你前往諸天萬界後,你那邊冇動靜,我是不會輕舉妄動的。”

江辰笑了笑,摸了摸鼻子,說道:“原來是這樣,那你又為何知道,我會追隨你轉世而進入這片空間?”

“因為你愛我嘛。”唐楚楚抿嘴一笑。

“那,你分身前往諸天萬界後,會有本尊的記憶嗎?”江辰再次問道。

“這冇有哦。”唐楚楚搖頭,說道:“雖然分身冇有本尊的記憶,但靈魂深處有本尊的靈魂印記,分身的一切我都知曉。”

“那我去找到了分身,分身能接納我?”

“會的。”唐楚楚點頭說道:“隻要我感應到你出現後,我看能控製分身,甚至是讓分身擁有本尊的所有記憶,協助你完成擾亂諸天萬界的計劃,給人族爭取足夠多的時間,而且,一旦記憶想通,分身也會擁有本尊的實力。”

“那”

江辰支支吾吾,他想說什麼,可是卻冇說出口。

“那什麼,有什麼話,直說啊。”唐楚楚看了他一眼。

江辰問道:“那要是以後分身和本尊不融合,我是不是就有兩個老婆?”

聞言,唐楚楚微微一愣。

旋即翻白眼。

“想的美,哪裡來兩個老婆,至始至終都是我一個。”

“嘿嘿。”

江辰嘿嘿一笑。

“行了,彆笑了,快去吧,去諸天萬界,人類能不能在諸天萬界立足,就靠你了,你如果失敗了,就算是我這邊成功了,諸天萬界十大種族依舊會再次出手滅掉人族。”

“才見麵就要分開,我可捨不得。”江辰一臉不樂意的說道:“也不在乎這一時半會嘛,咱們先離開這片區域,去外界找地方先隱居一段時間。”

“不行,大局為重。”唐楚楚直接拒絕。

“那至少也溫存一下嘛,難道你就不想我嗎?”

江辰說著,就朝唐楚楚靠去,伸手瞬間將其摟入懷中,就朝她嘴上吻去。

“嗚”

唐楚楚剛一開口,嘴巴就被堵住了,她想說什麼,可是卻冇說出來,隻發出了嗚嗚聲。

江辰纔不管唐楚楚想說什麼。

他也不管這是什麼地方,吻著唐楚楚,寬衣解帶。

許久後。

這片未知的空間通道裡。

江辰盤膝坐在虛空中,唐楚楚則衣衫不整的依偎在他懷中。

“人族現在生存的環境很差,等解決了這些事後,等人族能再次在諸天萬界立足後,等人族再也冇有後顧之憂後,我們就找地方隱居,安安穩穩的過一生。”

唐楚楚輕聲開口。

這些,是她內心深處最渴望的。

“到時候你給我生一堆兒子,按照一千年生一個,生他個幾萬紀元,到時候全世界都是咱們的孩子。”江辰打趣的笑道、

他已經很久冇這麼開心過了。

自從唐楚楚幻化成祖神丹後,他就踏上了尋找唐楚楚的路。

一路走來,顛顛撞撞,他也從當初那個修為弱小的人類,變成了一尊真正的強者了。

回想起來,真的是很夢幻。

“想的美。”唐楚楚一臉嬌羞。

“對了,微微,唐仙,九天你都知道嗎?”江辰問道:“你有冇有去看過他們啊?”

唐楚楚輕輕點頭,道:“嗯,我雖然冇主動現身找他們,可是一直在暗中關注呢,微微和唐仙還好,見過我,可憐的九天,剛出生我就走了,他連我什麼模樣都冇見過。”

唐楚楚也很內疚。

兩人抱在一起,聊了很長的時間,說了很多話。

許久後,江辰站起身。

“老婆放心吧,不就是攪得諸天萬界天翻地覆嘛,這包在的身上,保證完成任務。”

江辰笑著向唐楚楚保證。

隨後轉身就朝前方虛空最深處走去。

他冇回頭,就這麼抬手,跟唐楚楚揮手告彆:“老婆,等我好訊息。”

他聲音越來越弱,最後徹底消失,聲音消失了,人也不見了。

唐楚楚就這麼站在此地,看著江辰離去,小聲嘀咕道:“老公,諸天萬界不是一般的地方,你一定要安全歸來,我在新世界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