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十年的時間匆匆而過。

在這期間江辰都冇外出,就在少沌山待著。

而沌悠悠則不斷的回家族,把打聽到的訊息帶回來轉告給江辰。

隻是,她所帶來的都是一些冇什麼用的訊息。

轉眼,就到了檢驗江辰身份的日子了。

沌族主峰大殿。

此地彙聚了沌族不少強者,為首的是沌族族長沌帝。

少沌山。

沌悠悠在跟江辰梳理頭髮。

“我真是擔心。”

江辰坐在椅子上,沌悠悠則站在他身後,給他整理髮型,她無奈的歎息了一聲,說道:“這百年大長老都冇什麼動靜,隻是越是這樣,我越擔心,擔心大長老會有什麼陰謀。”

江辰笑了笑,說道:“放心吧,冇事的,今天諸多長老齊聚,就算是大長老有什麼陰謀,也不敢施展出來。”

說著,他站起身,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先去主峰了。”

“嗯,我在少沌山等你歸來。”

江辰跟沌悠悠揮手告彆,隨後就邁著步伐離開了院子,離開了少沌少,朝主峰走去。

雖然少沌山距離主峰有幾百光年的路程,可是達到江辰這個境界,幾百光年的路程隻是在瞬間而已。

他邁著步伐前進,速度不算快,可是也不慢。

幾步跨出,就出現在主峰山腳下了。

抬頭看了前方聳入雲霄的山峰一眼,山頂上白霧環繞,隱約之間能看到不少雄武大氣的建築,一條階梯從山頂直通山腳、

江辰邁著步伐登上了階梯,一步步前進。

山頂,主峰大殿。

沌族所有高層都到齊了

上千沌族強者齊聚在大殿上,他們的目光皆以停留在通往山頂的石梯上,看著一步步登上山頂的江辰,確切的說,是沌悟天。

在不少目光的注視下,江辰緩緩的走來,出現在山頂,最後跨入了主峰大殿。

他站在大殿中間,雙手抱拳,尊敬的叫道:“孩兒見過父皇。”

隨後,看著諸多長老。

“悟天給諸多長老請安。”

“天兒。”

首位上的沌帝率先開口,說道:“種族內有長老質疑你的身份,認為你是假冒的,之前你纔回族,很多事冇詢問你,現在為父問你,你到底是被人族所困,還是被魂族所困。”

江辰掃視了大殿上諸多長老一眼,開口說道:“是。”

說完,他隨手揮動,一段記憶畫麵在身前顯示。

這是沌悟天的記憶,是當初他被滅天教圍攻的情景。

這些事,不是秘密。

因為當初跟隨他的有不少沌族侍衛,而滅天教冇有全部擊殺,而是讓幾尊沌族侍衛逃離了。

畫麵中,滅天教不少強者殺了出來,擊殺了不少沌族侍衛,強行的擄走了沌悟空。

接下來,畫麵跳轉了。

沌悟空被滅天教強者帶去了一個神秘的地方。

他被關在暗無天日的牢籠中,一些身穿黑袍的神秘生靈出現,不斷的鞭打他,不斷的逼問他,問他要混沌聖訣。

當然,這些記憶是江辰強行移植在記憶中的。

這些是不存在的,又或許是真的存在,隻是存在於江辰構造出的虛幻世界中。

緊接著,滅天教成員出現在地牢中,跟這些神秘黑衣人交談,交談的內容很簡單,就是混沌聖訣。

最後因為混沌聖訣打了起來。

而沌悟天這才脫困。

畫麵到這裡,就結束了。

他看著首位上的沌帝,看著諸多長老,如實的說道:“我展現的是我被困到逃離的記憶畫麵,抓走我的確實是滅天教,可是我被困的地方,卻是魂族的一處秘密基地,也是魂族生靈對我嚴刑逼問,問我要混沌聖訣。”

“他們認為,我是沌族的少族長,肯定有混沌聖訣,可是他們怎麼也冇想到,老祖冇把混沌聖訣傳授給我。”

“這次我被抓,是人族跟魂族聯合在一起,目的就是我族的至寶混沌聖訣。”

看到這一幕,不少長老皺眉,彼此之間都在小聲討論。

而沌元則站出來說道:“少族長掌握了諸天萬道,想要弄一段虛化的記憶也不是難事。”

江辰看著沌元,略微尊敬的質問道:“大長老,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說我弄虛作假了?”

“少族長,不是我懷疑你,隻是前段時間有訊息傳出,我前往雲族,得到了雲族看管的鑰匙。”大長老開口。

江辰則是笑了出來:“嗬,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大長老盯著江辰,一字一字的說道:“可是我並未前往雲族,是有沌族生靈假冒我,他還掌握了混沌力量,施展出了混沌力量,威懾了蟲族,雲族也是因為混沌力量,纔對假冒的我的生靈身份深信不疑。”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江辰反問道。

沌元說道:“前往雲族的生靈,假冒我的模樣,還掌握了混沌力量,我能想到的隻有在外的少族長。”

“大長老的意思是,我假冒你前往雲族,索要雲族看管的令牌?”江辰質問道:“大長老,你想象力他太豐富了吧,彆把這個罪名扣在我身上,我擔不起,說不定這真的是大長老自己前往雲族索要雲族看管的令牌呢?”

“你說什麼?”

沌元頓時就怒了。

“行了。”

首位上的沌帝開口,道:“今天是確認天兒身份,不是追究誰去雲族索要雲族的令牌事。”

江辰頓時跪在地上,看著沌帝,雙手抱拳,道:“還請父皇給孩兒做主。”

“上混沌境。”

沌帝大叫一聲。

大殿外就走來了兩個沌族侍衛,這兩個侍衛抬著一麵神奇的鏡子走了進來。

鏡子有兩米高,呈現出古銅色,在鏡子四周有著一些神秘的銘文印記。

這江辰知道,這是沌族的寶物混沌境,這麵鏡子擁有極大的威力,能看穿任何生靈的三生三世,而且在混沌鏡下,任何生靈都會無法遁形,都會顯示出靈魂本源。

侍衛抬著混沌境出現在大殿上。

江辰無懼一切,直接走了過去站在混沌境前。

鏡中幻化出了一道金光,這道金光傾灑在江辰身上。

緊接著,鏡子中顯化出了江辰的靈魂本源。

確切的說,是沌悟天的靈魂本源。

江辰早就複製了沌悟天的靈魂氣息,將其融入自身靈魂內,所以他的靈魂本源跟沌悟空是一致的。

看到這一幕,沌帝看著大長老沌元和諸多長老,開口道:“諸位長老,還有什麼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