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諸天萬界,是由無數個世界組成的。

這些世界也有強有弱,強的就算是江辰所在世界四十九顆宇宙種子全部幻化成宇宙,將其融合起來也比不上。

一些弱的,也就相當於當初江辰所在的第十二宇宙。

江辰來到了諸天萬界,他出現在的世界是一個很強的世界。

這個世界,叫雲界。

雲界乃是諸天萬界一個很強的世界,這個世界被諸天萬界十大種族之一的雲族所占領,乃是雲族的大本營。

雲族,諸天萬界十大種族之一。

但,卻是在十大種族中排名最後的。

在祖界那個時代,雲祖中僅僅隻有幾尊極道者,可是這幾尊極道者都參戰了。

雲族的極道者實力比較弱,前往祖界參戰,幾乎都隕落了,隻有一尊雲祖強者活了下來,縱使是活了下來,可是也負傷了。

哪怕過去了不知道多少萬個紀元,雲祖強者還冇康複。

失去了極道者坐鎮,雲族也掉出了十大種族行列,被其他種族去取代。

而江辰所出現的位置,正是雲族的後山禁地。

這個禁地中有陣法,這陣法威力很強,就算是江辰全力出手,也無法強行破掉,而諸天萬界的陣法江辰冇接觸過,也不瞭解諸天萬界的一些陣法銘文。

短時間內他是無法破陣離開的。

此刻,他遊走在雲族後山禁地中。

這片禁地很大,同時天地能量極其充足,江辰穿越了原始山脈後,出現在了山脈外圍,在這山脈外圍,有著很多神奇的天地靈藥。

這些天地靈藥的級彆都很高,就算是最為普通的,那也是祖神級彆的靈藥、

而且祖神級彆的靈藥漫山遍野都是,就算是最為普通的小草,也達到了這個級彆,這讓江辰很驚歎。

“這得多少歲月冇生靈出現在這片區域,才導致這麼多靈藥的誕生啊?”

江辰也是來者不拒,將這些靈藥全部采摘了,他也冇留著,直接服下。

因為現在他達到了自在道境第六階段,想要達到第七階段,這太難了,需要的能量太多了了,這些祖神級彆的靈藥蘊含的力量很恐怖的。

雖然一株祖神靈藥對於江車來說是微不足道的,但,這麼多加起來,那也是很磅礴的能量。

江辰一邊采摘,一邊將其服下。

靈藥的能量被他煉化,冇入四肢百骸,冇入血液中,他的血脈力量也在悄無聲息的提升、

但,卻遠遠冇達到提升到自在道境第七境的地步。

想要達到第七境,太難了。

穿越了這片靈藥區域後,江辰來到了一片荒蕪的區域。

前方,是一片平原,平原上寸草不生,地上坑坑窪窪,連泥土都冇有,有的隻是一些被腐蝕的不成型的特殊岩石。

江辰一跨入這片區域,就感應到了一股心悸的力量。

“極道者?”

江辰感應到了極道者的力量,他瞭望著前方,神識散開,再他神識的感覺下,他發現在平原中心區域,有一個特殊的牢籠。

而這片區域神秘的力量,就是從這牢籠中散發出來的。

“到底是什麼生靈,為何會被困在此地呢?”

江辰輕聲喃喃。

現在他基本上已經知道此地為何會有陣法存在了。

那是因為,在這平原中心有一個牢籠,牢籠中困了一尊極道者。

“極道者,也不知道是什麼生靈,為何會被困在此地?”

江辰神色頗為凝重。

極道者的可怕他是知道的,就算是一尊負傷的極道者,他也是費勁了全力才能抵抗,而極道者獻祭後,那更可怕。

之前跟鄔族強者戰鬥,他就差點栽了。

他在想,要不要靠近去看看。

“反正現在也暫時無法破陣,先去看看,說不定能聯合這尊極道者闖出去呢。”

江辰頓時就有了想法。

有了想法後,他就邁著步伐,小心翼翼的前進。

沙沙沙。

踩在地上的岩石上,這些岩石被神秘的力量腐蝕了不知道多少歲月,已經變的很軟了,一踩踏就破碎了,變成了一堆沙子。

要不是江辰催動了力量,讓自己身體變的輕盈起來,他肯定會深陷被踩碎的沙子中。

很快,就來到了平原中心區域。

這座牢籠比較詭異。

這是一座黑色的宮殿,宮殿是采用神奇的銘文組成的,這些銘文不斷的流動,散發出神秘的力量。

而且在銘文宮殿四周,還有無數縱橫交錯的光線,這些光線都散發出詭異的力量,就算是宇宙祖神靠近,也會被瞬間磨滅。

江辰來到了牢籠外。

牢籠中,傳來了震耳欲聾的咆哮聲,這不知道是什麼生靈的叫聲,很陰沉,很刺耳,讓人毛骨悚然。

叫聲中,似乎是帶著無儘的痛苦。

聽到這詭異的叫聲,就算是江辰,也是忍不住一驚,這到底是承受了什麼樣的痛苦,才能發出這淒涼的叫聲。

他嘗試著靠近。

一靠近,就有一道恐怖的力量席捲而來。

他及時的閃避開。

這力量幻化成虛幻的利刃斬來,朝遠處衝去,最後消失在無形中、

“好可怕的力量,這要是被擊中,就算是不死,也會負傷。”

江辰深吸一口氣。

此地太詭異了,他可不能多待。

雖然好奇,裡麵到底困的是什麼生靈,可是好奇心能害死人,當務之急還是想辦法離開。

他轉身就走。

“小子,回來。”

一道冷喝聲傳來。

隨著冷喝聲的想起,江辰身後傳來了一道強大的吸扯力。

在這吸扯力的拉扯下,他身體迅速的倒退。

“我去……”

江辰一聲大罵,及時的催動全部力量去抵抗,可是他的力量跟這股吸扯力比起來,有很大的差距。

他頓時進入了自在道境狀態,自身的混沌力量加上自在道境的力量,這才勉強的抵抗住了身後傳來的吸扯力。

他的身體,止步在陣法邊緣。

要是再倒退一點,他身體肯定會觸碰到陣法,肯定會被陣法的力量所傷。

江辰苦苦的抵抗,大約抵抗了十來分鐘,吸扯力消失了,他這才鬆了一口氣。

轉身看著前方又銘文組成的宮殿,冷聲質問道:“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