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帶下去療傷了。

雲族掌門,長老級彆的生靈皆以離開。

大殿恢複了安靜。

江辰隱藏在暗中,把這一些事都看在眼裡。

通過這件事,他也知道了,雲族現在遇到了大麻煩,門派中不少強者都負傷了。

現在隻有掌門和一些核心級彆的長老冇參戰了。

如果掌門和這些核心級彆的長老都參戰,那就代表著,雲族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後關頭。

江辰隱藏在暗中,他在思忖,在想著如何才能得知鑰匙的下落。

想要得到鑰匙,首先要得到鑰匙的下落。

這縹緲山**在雲族的地位應該不低,現在她負傷了,這正是江辰的機會,江辰可以想辦法從她口中得知出一些資訊。

心中有了想法後,江辰就悄無聲息的離開。

雲族,縹緲山,一處密室。

此地是**療傷的地方。

這間密室是一間石屋,在石屋的牆壁上,刻畫了一些神秘的銘文和文字。

雲雲盤膝坐在地上的草甸上。

她已經換了一套白淨的衣裙。

她也梳洗過了。

身上的血跡,狼狽已經消失了。

她身材極好看,模樣也很美豔,隻是俏臉上還帶著蒼白,嘴角還時不時的溢位鮮血,顯然是內傷很重,她的力量無法壓製內傷,這纔會不斷的溢位鮮血。

她體內,幻化出一股神奇的力量。

這股力量瀰漫全身。

她體內,也幻化出微弱的白光。

遠遠看去,神聖聖潔。

江辰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密室中,隱藏在遠處,看著正在全心全意療傷的**。

在他的觀察下,通過**的氣息,他也發現了,**的實力很強,超越了九重宇宙祖神境,可是卻還冇達到極道境。

這實力,應該在他之下,但是差距也不是很大。

江辰悄無聲息的在四周佈下了一個隔絕任何氣息的陣法,隨後忽然現身。

在他現身的瞬間,**就反應過來。

“誰?”

她猛地站起身,欲要反擊。

就在她反擊的瞬間,江辰已經出手了,一掌拍在她身上。

她被就負傷,實力不足全盛時期的十分之一。

現在的她,根本就不是江辰對手,被一招擊退,身體狠狠的撞擊在身後僵硬的牆壁上、

這牆壁很特殊,加上有陣法存在,就算是她栽倒的衝擊力,也冇能將其破壞。

身體撞在牆壁上後,又栽倒在地上,還冇等她從地上爬起來,江辰詭異般的出現在她身前,迅速的出手,將其封印了。

被封印的**無法催動任何力量,體內的傷勢瞬間惡化,臉色變的煞白,身上一些傷痕內幻化出鮮血,短短瞬間時間,她就變成了一個血人、

她躺在地上,看著身前的江辰。

江辰一出手,她就感應到了沌族的混沌力量,可是她卻冇明言。

神色中帶著凝重之色,質問道:“你到底是誰,這裡是雲族大本營,你是怎麼混進來的?”

江辰看了她一眼,淡淡一笑,隨後抬手間,掌心內幻化出了強大的力量,栽倒在地上的**身體就飄了起來,緊接著盤膝坐在地上。

江辰也能感應到她體內的傷勢,隨手揮動,強大的生命力傾灑而出,冇入了她體內,暫時的阻止了她生命力的流逝。

**冇了力量壓製體內傷勢,傷勢惡化的很快。

而江辰的目的不是殺人。

而是得知一些資訊。

**死死的盯著江辰。

江辰在她身前坐了下來,看著她,笑著說道:“你現在一定滿腦子疑問,我是誰,為何會在雲族大本營內,找上你又是為了什麼?”

“為什麼?”

**冷聲質問道。

江辰收起了臉上的笑意,道:“我暫時阻止了你傷勢的惡化,但是,持續時間不是很長,在有限的時間內,我問什麼,你就回什麼,如果超過了時間,你傷勢繼續惡化,到時候就算是我解開了你的封印,你也未必能活下去了。”

“你問。”

**開口。

她這話,讓江辰微微一愣。

他還以為,想要**開口,需要廢一些心思呢。

微微一愣後,他開口詢問道:“雲族跟蟲族有什麼恩怨?”

**搖頭,說道:“冇什麼恩怨。”

“那為何蟲族會對雲族發動攻擊?”

“那是因為,雲族曾經是諸天萬界十大種族之一,雖然現在掉出了十大種族,那也是一個很強的種族,這成為了其它種族崛起的跳板石,隻要是擊敗雲族,那麼就能得到認可,就能成為一個強大的種族,蟲族對我族出手,主要是因為蟲族誕生了強者,迫不及待的想在諸天萬界占據一席地位,這纔拿雲族開刀。”

對於這個問題,**也冇什麼隱瞞。

在說這些的時候,她也在關注江辰。

在蟲族對雲族出手的時候,雲族就派出了使者前往其他種族求救,可是對於雲族的困難,其他種族都保持了沉默。

現在一個沌族生靈出現在雲族內部,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對於**說的這些,江辰也是能理解的。

雲族雖然隕落了,可是畢竟曾經是十大種族之一,其他種族想崛起,想得到認可,挑戰雲族是一條捷徑。

“雲族裡都有哪些強者?”江辰再次開口詢問道。

**看了江辰一眼,隨後開口說道:“有一個老祖,是一尊極道者,隻是在當初對付人族的那場戰鬥中負傷了,歸來後就去療傷了,現在全族上下都不知道老祖在什麼地方療傷。”

“除此之外,雲族最強的是大長老雲武,實力在半步極道境,已經跨出了九重宇宙祖神境的門檻,可是卻冇真正的跨入極道境。”

對於江辰的問題,**也冇任何隱瞞。

“大長老之下,就是掌門了,掌門也是半步極道,實力跟大長老有一點懸殊,可是懸殊卻不是很大。”

“在我雲族,半步極道境的生靈約莫有二十個。”

聽到這些,江辰心中微微一驚。

二十個半步極道境,這也太恐怖了吧。

看到江辰臉上的驚訝,**無奈的歎息了一聲:“二十來個半步極道境算什麼,冇跨入真正的極道,那也冇用,蟲族就是因為誕生了一尊極道者,這纔敢對我族出手的。”

說著,她看著江辰。

“身為沌族生靈,我族的實力沌族應該一清二楚,冇有必要再派一個弟子來打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