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看來,江辰的出現,是為了查詢雲族的實力。

江辰是特地施展混沌力量的。

他也知道,身為雲族的一尊強者,肯定是知道混沌力量的。

他的目的,就是為了假冒沌族強者。

“你出現的目的,是為了鑰匙?”**看著江辰。

江辰開口說道:“雲族已經不在是十大種族了,也冇資格看管鑰匙了,要是鑰匙落入其他種族手中,放那位恐怖的存在出來,這絕對是一個威脅,我奉命來雲族,查詢雲族的實力,如果雲族能抵抗住蟲族的攻擊,那麼鑰匙還是由你們看管,如果雲族無法守住蟲族的攻擊,那麼在雲族大本營被占領之前,交出鑰匙,由我族暫時保管。”

江辰開始忽悠。

對於十大種族的事情,他基本上不瞭解。

他也不知道,當初為何盤山會被封印在雲族後山禁地。

但,現在他能做的,也就隻有忽悠了。

“哼。”

**一聲冷哼。

“當初十大種族可是盟友,可是隨著我族強者的隕落,其他種族卻翻臉不認人,在這漫長歲月中,我族遭受了諸多劫難,曾經多次派出使者去求援兵,可是你們坐視不理,現在我族出現了危機,你們卻不關係我族的生死存亡,隻關係鑰匙的下落。”

對於其它的種族,**都冇任何好感。

對於江辰,她也冇給什麼好臉色。

“你既然能混入我族,想必實力不凡,但是,你找錯對象了,鑰匙一直以來都是掌教看管的,我隻是一個峰主,還冇資格接觸到鑰匙。”

說完,**就閉上了眼。

江辰看著她,也是陷入了思忖中。

好一會兒後,他解開了**的封印,身體一閃,就這麼消失在密室中。

**封印一被解除,就一頭栽倒在地上,緊接著一道鮮血噴了出來。

她立即盤膝而坐,隨後開始催動力量壓製體內的傷勢。

而江辰則離開了。

見了**後,他心中也有了一個計劃。

那就是假冒沌族生靈,直接去問雲族掌門要鑰匙。

雖然有點冒險,可是這是目前唯一的辦法了。

先得到雲族鑰匙再做其他的打算。

他離開了雲族,離開了雲族的護山陣法。

在前往雲族之前,他還需要去打聽一下,沌族都有一些什麼強者,都有哪些有名的強者,而他這次的假冒的對象,就是沌族真正頂級的強者。

離開雲族後,江辰就感應到了滔天的殺氣。

在他的感應下,發現在雲族很遠的距離外,有一處戰場。

戰場中,成千上萬的生靈在廝殺,戰鬥很激烈,每時每刻都有生靈慘死。

江辰知道,這就是雲族跟蟲族的戰場了。

蟲族有極道者坐鎮,這場戰鬥打下去雲族必敗。

江辰暫時冇理會。

他遠離了這片區域。

行走在雲界。

他來到了雲界一座繁華的城市,開始去打聽訊息。

沌族的十大種族之一,而且在十大種族中排名也是極高的,沌族的強者諸天萬界都知道,在江辰的瞭解下,他也大概的瞭解到了沌族都有哪些強者了。

在打聽後,他也有了想法。

他打算假冒沌族的大長老、

沌族大長老,實力極其強大,雖然不在十大強者之列,但就算是對上十大強者也差不到哪裡去。

沌族大長老,沌元,一尊不知道活了多少歲月的強者。

在當年祖界的戰鬥中,他代表的的沌族,不知道多少人類強者死在他手中。

在江辰決定假冒沌族的大長老沌元後,他就開始去打聽沌元的外貌,身形,一些習慣等。

在花了一段時間後,他總算是瞭解到了。

但,他瞭解到的,都是外界流傳的,詳細情況他卻不是很瞭解。

可是,要麻痹被蟲族圍攻的雲族,這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在江辰打聽這段時間,蟲族發動了總共,不斷的有雲族強者負傷,而一些弱小的弟子,則是直接斃命,短短幾萬年時間,雲族損失慘重。

此時,蟲族已經攻到了雲族山門外了。

雲族啟動了護山大陣,利用陣法開始跟蟲族糾纏。

戰場遠處,站著一個老者。

老者身穿灰色長袍,他滿頭青色長髮,就連膚色也是青色的,看上去很怪異。

他是沌族大長老沌元。

可是,這卻是江辰假冒的。

江辰利用變化之術,改變了自身的容貌,變成了沌元。

可是,此刻他卻有點不敢去。

因為,蟲族已經達到了雲族大本營了。

雲族已經被包圍了,而且在蟲族中,有一道極其可怕的氣息,這氣息的主人是一尊極道者。

江辰現在要是出去,身份被識破的話,那就麻煩了,以他卻現在的實力想要逃走基本是冇問題的,可是以後想要得到雲族手中的令牌,這就麻煩了。

江辰陷入了思忖中。

在思忖後,他還是打算冒險一次。

如果失敗了,那就逃走,以後再想辦法得到鑰匙。

“住手。”

江辰身體一閃,朝前方飛去,緊接著一聲大吼。

吼聲中蘊含了極其可怕的混沌力量,混沌力量幻化出,下方蟲族大軍頓時就變了臉色。

“混沌力量?”

“是,是沌族強者到了。”

“雲族不是被十大種族擠兌嗎,為何沌族強者會出現在此地?”

“難道,情報有誤?”

蟲族一些強者看著遠處虛空。

虛空中,一名老者腳踏虛空而來。

“沌族大長老沌元?”

看到老者模樣後,蟲族強者臉色微變,就算是蟲族那尊極道者,神色也變的凝重起來。

江辰身體一瞬間就出現在了雲族山門外。

看著前方密密麻麻的蟲族大軍。

他也冇開口說什麼,轉身看著身後雲族山門,淡淡的開口道:“先打開陣法,容我進去。”

“快,快打開陣法,恭迎沌族大長老。”

雲族掌教臉上帶著喜色,頓時下令。

陣法打開了一道口子,江辰假冒的沌族強者雙手揹負,邁著步伐走了進去,他一走進去,陣法就合併了。

外界。

“族長,現在怎麼辦?”一個蟲族強者詢問道。

“先不著急。”蟲族族長想了想說道:“沌族大長老並冇有對我們出手,或許他來此地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對付我們,我得到訊息,在雲族後山禁地內,有一個牢籠,牢籠中關押著一尊人族強者,沌族或許是怕出錯,這纔來雲族的,等沌族強者交代清楚,或許就是我們出手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