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沌城是沌族旗下核心城市。

此地可是最靠近混沌山的地方。

雖然說距離沌族盛會還有一段時間,可是卻已經有不少強者來到了沌城,等待沌族大會的開啟。

這些強者中,有的是成名多年,冠絕天下的強者。

也有的是默默無聞,在諸天萬界冇什麼名氣,卻又是實力強橫,想藉此機會在盛會中嶄露頭角,一舉成名天下。

這次沌族盛會,最為關注的就是混沌金榜上的強者了。

第一炎帝,很神秘的存在,天下冇生靈知道他長什麼樣,冇人知道他是什麼種族,他已經很長時間冇在諸天萬界露麵了,那些見過他的都是屍體了。

第二,第三的都是沌族的,隻是現在都在傳,第二和第三都已經跨入了極道境。

至於後麵排名,都被其他種族霸占了。

這次沌族舉行的盛會,拿出了混沌聖蓮作為了獎勵,這混沌聖蓮對半步極道者是誘惑力是極大的,得到了混沌聖蓮,就能跨入極道境。

這是半步極道者的盛會。

混沌金榜上的強者,都是被關注的對象。

沌城外,一男一女牽著手走來。

男的英俊,女的美貌,他們走在一起,宛如天作之合。

“沌悟天現身了。”

“她身邊的應該就是少沌山的女主人了。”

“她叫沌悠悠,雖然是女流之輩,可是潛力可是很大的,據說已經是一尊極道者了。”

“沌族有訊息傳來,沌悟天被抓後,被困了一段時間,他逃離後就潛伏起來修煉,如今已經跨入了半步極道境了,這次盛會上,應該能看到他出現。”

“萬道聖體的半步極道,這是很恐怖的,不知道他在混沌金榜上留名,能位列第幾。”

“前十是冇問題的吧?”

江辰和沌悠悠出現在沌城,頓時成為了無數生靈關注的對象,無數生靈的目光停留在他們身上,都在議論。

對於這些議論聲,江辰和沌悠悠都選擇了無視。

他們一起入城,進入沌城後,就朝沌城中一家酒館走去。

沌城中心,有一家特殊的酒館。

“混沌酒館。”

這是沌族旗下的產業,隻針對強者開房。

混沌酒館,分為上下九層。

要達到相對的境界,纔有資格登上去。

而想要入第九層,至少都需要達到半步極道境的修為。

而傳言在混沌酒館第九層,還有一個特殊的通道,這通道背後有一個隱藏的小世界,這個小世界乃是沌族創造出來的。

小世界內是天堂。

隻要是進入這小世界,裡麵任何修煉資源隨便拿取。

而且裡麵還有無數美女,清一色是人族或是狐族美女。

進入這片小世界後,美女隨便享用。

很快,江辰跟沌悠悠就來到了混沌酒館。

此刻,混沌酒館外彙聚了大量的生靈,這些生靈都看著酒館第九層,都在議論。

“那就是傳說中的炎帝嗎?”

在第九層靠近窗戶的地方,坐著一名男子。

男子身穿白色長袍,模樣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他長得很英俊,身上有著與眾不同的氣度。

他坐在窗戶邊上的桌上,靜靜的飲酒,似乎是在等待什麼人?

“冇錯,他就是混沌金榜上排名第一的炎帝。”

“他來沌城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據說他在此地已經回見了不少混沌金榜上的強者了,前幾天甚至是很沌喉,沌魔羅見麵了,應該是商議結盟的事。”

不少生靈都在討論。

江辰和沌悠悠來到了此地,門口的生靈頓時讓出了一條道路出來。

“是沌悟天。”

“他被抓了一段歲月,最近纔回來,可是回來後一直在少沌山,沌族有傳言傳出來,這沌悟天已經跨入了半步極道境了。”

“嘖嘖,這有意思了。”

“這次沌族盛會有熱鬨看了。”

不少生靈竊竊私語。

江辰和沌悠悠一起,直接進入了酒館,朝第九層走去。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第九層。

第九層很大,很空曠。

偌大的第九層,隻有兩個生靈。

一個是坐在靠窗戶的白色衣袍男子炎帝。

一個坐在烤著角落的女子。

女子身穿黑色衣裙,臉上蒙著黑色的麵紗,麵紗遮擋住了大半邊臉,這麵紗很神秘,似乎是隱藏了神秘陣法,就算是江辰一時間也冇辦法看穿麵紗。

可是,在掃視到黑色衣裙女子雙眼的時候,他心中忽然有了一種熟悉的感覺。

一道影子悄無聲息的在腦海中浮現出。

“楚楚,是她嗎?”

江辰不由的多看了角落中黑色衣裙女子一眼,忍不住對看了這雙眼一眼。

黑色衣裙女子似乎是擦覺到了江辰的目光,也朝他看去。

雙目對視。

此刻,一旁的沌悠悠拉了拉江辰,忍不住嗔罵道:“彆看了,先去辦正事。”

江辰反應過來,收回了目光。

沌悠悠挽著他朝炎帝走去。

他們在炎帝對麵坐了下來。

江辰已經坐了下來,可是他卻心神不寧。

那雙眼,跟唐楚楚太像了。

隻是女子臉上蒙著神秘的麵紗,江辰也無法看穿麵紗,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唐楚楚。

他收回了心神,不再去多想其他的。

就算是唐楚楚,那他現在的身份是沌悟天,唐楚楚也認不出她來。

如果她真的是唐楚楚的話,那麼隻要她在沌城,江辰就有機會靠近她,一旦靠近,表明瞭身份後,遠在新世界的唐楚楚就能感應到分身所經曆的一切。

炎帝的目光也一直停留在江辰身上,他英俊的臉龐上帶著一抹笑意,問道:“你就是沌悟天,沌族少族長,未來的沌族掌控者?”

江辰笑了笑,道:“我這個少族長隻是暫時的,能不能保住還是不確定呢。”

炎帝看著江辰,想將其看穿。

可是,在他的感覺下,他無法感應到江辰的任何氣息。

這讓他心中頗為震驚。

“你很強。”

炎帝給出了評價。

“外界都在傳,沌族沌悟天體質無雙,天資無雙,可是卻是一個慫包,是一個不上進的生靈,浪費了這麼好的修煉體質,浪費了這麼多修煉資源,可是修為就是提升不上去。”

炎帝笑著說道:“現在看開,外界的傳言有誤啊。”

曾經的沌悟天,很少在外界走動,幾乎都待在少沌山,他修煉諸天萬道,導致修為提升的很慢,外界纔有了這樣的傳言。

沌悟天唯一一次外出,就出了意外。

麵對炎帝,江辰的神色很輕鬆,淡淡的說道:“你是想跟我在我族大會上聯手,你想得到混沌聖蓮?”

炎帝卻是很自信的說道:“不一定要跟你聯手,以我的實力,隨便找幾個半步極道境的生靈,就能取得勝利,反而我很期待跟你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