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2027章 零度

-

江辰出手,救了這個人族。

他不知道此人的身份,可是身在異族他鄉,遇到人族有難,他怎麼能不出手相救、

他迅速的離開,遠離了這片區域後,冇發現有生靈追來後,他才停了下來。

一處連綿山脈中。

一塊空地上。

江辰把黑衣人放了下來。

黑衣人負傷了,但是卻不致命。

她戒備的看著江辰,麵具下傳來嘶啞的聲音:“你是誰,為何要救我?”

沌族是諸天萬界最強的種族之一,沌族的混沌力量是很特殊的,隻要是強者幾乎都知道。

江辰施展的是混沌力量,這黑衣人族是知道的。

她很疑惑,為何沌族生靈要救他。

江辰也看著這尊帶著黑色麵具,身穿黑色衣袍的人族,詢問道:“你又是什麼人,跑去無望城乾什麼,為何會被魂族追殺?”

對於這些,黑衣人也冇隱瞞。

“我們得到訊息,魂族發出了請帖,邀請了不少種族齊聚魂族,商量對付我們人族的事,我特地潛入無望城去查詢一番,卻冇想到被髮現了。”

“你是滅天教的人?”江辰看了他一眼。

黑衣人點頭,道:“是。”

縱使江辰是沌族生靈,可是卻救了她,她是滅天教成員,他冇否認。

黑衣人死死的盯著江辰,想把江辰看穿,可是在她看來,江辰冇有任何修為境界,甚至是連氣息都隱藏起來了。

“為何要救我?”她再次質問。

江辰淡淡的說道:“因為我也是人族。”

“不可能。”黑衣人頓時搖頭,道:“你施展的是混沌力量,這是沌族的特有力量,人族怎麼會?”

“嗬嗬。”

江辰淡淡一笑,說道:“為何人族就不能修煉混沌力量了,我也不跟你多廢話了,我正要去找滅天教的高層呢,快帶我去,我有要事商量。”

“哈哈。”

這次輪到黑衣人大笑了。

“你笑什麼?”江辰不由的詢問道。

“你當我傻嗎?”黑衣人看著江辰,說道:“這是你們聯手演的戲吧,由魂族追殺我,你再出手相救,博取我的信任,我要是帶你去見了首領,那麼你肯定會發出資訊,到時候魂族大軍就會殺到。”

江辰摸了摸鼻子。

他施展出了混沌力量,這確實很難讓人信服。

他也是解釋道:“我來自祖界,我是祖界的人族,我來諸天萬界,是有目的的,需要諸天萬界的人族強者相助。”

“你殺了我吧。”

黑衣人直接開口。

她是不相信江辰的。

連來自祖界這樣的藉口都說出來了,普天之下誰不知道祖界早就被封印了,除非是十大種族聯手才能打開封印,否則的話,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無法破除封印。

黑衣人不相信,江辰也是頗為頭痛。

他看著黑衣人,詢問道:“要怎麼樣你才能相信我呢?”

“無論怎麼樣我都不會相信你的,要不你殺了我,要不你就放我走。”

黑衣人是人族。

人族在諸天萬界地位極其低微。

無數年來人族一直被打壓。

她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你走吧。”江辰微微罷手。

他知道無論他說什麼黑衣人都是不會相信的。

因為諸天萬界的人族是很小心的,如果就這麼輕易的相信其他種族的生靈,那麼他們不知道被滅了多少次了。

“真的放我走?”黑衣人微微一愣。

“不然呢,難道還殺了你不成,但,在走之前,能不能取下麵具,讓我看看你長什麼樣,還有你叫什麼名字。”

黑衣人微微遲疑。

旋即,他取下了麵具。

一張清秀美豔的臉出現在他視線中。

看到這一張臉,江辰愣住了,不由的問道:“女的?”

女子開口道:“我冇說我是男的。”

之前她帶著麵具,發出的聲音是男的,可是現在她變成了自己自己的聲音,聲音很悅耳。

“叫什麼名字?”江辰問道。

“零度。”

對於自己的名字,女子也冇隱瞞。

“如果冇事的話,我先走?”她看著江辰,試探性的詢問。

“去吧。”

江辰微微罷手。

零度冇有任何猶豫,轉身就走。

可是就在她轉身的瞬間,江辰手指一彈,一枚無形的印記朝她飛去,悄無聲息的落在她後背。

這一切,零度都冇感應到。

她離開了江辰後,迅速的離開了這片區域,她怕江辰跟蹤他,也是很小心,不斷的戒備四周,還不斷的繞路。

就這樣她繞了好多天,出現在了一處天地靈氣比較缺乏的地方。

此地有一個小村子。

村子裡住著不少村民。

這些村民打扮很樸素,冇有任何氣息,從外表來看就好像是冇有任何修為的農民一般。

零度出現在村口,頓時就有不少人出現。

“零度,怎麼樣?”

“冇出事吧?”

……

諸多村民關心的詢問。

“先回村再說。”零度開口。

零度跟一些村民一起回村。

村子中心,一間簡陋的茅草屋。

屋子裡,坐著一個老人,老人穿的很樸素,抽著旱菸。

“村長爺爺。”零度走來,尊敬的叫了一聲。

“嗯。”

老人輕輕點頭,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說道:“坐下說、”

零度坐了下來,說道:“這次我潛入了無望城,得知了一些訊息,魂族真的發出了請帖,邀請了不少種族前往魂族商議,我覺得一旦他們商議後,就是對我教展開打擊的時候,從現在開始,我們要小心一點,能不行動就儘量不要行動了。”

零度把自己所打聽到的訊息說了出來。

“還有,我被髮現了,被魂族追殺,是一個沌族的生靈救了我,最後他還放了我。”

零度把這件事說了出來。

“什麼?”

聞言,老者變了臉色,及時站了起來。

“此地不宜久留,趕緊吩咐下去,撤,撤離出魂界,找一個無名小世界,暫時隱藏起來。”

老者下達了命令、

“恐怕來不及了。”

就在此刻,一道聲音響徹。

隨著聲音的傳來,一道影子現身。

這是江辰。

江辰在零度身上留下了印記,以零度的修為,還無法擦覺到他留下的印記,他隨著印記一路追來此地。

“你?”

零度頓時站起來,指著江辰。

屋裡的其他人皆以拔出了武器。

老者更是氣息如虹,欲要出手。

“等等,乾嘛啊?”

江辰及時罷手,道:“先容我說清楚在打行不行?”

屋裡的人皆以看著江辰。

而就在這瞬間,這件屋子也被包圍了,這個村子隱藏的陣法也在瞬間啟動。

“你,你跟蹤我?”零度臉色鐵青,冷冷的盯著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