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辰和零度再次進入了魂界。

魂界,無望城。

兩人來到了無望城外。

如今的無望城戒備森嚴,城門口有著大量的魂族侍衛,在城門口還有一塊青色的岩石,這塊岩石有三米多高,上麵刻印了一些神秘的銘文。

“等等。”

零度頓時叫停了江辰。

江辰停了下來,詢問道:“怎麼了?”

零度指著前方城門口那塊青石,說道:“看到那塊青石了嗎?”

江辰隨眼看去,隨後點頭,道:“嗯,看到了,怎麼了?”

零度說道:“這是十大種族聯手製造出來的法寶,是特地用來針對人類的,一旦人類靠近這塊青石範圍,那麼青石就能自動分辨出人類的靈魂氣息,從而發出異常的反應,而且青石還會發出光束,照耀檢測到的人類。”

聞言,江辰微微倒退了幾步,戒備的盯著前方。

零度說道:“一般情況下需要靠近才能被檢測到,還有就是由強者催動青石,青石上銘文力量就會散發出去,自動擴散,尋找區域內人族靈魂氣息,現在魂族在城門口放著這檢測人類靈魂氣息的法寶,看來是不想人類混進去。”

江辰皺著眉頭,問道:“那怎麼辦?”

零度看了他一眼,道:“你問我,我問誰?”

“走,先撤。”

江辰開口。

現在城門口有檢測靈魂氣息的寶物,他要是進城的話,就算是他隱藏了氣息,可是這寶物應該能檢測出來。

“是。”零度點頭。

兩人冇進城,而是迅速的離開。

無望城外,一處山脈。

山脈,一座高峰。

江辰和零度出現在山峰的山頂。

兩人都恢複了本來的容貌。

江辰站在山頂,看著前方遠處磅礴大氣的城市,他皺著眉頭在思忖。

零度則是憂心忡忡的說道:“魂族活捉了爺爺和村民,他們肯定不會輕易的處死他們,而是想利用爺爺他們吸引出更多的滅天教成員。”

江辰轉身看著她,詢問道:“在魂界範圍內,滅天教還有分部嗎?”

零度點頭說道:“嗯,還有不少分部,可是自從蔣大哥殺了魂族長老的孫子後,魂族就怒了,幾乎是動用了全族力量,查詢到了不少分部,滅了不少分部,我所在的村子,是最後一個分部了,如今卻被全抓了。”

江辰思忖道:“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先混入無望城,查詢一下情況。”

“可是,現在怎麼才能混進去呢?”零度問道。

江辰搖頭。

現在他也冇辦法了。

無望城的城門口有檢測人族靈魂氣息的寶物,那麼城裡肯定也有,就算是他能想辦法入城,那麼在城裡也是寸步難行,無法查詢到任何氣息。

此刻,他想起了鄔族。

想起了鄔族的力量。

鄔族的力量能仿製任何力量,如果他學會了鄔族的絕學,那麼就能仿製其他種族的靈魂氣息了,這樣的話就能自由的在無望城出入了。

之前鄔族強者也曾經傳授了萬祖之主手下鄔族絕學。

可是,那時候江辰冇想到有一天他會遇到麻煩。

“哎,真是頭痛。”江辰輕柔太陽穴,看著零度,說道:“我還是覺得,這件事得去找滅天教的教主,讓教主出麵處理。”

“不可能。”零度頓時說道:“在創教之初就有規定,任何人被抓,其他教員都不會能去營救,一旦營救的話,犧牲會更多。”

零度堅持不帶江辰去見滅天教的教主,江辰也冇辦法了。

現在隻有他自己去想辦法了,可是想要從無望城把淩空等人救出來,這難如登天。

不要說救人了,現在就算是入城也是一個困難。

江辰坐在山頂的岩石上,就這麼看著遠處的無望城發呆。

好一會兒後,他才詢問道:“無望城的實力怎麼樣?”

零度開口說道:“無望城乃是魂族旗下的核心城市,城主叫魂幻,乃是魂族的皇族,在魂族是長老級彆的存在,他自身的實力也很強,超越了九重宇宙祖神境,達到了半步極道。”

“在無望城還有諸多強者,在我所瞭解的情報中,半步極道就有三尊,其中九重宇宙祖神極致也有好幾尊。”

零度開口,把她所瞭解到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得知了無望城的整體實力後,江辰更犯愁起來。

他的實力,也就隻能對付九重宇宙祖神極致,對上半步極道,他幾乎冇什麼勝算,而在無望城,卻有多尊半步極道。

“想要救出村長淩空,隻能智取了。”江辰輕聲說道。

旋即,陷入了思忖中。

好一會兒後,才問道:“你把無望城的情報網給我,我想辦法混入無望城去查詢一下情況,你就待在此地彆動,如果我被困,被抓,你立即就走,彆管我,我自己想辦法脫困。”

聽到了這話後,零度不由的多看了江辰一眼。

隨後,開口說道:“我滅天教的情報人員很多,這些情報人員的實力普遍都比較弱,有的是一些大家族府中的雜役,也有的是青樓掃廁所的。”

“而想要跟我教的情報員取得聯絡,需要口令,而每一個情報員都是不同的人培養的,不同人培養的情報員,交接時的口令是不一樣的。”

“其他人在無望城的情報員是誰我不知道,我的情報員也有不少,而交介麵令是,想男人了嗎,想了。”

“……”

江辰不由的看了零度一眼。

聽到這話,不由得笑了出來。

零度俏臉一紅,嗔罵道:“又什麼好笑的。”

“冇,冇什麼。”

江辰正經起來,問道:“你的情報員都有哪些,告訴我,我想辦法入城,跟他們取得聯絡,瞭解一下如今無望城的情況。”

“她們分彆是……”

零度開口,把她在無望城的情報員都告訴了江辰。

“嗯,我知道了。”江辰得知了這些情報員的訊息後,頓時站起來,提醒道:“記住我的話,如果我被困,被抓,你彆在此地多停留。”

說完,他轉身就走。

“等等。”零度叫住了他。

“嗯?”江辰轉身看著她。

零度說道:“這些情報員都是可伶的,跟她們聯絡的時候小心一點,彆讓她們暴露身份,一旦身份暴露,那那麼她們麵臨的就是死亡。”

“嗯,我知道。”江辰點頭,隨後身體一閃,就消失在這山之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