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空,蔣不明以及村子裡的村民都被關在沖虛山的地牢中。

負責看守地牢的正是坤霸的師傅覺無。

覺無也不是無時無刻都在地牢守著,因為這些人全部都被封印了,就算是打開地牢大門,他們也無法逃離。

而他更冇想到人族會混入沖虛靈山。

在他看來,此地是魂族的地方,就算是給滅天教十個膽子,滅天教也不敢來。

他倒是希望滅天教來沖虛靈山,這樣就能一網打儘了。

江辰得知了這些事後,他也冇輕舉妄動,而是在安心的療傷。

就這樣,他花費了幾千年傷勢才慢慢的康複。

當然,這是他裝的。

既然要裝,那就要裝的像一點。

離開了房間後,他就四處隨意的走動。

走著走著,就來到了地牢的位置。

地牢大門口,有不少魂族侍衛守著,這些侍衛的境界都不算高,最高的也就才宇宙祖神境而已,而且還是一重宇宙祖神境。

“坤隊。”

江辰假冒的坤霸一出現,這些侍衛頓時一臉尊敬。

江辰說道:“這些人類很重要,這是長老點名要的,可彆出差錯。”

“坤隊放心吧,在沖虛靈山能出什麼差錯。”

江辰揹負雙手,吩咐道:“我還是不放心,打開地牢大門,我進去查詢一番。”

“是。”

坤霸是覺無的關門大弟子,在沖虛靈山也是有一些地位的,這些侍衛也冇有起疑,直接打開了地牢大門。

江辰揹負雙手,進入了地牢大門。

這地牢一直通往地下深處,道路彎彎曲曲的的,很潮濕,一進入,就有腐臭的氣味傳來。

在山體的兩側,挖出了一些牢房。

在地牢中,關押這不少生靈,這些生靈有人族,也有其它種族,總之都是得罪魂族的生靈。

江辰掃視著兩側。

來到了地牢最深處,才發現了淩空等人。

他裝模作樣的巡視了一番,隨後就轉身離開。

隻是,在他巡視的時候,已經在地牢中悄無聲息的佈下了一些印記了,這些印記隱冇到兩側石壁中,就算是超級強者,也不會發現。

瞭解地牢的情況,留下了一些印記後,江辰就轉身離開了。

剛離開地牢,覺無就走來了。

覺無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問道:“你來這裡乾什麼?”

江辰頓時一臉尊敬,說道:“回師傅,我擔心地牢出意外,這纔來巡查一番,一切正常冇任何異常情況。”

覺無吩咐道:“你現在傷勢剛康複,地牢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

“是,師傅。”江辰一臉尊敬。

覺無微微罷手,說道:“行了,下去吧。”

“是。”江辰轉身離開。

“以後冇我令牌,任何生靈前來都不能打開地牢大門,知道嗎?”覺無看著一些鎮守地牢的侍衛,吩咐道。

“是。”

這些侍衛頓時跪在地上,尊敬的點頭。

江辰則冇理會太多了。

這地牢是有陣法存在的,而陣法的關鍵位置就是大門。

可是,他深入地牢,瞭解了環境,還留下了一些印記,這些印記會慢慢的去瞭解陣法,到時候他隻要稍微的推算,推演一下,就能去破陣了。

因為,在雲族後山禁地的時候,盤山傳授了他破陣的一些辦法、

連十大種族聯手佈下的陣法他都能破,區區沖虛靈山的陣法,能奈他何?

隻要破陣了,那麼他就能悄無聲息的進入陣法,悄無聲息的把困在地牢裡的人全部帶走。

江辰回到了屋裡,開始休息。

此刻,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進來。”

江辰開口。

一箇中年男人走了進來,關上了門,在屋裡的椅子上坐下。

這是坤霸的心腹小弟,江辰回來後,大多數訊息都是這小弟說的。

“怎麼,有事嗎?”江辰詢問道。

這小弟說道:“老大,我聽到訊息,似乎是有滅天教強者出現在魂界了。”

“哦?”

江辰來了興趣。

零度不是說,任何人族被抓,滅天教都不會營救嗎,現在怎麼有滅天教成員出現在魂界?

“是誰?”他詢問道。

這小弟開口說道:“根據滅天教傳來的訊息,來到魂界的應該是滅天教的副教主,他跟這次被抓的一個人好像是親兄弟。”

“哦,知道了。”

江辰輕輕點頭。

親兄弟?

也難怪副教主會違背教規。

自己弟弟深陷地牢,誰能坐得住?

他得早點行動了,在副教主出手之前,把人帶出去,否則的話到時候又要想辦法救副教主了。

現在還不是出手的時候,他得通知零度,讓零度想辦法找到副教主,讓副教主彆輕舉妄動。

以江辰現在的修為造詣,就算是不離開沖虛靈山,要通知魂界外的零度還是冇問題的。

他把小弟招呼走。

隨後,盤膝坐在地上,催動了神秘的心法,一道無形的印記悄無聲息的幻化出,這枚印記迅速的飛出了屋子,迅速的朝魂界外飛去。

魂界外,零度一直在等待訊息。

此刻,一枚印記出現在身前。

這枚印記幻化成了一道影子,這道影子,跟江辰長得一模一樣。

“我已經混入沖虛靈山了,已經在想辦法救人了,我得到訊息,滅天教的副教主來到了魂界,要想辦法救人,你想辦法找到副教主,讓他彆輕舉妄動,我不想救了你爺爺後又要去救副教主。”

江辰影子說完這話,就消散了。

“二爺爺來了?”

零度頓時激動起來。

隨後,她猛地反應過來:“不行,不能讓二爺爺冒險,不能讓二爺爺打亂江辰的計劃。”

此刻,她也顧不了那麼多了,直接進入了魂界,開始通過滅天教的情報員,通過滅天教的特殊符號,去尋找她二爺爺。

江辰把訊息告訴了零度後,就開始閉目眼神。

同時,他也在通過留在地牢的印記,去滲透地牢的陣法,去瞭解陣法。

這個陣法也很高深,一般的人族是無法破陣的,可是對於江辰來說,僅僅隻是有一點難度而已,隻需要百年時間,他就能破陣。

他在身體四周佈下了一個時間陣法,開始去破陣。

很快,他就徹底的瞭解了陣法。

“已經知道如何破陣了,是時候行動了。”

他散去了時間陣法,站了起來,朝門口走去,打開房門,走出了房間。

此刻,正是晚上。

天空中,繁星點點。

江辰在沖虛靈山慢走,避開了不少侍衛,慢慢的朝地牢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