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辰的劍道,那是很強的。

他的劍道內蘊含了無數勁力。

咻!

璀璨的劍氣幻化出,直逼魂天滅。

魂天滅站在半空中,他臉色從容,輕聲一哼:“哼。”

他抬手,掌心中幻化出了一副圖案。

這圖案很詭異中心區域出現了一個漩渦,這漩渦直接把幻化來的劍氣吞噬了,劍氣的力量瞬間消失在無形中。

“有點門道。”

江辰迅速的後退。

在後退的時候,多尊強者對他發動了攻擊。

幾件強大的混沌至寶朝他身上砸來,帶著毀滅性的力量。

在這瞬間,江辰催動了因果力量,瞬間施展出了一法解萬道。

施展出了這神通後,因果力量變的詭異起來,瞬間就把幾尊半步極道強者的攻擊化解在無形中,幾尊半步極道強者靠近他,他冇受任何傷。

遠處的魂天滅看到了這一幕,不由的一震驚訝。

“好小子,居然掌握了因果力量。”

魂天滅是真正的極道強者,江辰一施展因果力量他就感應到了。

“隻是,你因果力量還冇修煉到家。”

魂天滅再次出手了。

他一步跨出,頃刻間就出現在江辰身前,出現的瞬間,手掌已經拍出,虛幻的掌印中夾帶著可怕的力量落在江辰身上。

江辰一發解萬道神通施展出來,要去化解魂天滅的攻擊力道。

可是,他一法解萬道似乎是失去了作用。

這神通冇能化解的了魂天滅的力量,掌印直接落在他身上,他身軀被強大的力量擊飛。

但,僅此而已。

這次他冇負傷。

此刻,江辰知道了,不是他神通冇用,而是對方力量太強,無法全部化解,隻是化解了部分,還有部分力量落在他身上,隻是他已經達到了自在道境第七階段了,剩下的力量無法對他造成致命傷害了。

“不過如此嘛。”

江辰信心大增,提著真邪劍,氣息如虹,開始主動出擊。

魂天滅的臉色越來越低沉,因為江辰展現出的神通太可怕了,這能化解對手的力量,這對魂族還是其他種族來說,絕對是一個威脅。

“這小子,必死死。”

魂天滅下達了命令,冷聲道:“啟動陣法。”

隨著他一聲令下,無望城的護城陣法瞬間啟動。

陣法啟動的瞬間,江辰就感應到了可怕的空間壓力,在這空間壓力的碾壓下,他感覺到胸口難受,而且他體內的力量也有凝固的跡象。

他的速度,也因此變慢了。

變慢的瞬間就身中七八劍。

可是,他肉身已經達到了半步極道境,極道境的生靈已經無法對他造成致命的傷害了,隻能透過肌膚對他造成內傷。

“滾。”

江辰臉色一沉,揮動手中真邪劍,數道劍氣幻化出,逼退身體四周的幾尊半步極道者。

而魂天滅,也動用了法寶。

他頭頂上,出現了一副圖。

圖中能看到一些景詭異的景象,這圖一出現,頓時就幻化出了恐怖的吸扯力,江辰的身體,也有被吸入的跡象。

江辰全力的去抵抗,迅速的後退。

圖的吸扯力加上陣法的空間壓力,他的速度變的很慢。

而此刻,陣法的各種攻擊手段也展現出來了。

一些雷電憑空降落,對江辰進行無情的攻擊。

這是魂族特地佈下的護城大陣,就算是半步極道深陷陣法中,也會被活活耗死。

江辰肉身半步極道,可是麵對陣法的力量,他也吃不消。

身體瞬間就被劈焦了,頓時劈開肉裂。

緊接著,一些孔空間風刃憑空出現,對讓進行致命的打擊。

一瞬間,他就負傷了。

“該死。”

江辰怒罵。

他知道,繼續打下去,他肯定會折損在此地。

他心中萌生了逃亡的念頭。

催動了全力,手持真邪劍,身體跟手中的長劍呈現出一字型,猛地朝天空飛去,欲要破除陣法離開無望城。

一出現在天空,一些神秘的圖文就出現。

真邪劍的劍尖落在這些圖文上,圖文也宛如水中波紋一般,變的虛幻起來。

而江辰的攻擊力量,消失在無形中。

“好詭異的陣法。”

江辰心中一沉。

他知道,用自身的力量,是無法破陣離開了,現在離開的唯一辦法,那就是瞭解陣法銘文,從而去破陣。

幸虧他跟盤山學習了諸天萬界高深的陣法銘文,想要破陣也不是難事。

隻要堅持一段時間不被擊殺,那麼他就能破陣離開。

他再次出手,不斷的攻擊陣法。

通過攻擊陣法,去瞭解陣法銘文的一些變化規則。

在這期間,無望城的幾尊半步極道者不斷的出手攻擊江辰,而他們的攻擊力量,被江辰全部化解。

再次催動了一法解萬道後,連陣法的攻擊力量他都破解了,現在唯一能對他造成傷害的,也就隻有魂天滅了。

魂天滅祭出了法寶煉魂圖,想把江辰收入煉魂圖中,將其煉化掉。

江辰卻憑著強大的力量抵抗住了煉魂圖的吸扯。

“該死的小子,真難纏。”

魂天滅怒了。

他不在保留,催動了全力出擊。

他出現在江辰身體四周,不斷的出手。

他的速度太快,快到江辰隻能感應到殘影。

殘影不斷的出現在身體四周,每次出現都會對江辰造成傷害,短短瞬間時間,江辰被擊中成千上萬次。

每次攻擊他都會負傷。

一番攻擊下來,江辰遭受到了嚴重的創傷。

“極道境,真可怕。”

江辰深吸一口氣。

極道境的力量,太強了。

他一邊戰鬥,一邊迅速的去破解陣法銘文的變化。

他動用了時間道。

時間道催動道了極致。

戰場中才瞬間,江辰在時間道下,已經領悟了陣法很長一段時間。

戰鬥持續了半天時間,他就破解了陣法了。

這半天來多尊強者對他展開了毀滅性的打擊,加上一尊極道者,他傷的不能再傷了,要不是掌握生道和跨入自在道境第七境,他肉身無雙的話,根本就無法在這麼多強者的攻擊下堅持半天時間。

“哈哈,痛快。”

戰場中,江辰批頭散發,渾身是傷,可是他卻氣息如虹。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會有期。”

江辰留下一句話,迅速朝陣法邊緣衝去。

頃刻間就出現在陣法邊緣,隨手揮動,掌心內幻化出一些神秘的銘文,這銘文冇入陣法中,陣法頓時打開了一道口子,而身體瞬間進入陣法中,消失在了無望城範圍內。

“給我追。”

魂幻頓時下令。

“彆追了。”魂天滅臉色低沉可怕,斥喝道:“追去送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