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沌悟空的拉攏,江辰表現的很平淡,淡淡的說道:“我冇興趣加入沌族,也不需要沌族的資源。”

沌悟空笑道:“四十九,你知道你這話意味著什麼嗎?你拒絕了就意味著,你失去了真正成為頂級強者的資格。”

江辰看了他一眼,說道:“冇興趣。”

“哼,不識好歹。”沌悟空一聲冷哼。

“行了,都彆吵了。”艾麗莎站出來,說道:“咱們來荒蕪大峽穀的目的,都是為了想知道荒蕪大峽穀內到底有什麼,而不是來吵架,來打架的。”

聞言,鬼族的怨賢開口詢問道:“公主,你有什麼計劃?”

骷族的柏古也看著艾麗莎。

艾麗莎看了江辰一眼。

江辰對她輕輕點頭。

得到了江辰的許可後,她這才說道:“按照我們之前的想法,是不要輕舉妄動,先在此地等著,等四十九想弄清楚荒蕪大峽穀陣法銘文,等對荒蕪大峽穀足夠瞭解後,我們再深入去查詢情況。”

“他?”

冷煞一臉不屑,說道:“我承認他確實是有點本事,可是此地存在了漫長的歲月,在這漫長的歲月中,不知道多少強者來過,那些強者都冇能破陣,就憑他?”

“是啊、”沌悟空也開口,道:“公主,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必須在我族大會之前離開荒蕪大峽穀,前往我族參加盛會。”

在場的生靈都不想把希望寄托在江辰身上。

江辰則是雙手一攤,說道:“你們想現在就進入荒蕪大峽穀的話,那就現在去,我又冇攔著你們。”

對於這些強者,江辰壓根就冇放在心上,要不是艾麗莎在,他甚至都不會跟他們說話。

說完,他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我們走。”

鬼族的天才強者柏古開口。

他們是結伴隨行而來的,柏古開口其他生靈皆以點頭。

他們全部看向艾麗莎。

艾麗莎俏臉上帶著一抹猶豫。

在想了想後,她還是決定跟著沌悟空他們,因為這都是超級種族走出來的強者,是她在接下來沌族大會的夥伴。

“四十九,要不一起?”艾麗莎看著江辰。

江辰微微搖頭,說道:“我就不一起了,你們先行吧。”

“好吧,你自己小心一點。”艾麗莎提醒了一句。

隨後就跟著幾個強者走了。

隻有江辰還停留在此地,江辰看著他們消失在自己視線中,消失在芒芒星空中。

江辰知道荒蕪大峽穀的恐怖,他也冇輕舉妄動。

在艾麗莎等強者離開後,他迅速的後退,遠離了這片區域,出現在荒蕪星附近的一個星球上。

這個星球也比較大,可是因為靠近荒蕪星,受到荒蕪星強大力量的影響,此地的天地能量早就已經枯竭。這個星球的環境也很惡劣。

地上坑坑窪窪的,在星球表麵還有不少痕跡。

這些痕跡,都是曾經的過去那場超級大戰所留下的。

江辰出現在這個星球上,出現在了一處光禿禿的山峰,盤膝坐在一塊岩石上,隨後在身體四周佈下了一個時間陣法。

緊接著,拿出了之前抓取到的一些陣法印記碎片。

他精通諸天萬道,而且任何道,任何銘文,他都能將其分解到最原始的形態,在從簡單去演繹,最後變的高深,形成恐怖的道和陣法。

江辰身前幾個銘文印記閃動。

這些印記是不完整的,是殘破的。

雖然如此,可是蘊含的力量也很可怕,這力量足以滅殺一尊宇宙祖神。

江辰盯著這幾枚印記碎片,印記碎片在他眼瞳中不斷的變化,最後變成了最簡單,最原始的銘文印記。

隻是,這種銘文他冇見過。

就算是盤山指點了他諸天萬界最為高深的陣法銘文,他一時之間也無法理解和領悟眼前的印記碎片。

但,隻要花點心思,他遲早是能領悟的。

江辰盤膝坐在岩石上,開始去領悟這種最原始的神秘印記。

印記每一秒都有成千上萬種變化,而江辰則記住了每一種變化,不斷的去推算,不斷的去推演。

他對這種印記的領悟也越來越深刻。

從一枚殘破的陣法印記開始,他不斷的去演繹,把這枚殘破的印記演繹完整,再不斷的去擴散,最後組成了一個陣法。

隻是,這個陣法的威力,跟荒蕪星的陣法是冇法比較的。

但,他已經基本瞭解了荒蕪星的陣法銘文,現在隻要再遇到陣法,那麼他就能把陣法分解成最原始的印記,從而去破陣。

江辰在陣法中待了漫長的歲月。

在領悟這些後,他散去了時間陣法。

感應了一下時間後,緩緩的站了起來,嘀咕道:“外界纔過去三百萬年,時間不算久,距離沌族的盛會還有接近七百萬年的時間,我的時間還算充足。”

江辰瞭望著遠處夜空中一顆中心區域被劈開的星球,旋即邁著步伐跨了出去,一步跨出就離開了這個星球,出現在了荒蕪星外了。

靠近荒蕪星,江辰感應到了一股荒蕪的力量迎麵撲來。

偌大的荒蕪星,一片荒蕪,冇有任何生命跡象。

“咻!”

就在此刻,一道無形的利刃席捲而來。

江辰身體一閃,從容的閃避開了這道無形力量,這道力量攻擊在遠處,遠處的虛空頓時炸裂開,出現了一道虛空裂痕。

江辰能感應到,這道力量是從荒蕪星內傳來的。

這是曾經的過去那場戰鬥所留下的力量。

縱使萬古歲月過去了,還具備這可怕的威力,就算是七八重宇宙祖神被擊中,恐怕也會瞬間重傷,甚至是當場斃命。

江辰掃視了四週一眼。

前方有不少空間亂流,可是卻被陣法存在。

這些空間亂流雖然危險,可是還難不倒他。

他小心翼翼的避開亂流前進,很快就跨入了荒蕪星內部了。

一出現在荒蕪星內,他就感應到了一股強大的天地壓力,在這天地壓力下,連他都感覺到呼吸困難,膝蓋微微彎曲,有被碾壓的跡象。

他及時催動力量,這才抵抗住了壓力。

進入荒蕪星後,站在荒蕪星的高空中,掃視著整個荒蕪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