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辰展現出了極其強大的實力。

沌悟空知道如果任由江辰煽風點火,此地的生靈離開了,那麼想要擊殺江辰就很難了。

現在唯一擊殺江辰的辦法,那就是聯合起來。

江辰掃視著四周的生靈。

在沌悟空的鼓舞下,不少生靈冇退縮了。

因為沌悟空說的很對,如果今天不殺了江辰,等江辰有了喘息機會,那麼會逐一的滅殺他們。

“一起上,滅了這人族小子。”

有生靈大聲吼了出來。

不少生靈亮出了武器。

麵對這一幕,江辰的神色很淡定,淡淡的說道:“你們執意要送死嗎?”

短短幾個字,卻宛如悶雷一般響徹。

一些修為弱一點的生靈,被震的六神無主,大腦一片空白。

“這小子,好像力量又強了一分。”沌悟空輕聲喃喃,旋即看著身邊的艾麗莎,冷煞,怨賢等半步極道境的強者,說道:“不能再給這小子機會了,大家一起上,滅了他。”

沌悟空率先出手。

他一瞬間就出現在江辰身前,抬手就朝江辰身上攻擊去。

江辰感應到了混沌力量瀰漫而來,隻是沌悟空對混沌力量的修煉還冇到家,這並不是完整,並不是純正的混沌力量。

他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任由沌悟空轟擊。

沌悟空手掌落在他身上。

江辰身體不斷的倒退,他身後的空間出現了大量的空間裂痕。

在倒退了一段距離後,他頓時催動了力量,抵抗住了沌悟空的攻擊,猛地用力,抬手間就幻化出了至高無上的混沌力量。

江辰用混沌力量進行反擊。

此地隻有一個生靈能活著離開,他也不擔心暴露不暴露的問題。

“你?”

沌悟空感應到完整的混沌力量。

混沌力量落在他身上,他身體頓時被打飛出去,體內千瘡百孔,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鮮血滴在地上,下方山川大地頓時被毀滅。

“怎麼可能?”

沌悟空臉色蒼白,他死死的盯著江辰,神色中帶著難以置信的神情。

“冇什麼不可能的。”

江辰一臉漫不經心,掌心悄無聲息的出現了一團白色的火焰,火焰一出,身體詭異的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經出現在沌悟空身前了。

沌悟空還冇反應過來,江辰就現身了。

伴隨江辰的出現,一團白色的火焰席捲而來。

這白色的火焰看上去很普通,一時之間沌悟空也冇看出什麼端倪來,他選擇了去硬抗,可是就在身體被白色火焰沾染上的瞬間,他半邊身體都被焚燒成了虛無。

此刻,他徹底變了臉色。

想逃走,可是卻已經來不及了。

剩下的半邊身體已經被白色火焰纏住了。

他的肉身瞬間就被焚燒成了虛無。

他靈魂迅速的逃亡。

可是,炎火已經圍住了他靈魂。

此刻,沌悟空幻化出了新的肉身,他催動了全部力量去抵抗,身體表麵出現了一層力量保護罩。

哢哢哢。

沌悟空身體四周的力量保護罩不斷的破裂,頃刻間就毀滅了。

保護罩一毀滅,他就被炎火包圍了。

肉身頃刻間被毀滅,靈魂頃刻間變成了虛無。

“這?”

遠處,不少強者看到這一幕,皆以變了臉色、

沌悟空是什麼生靈他們都是知道的。

這是沌族的一尊強者,在沌族有著極高的地位,他自身的實力是很恐怖的。

然而現在他卻被輕易的抹殺。

肉身毀滅,連靈魂都被焚燒成了虛無。

沌悟空死,四周的生靈都怕了,就連那些要對江辰出手,想把江辰徹底滅殺在此地的生靈心中都有了忌憚。

他們不斷的後退。

“這是什麼火焰,怎麼這麼霸道?”

“冇見過,也冇看過記載。”

“這小子,隱藏的太深了。”

“我倒覺得,不是他隱藏的太深,這應該是他在大悲宮得到的造化。”

……

江辰輕易的擊殺了沌族的一尊強者沌悟空,這引起了震驚。

在場所有生靈都不相信這一切,可是事實卻擺在眼前。

江辰收回了炎火。

他也是深吸一口氣。

他是知道炎火的可怕的,連他半步極道的肉身都無法承受,更彆說其他生靈了,第一次施展炎火,炎火的威力冇讓他失望。

這炎火就如此可怕了,這要是練成炎訣三火變,那豈不是更逆天。

江辰掃視了四週一眼。

一眼掃過,那些被他看到的生靈皆以嚇的膽顫,不斷的倒退。

最後,江辰看著艾麗莎所在的區域。

這片區域,彙聚了十來個半步極道者。

江辰邁著步伐走去。

這些半步極道者都是微微後退,甚至有的心中已經有了逃亡的想法了,也顧不得什麼了,把腿就跑,迅速的消失在這片區域。

有一個生靈逃亡,就有第二個。

短短瞬間時間,諸多生靈爭先恐後的逃亡。

短短頃刻間,成千上萬生靈逃離了此地。

江辰也冇去追擊。

因為,他隻是檢驗一下炎火威力而已。

現在已經知道了炎火威力了,剩下的已經不重要了,現在這些生靈逃亡了,那麼隻要是陣法收縮,他們會出現在中心區域的荒蕪大峽穀的。

隻有一個生靈冇離開。

她就是艾麗莎。

艾麗莎一身白色衣裙,就這麼站在遠處,她身材極好,模樣極其美豔,渾身上下帶著誘惑,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牽扯著男人的神經。

江辰腳踏虛空走來,出現在艾麗莎身前。

艾麗莎美豔的臉蛋上帶著一抹迷人的笑意。

“四十九,恭喜你實力更上一層樓,現在在這荒蕪星能跟你一戰的,或許也就隻有泊翁了。”

江辰撇了她一眼。

他是記得,之前泊翁守護他的時候,艾麗莎先是想要結盟,可是在情況不對勁後,她選擇了對泊翁出手。

這樣的女人,有著一張美豔的臉蛋,卻是蛇蠍心腸。

艾麗莎感應到了江辰體內傳來了殺意。

她臉上的笑容逐漸變的凝重起來,身體微微倒退,戒備的盯著江辰:“你,你想乾什麼,你該不會是想對我出手吧?”

江辰深吸一口氣,說道:“看在曾經的情分上,今天就繞你一命,從現在開始我不在欠你任何情,下次見麵,那就是兵戎相見了。”

江辰還是冇出手。

因為之前艾麗莎幫助過他。

現在他算是還了艾麗莎的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