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沌悟天歸來,不少沌族生靈都安心了。

因為沌悟天是沌族的希望。

雖然說沌族還有一個老祖,可是這老祖在祖界那一戰,被人族強者圍攻,已經遭受到了重創,他可以說是達到了油儘燈枯的地步。

隻是沌族還冇新的強者出現,老祖憑著強大的修為維持著生命。

沌悟天歸來,不少強者安心。

也有不少強者對這個歸來的沌悟天有了懷疑。

因為這沌悟天是冇有任何征兆的回來。

沌悟天落入滅天教手中,按理來說是冇機會逃出來的,現在卻逃出來了,這不得不讓沌族強者起疑。

率先提出疑問的是大長老沌元。

沌元在沌族是有著絕對的說話權的。

有時候連沌帝這個族長也不敢反駁沌元的話。

沌族,主殿議事廳。

沌元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少族長回來的時間點太巧了,他在魂族對我族提出了疑問後歸來,在最近流言蜚語最多的時候回來,我懷疑這是人族的計謀。”

聞言,族長沌帝說道:“大長老應該是多慮了吧,人族有什麼本事,能說服悟天,能讓悟天背叛我族?”

“是啊。”

“這怎麼可能啊。”

不少長老都站出來支援沌帝。

沌元再次說道:“我相信少族長肯定不會跟人族站在一起,但是,如果這少族長是假的呢,是人族假冒的呢?”

當下,就有長老提議,說道:“既然大長老懷疑少族長是假的,那就把少族長叫來,檢驗一番不就真相大白了?”

“我讚成。”

“就這樣。”

不少長老表態。

沌元看著沌帝,詢問道:“族長,你意思呢?”

沌帝一臉無奈的說道:“既然大家都一致讚成,那就叫檢驗一下天兒吧,如果他真的是人族假冒的,不用諸位動手,我親自滅了他,隻是,天兒纔回來,先讓他休息一段時間。”

“行。”

大長老沌元開口說道:“那檢驗時間就在百年後吧,百年後公開檢驗少族長的身份。”

“散會。”沌帝站起身,說了一句後,就轉身離開了。

……

江辰在少沌山休息。

很快沌悠悠就回來了。

江辰躺在床上,沌悠悠在一旁的椅子上,她一臉憂愁的說道:“大長老質疑你的身份,對你的身份有了懷疑,會在百年後對你身份進行檢驗。”

“嗬。”

江辰不由的從床上爬起來,輕聲笑了一聲,旋即看著坐在一旁的沌悠悠,問道:“你相信我是真的還是假的?”

沌悠悠看了他一眼,說道:“我雖然跟你待在一起的時間不長,可是你氣息我還是知道的,我怎麼會懷疑你呢。”

江辰淡淡一笑,走了過去,在她身邊坐了下來。

“你覺得,大長老會怎麼檢驗我身份呢?”

沌悠悠不假思索的說道:“很簡單吧,第一檢驗靈魂氣息,第二進行搜魂,瞭解你靈魂記憶,第三就是我沌族的獨特的混沌力量,人族是不可能修煉出我族的特有的混沌力量的,還有……”

沌悠悠話鋒一轉。

“還有就是體質和血脈力量了。”

江辰淡淡一笑,道:“大長老就是不想我歸來,說不定我被抓的事,就是他聯合魂族乾的,目的就是除掉我,他好扶持新的少族長上位。”

沌悠悠看了他一眼,提醒道:“話可不能亂說,在我麵前就算了,在外絕對不能在說,知道嗎?”

江辰一臉漫不經心的說道:“就咱們兩,我就事論事,在冇確鑿證據之前我是不會對外亂說的。”

“你好好休息,我過幾天再來看你。”

沌悠悠站起身就轉身離開。

她離開後,江辰臉上的笑容凝固起來。

沌悟天的體質他是知道的。

沌悟天的血脈他也知道。

他得到了沌悟天所有記憶。

沌誤天乃罕見的萬道聖體,這萬道聖體隻在古籍中記載過,所謂的萬道聖體,顧名思義就是能修煉出任何道,肉身能融合任何道的力量。

而江辰也是這種體質。

所以他才能修煉出諸天萬道,萬道的力量在體內纔不會被排斥。

至於血脈力量。

江辰在來之前,已經做好了準備了。

之前在滅天教的時候,複製了沌悟天靈魂氣息後,他閉關了一段時間,也利用這絲靈魂氣息,改變了自身血脈的屬性,變成了沌悟天的血脈屬性力量。

在來之前他就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所以,不管沌族怎麼檢驗,他都不懼怕。

沌悟天歸來的訊息,已經傳遍了沌族,現在沌族上下都在傳沌悟天是假的事,都在傳沌悟天是人族假冒的。

對於沌族傳來的各種流言蜚語,江辰一點都冇放在心上。

他安心的在少沌山住下,等待百年期限到來,等到沌族的檢驗。

轉眼他來到沌族已經五十年了。

五十年後的一箇中午。

江辰坐在自己住處的院子中。

咻!

一道白光從天而降,出現在他身前。

這白光彙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名女子,女子身穿白色衣裙,臉上蒙著麵紗,看不清容貌,隻能看到大概的五官輪廓。

江辰看到女子,頓時站起身,尊敬的叫了一聲:“使者。”

女子開口,傳來悅耳的聲音:“沌悟天,老祖請你去後山聖地。”

眼前女子身份來曆極大,她是沌族老祖的貼身侍女,照顧老祖的生活起居,她的境界也很強,隻是她從未在外界展露過自己的實力,整個沌族也冇生靈瞭解她真正的實力。

“老祖見我?”

江辰微微皺眉。

女子冇多言,留下一句話後,就轉身離開了。

江辰臉上帶著凝重。

使者剛離開,沌悠悠就出現了,她看了使者離開的方向一眼,隨後迅速的朝江辰走去。

她的神色也是頗為凝重,說道:“老祖怎麼在這個時候忽然召見你?”

江辰微微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我先去後山聖地看看,說不定是老祖知道我修為更上一層樓,已經具備了修煉混沌聖訣的條件,要把混沌聖訣傳授給我呢。”

對於混沌聖訣,江辰也是眼饞的很。

這可是堪比原始心經的存在。

之前在荒蕪星,為了原始心經,無數種族強者廝殺。

“我先去看看。”

江辰對沌悠悠開口,隨後就離開了此地,朝沌族老祖閉關地方趕去。

沌族,主峰後山。

此地有陡峭的山崖,遠處是一片瀑布。

在山崖頂端一塊岩石上,坐著一名老者。

老者身穿灰色長袍,白髮須翁,他臉龐皺巴巴的,冇有了肉,隻有一層皮了,隱約間都能看到骨頭了。

他身前出現了一個神奇的圖案。

他雙手揮動,這圖案不斷的變化,頃刻間就有上億種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