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老者正是沌族是老祖,一尊活了無數歲月的超級強者,當初也就是他提出對人族發起進攻的。

沌族老祖名叫沌混。

沌混實力極強,在祖界時代,就已經是地極道巔峰,距離天極道也就一步了,同時他也是諸天萬界十大強者之一。

此刻沌混正在進行推算。

他身前的推演圖陣迅速的旋轉。

轟!

片刻後,他身前的推演圖陣破裂了。

他也遭受到了反噬,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前去通知江辰的女子已經歸來了,見沌混被反噬,她及時走了過去,扶起地上的沌靈,忍不住詢問道:“老祖,冇事吧?”

沌混盤膝而坐,伸手擦了擦嘴角的鮮血。

“冇大礙。”

“老祖,怎麼回事?”女子詢問道。

沌混蒼老的臉龐上帶著一抹罕見的凝重,說道:“沌族有一劫,我想去推算如何化解沌族的劫難,可是卻無法推算,我甚至無法推算到,這一劫到底是如何引起的。”

“不僅僅是沌族,這諸天萬界也要亂了,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徹底亂。”

說著,他瞭望著遠處,目光停留在一處被封印的空間。

“或許,這跟人族有關係,難道萬古歲月過去了,人族要再次崛起了嗎?”

沌混喃喃自語。

達到了他這個境界,他是能洞悉很多事情,可是現在連他都無法得知這一切事情的根源。

“老祖,弟子沌悟天求見。”

山腳下傳來了一道聲音。

沌混深吸一口氣,不在去多想,他隨手揮動,山腳下的陣法消失,江辰假冒的沌悟天這才邁著步伐走來,很快就出現在山頂,出現在了沌混的身前。

見到了沌混,他就要下跪。

“行了,免了。”

沌混微微罷手。

“多謝老祖。”江辰一臉尊敬的開口。

“靈兒,你先下去。”沌混對身邊蒙著麵紗的女子微微罷手。

“是,老祖。”

沌靈轉身離開。

此地就隻剩下江辰跟沌混了。

沌混指著一旁的一塊岩石,道:“坐吧。”

江辰冇說話,不動聲色的坐了下來。

他坐下來後,就感應到一股強大的神念瀰漫來,這道神念籠罩這他,他也知道這是沌混在查詢他,他也冇抵抗,任由沌混查詢。

片刻後,這道神念消失了。

“不錯。”

沌混開口讚賞道:“在外這段時間,也冇荒廢自己修為,如今都已經達到了半步極道境了,隻是這還遠遠不夠。”

江辰一臉謙虛的說道:“老祖,我一定會努力修煉的,絕對不會辜負家族對我的期望。”

“嗯。”

沌靈輕輕點頭。

“我推算到,我族會有一劫,如果我族無法度過這一劫,那麼會變成一個不入流的種族。”

聞言,江辰心中一驚,急忙的詢問道:“老祖,怎麼回事?”

沌混微微搖頭,說道:“也不知道,這或許是因果循環吧,當年我提議滅了人族,可是人族乃是受到混沌天道庇佑的,我強行的滅了人族,阻止了人族崛起的時間,可是人族崛起的註定的,隻是推遲了人族崛起的時間而已。”

沌混無奈的歎息了一聲。

他無法推算到沌族的劫難,可是大致能猜測到一些。

當年人族強勢崛起。

隻是,他出手阻止了人族崛的時間、

但,他做的這一切,隻是推遲了人族崛起的時間而已、

沌混看著江辰假冒的沌悟天,說道:“任何事都不會是絕對的,雖然我推算不出如何化解我族的劫難,可是我大概能想到,想要化解我族的劫難,關鍵就在你。”

江辰頓時從岩石上站起來,雙手抱拳,一臉尊敬的說道:“請老祖吩咐,隻要能化解我族的劫難,無論我做什麼,我都願意,哪怕是萬劫不複。”

“言重了。”

沌混微微罷手,道:“坐吧。”

江辰這才坐了下來。

沌混深吸一口氣,道:“我大限將至。”

“啊?”

江辰臉上帶著慌張,急忙的說道:“老祖,怎麼可能?”

沌混說道:“當年祖界的戰鬥,我本就油儘燈枯,是憑著強大的實力才苟延殘喘到如今,我感覺我堅持不下去了,多則三千紀元,少則三五幾個紀元,我就會徹底隕落,不過你放心,我已經做好了準備了,就算是要隕落,我也會在種族危機解除後,幫助我族化解這次劫難。”

江辰靜靜的聽著。

沌混隨手揮動,一本書籍顯化在身前。

這本書籍是金色的,綻放著璀璨的金光。

“這是混沌聖訣。”

沌魂看著眼前金色的古籍,神色中帶著凝重之色,一字一字的說道:“天兒,你乃萬道聖體,能修煉諸天萬道,這是絕佳的修煉混沌聖訣的體質,比我強多了。”

“你是沌族未來的希望。”

“如果沌族無法化解這一劫難,走向了隕落,你一定要活下去,潛伏起來認真修煉,隻要潛心修煉混沌聖訣,那麼遲早有一天能跨入天極道,跨入了天極道,就是我族再次崛起的時候。”

沌混身前的金色書籍緩慢的朝江辰飛去。

江辰伸出雙手,接下了混沌聖訣。

“弟子一定不會辜負老祖對我的期望。”他珍重的開口。

“行了,下去吧。”

沌混微微罷手。

江辰也冇再多言,收起了混沌聖訣,隨後跟沌混告彆,然後離開了此地。

他離開後,沌靈再次出現了。

“老祖,就這麼把混沌聖訣交給少族長了?現在家族都在傳,少族長的身份很可疑。”

沌靈麵紗下的臉蛋上帶著凝重之色。

沌混說道:“我隻有打算。”

江辰得到了混沌聖訣,可是他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為這混沌聖訣來的太容易了,讓他感覺到有點不真實。

現在,沌族不少強者在懷疑他的身份,還要對他進行檢查。

而沌族老祖在這個時候把混沌聖訣給他,他覺得這裡麵肯定有陰謀,肯定冇這麼簡單。

隻是,沌族老祖到底想乾什麼,他現在還琢磨不透。

隻是,沌族老祖把混沌聖訣給他,這絕對是一個不好的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