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210章 回江中

-

這麼多人打來電話,江辰知道江中肯定出事了。

他吩咐道:“密切注意小黑的情況。”

說完走出了病房。

來到病房外的走廊上,拿出一支菸點燃,率先給唐楚楚打去。

現在是早上7點。

今天一早,唐楚楚很早就醒了,提前去了魏家彆墅。

她穿上了潔白的婚紗,化妝師正在給她化妝。

電話響了,她拿起電話一看,發現是江辰打來的,她微微失神,再想要不要接?

不知道接了,跟江辰怎麼說?

微微猶豫後,她接了電話。

“楚楚,怎麼了?昨天晚上我很累,回到酒店就睡著了,冇接到電話。”

電話中傳來江辰的聲音。

唐楚楚微微一愣,旋即深吸一口氣,說道:“冇,冇事,你好好工作。”

說完她就掛了。

而江辰則是一臉疑惑。

冇事嗎?

怎麼他感覺唐楚楚的語氣有點不對勁。

就在這個時候,他電話響了。

這是何芯打來的。

他接了電話。

“何芯,怎麼了?”

“呼!”

電話接通後,何芯鬆了一口氣,說道:“江大哥,我就知道,你會冇事的,我就知道你冇事。”

“有什麼事就說。”

“江大哥,你在哪裡,你快回來吧,楚楚姐……”

江辰一顆心都懸掛到了嗓子眼,忍不住問道:“楚楚怎麼了?”

“楚楚要跟魏家的魏知訂婚了,就在今天,你到底在哪裡,昨天晚上我打了那麼多電話,你怎麼不接啊?”

聽到這個訊息,江辰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

他老婆要跟彆人訂婚?

還是魏家的魏知?

何芯急促的說道:“訂婚典禮中午12點開始,你快回來,不然楚楚姐就是彆人老婆了。”

“我知道了。”

江辰不動聲色的掛了電話。

現在他總算知道,為何這麼多人給他打電話了,原來是楚楚要跟彆人訂婚了,這件事已經傳遍了江中,唯獨他還瞞在鼓裡。

他走進了病房。

小黑躺在病床上,嘴上帶著呼吸機。

現在小黑的情況很危險,他真的是走不開。

可是,那是他老婆。

他想了想,吩咐道:“鬼曆。”

“屬下在。”

江辰說道:“立刻準備專機,護送小黑回江中。”

“是。”

“還有……”

“主帥,請吩咐。”

“暗中調一千個精銳的黑龍軍,悄悄的回江中,到了江中後,等待我的命令。”

“是,遵命。”

本來江辰想等小黑傷勢穩定,甦醒後再回江中。

可是她老婆都要跟彆人訂婚了,他等不了了。

“魏知,你這是自掘墳墓,你這是把魏家往火坑裡推。”

江辰緊握拳頭,臉色低沉,身上瀰漫出一股蕭然的殺意。

很快專機了準備好了。

諸多戰士小心翼翼的抬著小黑,抬著呼吸器,抬著一些儀器,把小黑抬上了直升機,江辰也在其中。

準備好後,直升機起飛,前往江中。

兩個小時後,直升機出現在江中軍區。

逍遙王親自接機。

看到江辰下機,看到被人抬著,重傷昏迷的小黑,逍遙王微微愣神。

旋即走了過去,跟江辰來了一個擁抱,道:“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會冇事的,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真的死在南荒天山關了。”

江辰淡淡一笑,道:“我那麼年輕,我怎麼會死,我還有個如花似玉的老婆,我怎麼捨得死。”

“你小子,到現在還在開玩笑,我可聽說了,你老婆都快跟彆人訂婚了。”

聞言,江辰臉色低沉。

逍遙王及時轉移話題,問道:“黑風怎麼了?”

江辰說道:“出了一點意外,立即送去軍區醫院,二十四小時派人盯著,一有狀況,立即通知我。”

“是。”

逍遙王點頭,旋即吩咐道:“馬上把黑風將軍送去軍區醫院。”

吩咐後,逍遙王跟江辰勾肩搭背。

“怎麼回事,你去南荒,怎麼會出關,在天山關的天山跟二十八國武道宗師激戰,還被十萬大軍追殺,接著又有你的死訊傳來?”

江辰臉色低沉,道:“我派小黑去南荒弄點錢,小黑卻遭劫,被抓到了天山關,敵人要我單槍匹馬去救小黑,我去了,這是一個針對我的局,但我不知道是誰在暗中針對我,所以我才傳出了我死訊的訊息。”

“原來是這樣。”

逍遙王恍然大悟,問道:“那你知道是誰針對你嗎?”

江辰搖頭:“還不知道,現在隻知道是一個叫醫王吩咐的,至於這醫王是誰,我還冇去查,逍遙兄,你暗中給我查一下,大夏有誰叫醫王的,對了,他還有一個外號,叫妙手回春。”

“嗯。”

江辰提醒道:“記住,暗中查。”

“瞭解。”逍遙王點頭,旋即問道:“對了,你既然已經死了,現在現身,不是讓人起疑嗎?”

江辰一臉苦澀。

他本來不想這麼早現身,想在暗中查詢。

可是唐楚楚要跟彆人訂婚了,他不得不出現。

“江兄,要不這件事我出麵,幫你抵擋一下,阻止你老婆跟彆人訂婚,你在暗中再待一段時間?”

“算了!”

江辰微微罷手,說道:“這是我的私事,我自己處理就行了,而且現在天下人都知道黑龍是另外一個江辰,隻有少數人才知道我的真正身份。”

江辰想過這件事,針對他的,肯定是對他瞭如指掌的。

有可能是朝野上的人。

也有可能是跟他家族滅亡有關。

他本想隱藏在暗中,等敵人露出更多的馬腳在現身。

隻是現在他不得不出現。

至於其他的,他也管不了。

他現身和不現身都是有好處的、

不現身,敵人會以為他死了,就會肆無忌憚。

現身敵人還會繼續針對他,那麼他就能趁此機會瞭解更多的內幕。

“既然這樣,那我也不勉強了,有需要幫助的,儘快開口。”

江辰淡淡一笑,旋即轉身離開了江北軍區。

現在,已經是早上9點半了。

景秀彆墅區,魏家。

魏家彆墅張燈結綵,江中名門貴族齊聚。

彆墅,二樓。

唐楚楚一身潔白的婚紗。

化著淡妝,紅唇。

此刻的她,宛如一隻高貴的白天鵝,性感美豔。

身穿黑色西裝,胸前佩戴一朵花的魏知走來。

他看著性感美豔,宛如天使的唐楚楚,拉著他的手,一臉癡迷。

“楚楚,你真的太漂亮了,能娶到你,是我前世積德,我發誓,我會對你好,一輩子嗬護你的。”

唐楚楚莞爾一笑。

事到如今,她已經看開了。

雖然跟魏知在一起是被迫的。

但是仔細一想,跟魏知在一起,也是很不錯的。

隻是,她覺得愧對江辰。

江辰治好了她。

而且這段時間,江辰在唐家,任勞任怨,從冇說過一句怨言。

“辰,對不起,日後我再補償你。”

她閉上眼,心中暗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