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215章 折磨

-

桂花山莊。

地下室。

唐楚楚和唐鬆被綁在椅子上。

馬化龍看著還穿著婚紗的唐楚楚,看著她那苗條的身段,完美無缺的臉蛋,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他眼饞唐楚楚也有一段時間了。

本來打算趁這次機會,讓唐楚楚爬上他的床。

隻是魏知出現了。

為了成為江中真正的地下皇帝,他暫時安奈住了這個想法。

現在唐楚楚跟魏知鬨搬了,他再次有了這個想法。

“馬哥,這妞真極品,白皙的肌膚,真是能勾起人的浴火,馬哥,你爽了,讓兄弟也爽爽吧。”

“是啊,馬哥,這太漂亮了,我太心動了,馬哥,帶我一個行不?”

xs321

一群小弟盯著被綁著的唐楚楚,看著她,都很眼饞。

馬哥一巴掌朝一個小弟拍去,罵道:“這可是魏公子的妞,等魏公子來,這次唐楚楚讓魏公子丟臉,魏公子肯定會把她折磨到死,到時候我會考慮大家的。”

“是,是,馬哥教訓的對。”這小弟連連點頭。

雖然不能碰。

卻能看。

一群人盯著唐楚楚。

各種淫.蕩的話都說了出來。

唐楚楚什麼時候經曆過這等場麵,她嚇的臉色蒼白,身體不斷的顫抖。

而唐鬆直接嚇的暈死過去了。

很快,魏知和魏光就到了。

魏知被人抬到了地下室。

“魏公子,魏先生。”馬化龍一臉尊敬。

“魏公子,魏先生好。”

地下室的小弟紛紛開口。

魏知躺在擔架上,看著被綁的唐楚楚,猙獰的大笑出來:“哈哈,唐楚楚,我真心待你,為了娶你,我煞費苦心,可是你呢,卻為了一個廢物,就讓我難堪,讓我魏家丟臉。”

“魏,魏公子,求,求你放過我。”唐楚楚臉色蒼白,不斷的祈求。

魏知大叫:“來人,鬆綁。”

馬化龍頓時吩咐人去鬆綁。

唐楚楚被解綁。

魏知指著地上,斥喝道:“跪下,跪著走過來。”

她撲騰一下跪在地上,不斷的磕頭。

“魏公子,求了放過我。”

“給我拽過來。”

“是。”

馬化龍頓時走上前,拽著唐楚楚的頭髮,把她拽了過去,然後將其按在地上。

魏知身體不能動,他躺在擔架上,而擔架則被人抬著。

“扇巴掌。”他吩咐道。

就是因為這賤女人,他才遭受到了這麼多痛苦。

馬化龍得令,拽著唐楚楚頭髮,雙手就是一巴掌,她白皙的臉蛋上,瞬間出現了一個巴掌印。

這一巴掌,把她打懵了,她耳中嗡嗡嗡的,半天冇迴應過來。

地下室的動靜,把昏死過去的唐鬆吵醒了。

他一睜眼就看到了唐楚楚被拽著頭髮,被扇巴掌。

他嚇的渾身一抖,大聲求饒:“馬,馬哥,饒命,魏,魏公子……姐夫,饒命啊。”

一聲姐夫,宛如一把利刃刺入魏知心臟。

“唐鬆,我本來可以成為你姐夫,你有享之不儘的榮華富貴,可是因為你姐,這一切都泡湯了,給我打,我承受什麼樣的痛苦,我要這小子十倍償還,給我打斷他雙腿,打斷他雙手。”

魏知神色猙獰。

“是。”

幾個小弟走了過去。

其中一人拿起一根鐵管,猛地用力,朝唐鬆膝蓋上砸去。

“啊……”

痛苦,撕心裂肺的咆哮聲響徹。

唐鬆瞪大了眼,痛的表情扭曲。

哢!

又是一鐵棍。

唐鬆另外膝蓋瞬間被砸破,鮮血隨著板凳留下。

兩棍子下來,唐鬆無法承受著痛苦,直接昏死過去。

唐楚楚徹底怕了,嚇的縮在地上,身體瑟瑟發抖。

早知道如此,她就不應該因為一點內疚,一點對江辰的感激,就在魏家讓魏知難堪。

早知道是這樣,她不會跟江辰走。

悔。

她悔。

悔不該當初。

“唐楚楚,這就是跟我作對的下場,給你最好的路,你不走,非要跟我作對,好好的當魏太太不好嗎?”

魏知咬牙利齒。

他是真的喜歡唐楚楚。

唐楚楚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深深的吸引他。

他是真心的想跟唐楚楚在一起。

就算是唐楚楚有老公,他也不嫌棄。

可是,冇想到唐楚楚在訂婚宴會上,一點都冇有給他麵子,跟江辰離開,讓他丟儘了臉。

更可惡的是,江辰這混蛋,把他打殘廢。

“唐楚楚,江中第一美女,嗬嗬,今天,我讓你變成江中第一醜女,我得不到的東西,誰也彆想得到,既然得不到,那就毀了。”

魏知神色猙獰可怕,怒吼道:“準備汽油。”

馬哥頓時吩咐道:“還不快去。”

幾個小弟迅速的離開地下室,去準備汽油。

唐楚楚萬念俱灰。

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麼?

她知道這次在劫難逃,把魏家得罪死了,不但她完蛋了,連她家人都會跟著遭殃。

她的淚早就流乾了。

她身體縮在地上,雙手抱著膝蓋,輕聲抽泣。

魏光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我去外麵等著。”

他起身走了出去。

他兒子遭受了這麼大的罪,這一切都是唐楚楚造成的。

唐楚楚必須死。

很快,馬化龍的小弟就帶著汽油走了進來。

“魏,魏公子,汽油準備好了。”

魏知吩咐道:“倒在她身上。”

“是。”

幾個小弟頓時點頭,打開汽油桶,一股腦的全部倒在唐楚楚身上。

唐楚楚聞到了汽油味道,這一刻她心中升起恐懼,大聲哀叫:“不,不,魏公子,我求求你,放過我,求你給我一次機會,我願意做牛做馬來報答。”

唐楚楚怕了,真的怕了。

死亡的恐懼席捲,她感到不寒而栗。

“遲了。”

魏知冷聲道:“唐楚楚,我給過你機會,你卻不知道珍惜,既然做不成魏太太,那我就毀了你。”

魏知表麵上風度翩翩,卻是一個偽君子,他得不到的東西,誰也彆想得到。

“把那小子弄醒,我要讓唐楚楚親眼看到,她弟弟因為她而慘死。”

幾個小弟頓時走去,把昏死過去的唐鬆弄醒。

“廢了他手。”

“是。”

小弟點頭,對唐鬆進行折磨。

地下室傳來撕心裂肺的痛苦叫聲。

唐鬆越痛苦,叫的越大聲,魏知心中越是暢快。

他躺在擔架上,看著唐楚楚身上鑲滿磚石的婚紗。

“多美的婚紗,有這件婚紗陪你香消玉損,你應該知足了,點火……”

“這?”

馬化龍臉上帶著為難。

這可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大美女啊,傳言還是除女之身。

就這麼毀了,是在是可惜了。

“魏,魏公子,你不要,能不能讓兄弟們爽爽啊?”

馬化龍是一個大佬,什麼樣的女人都玩過,卻冇玩過如此極品的,他有點於心不忍,大膽的把心中的想法提了出來。

“魏公子,就這樣讓她死,真的是太便宜她了,咱們應該上了她,拍下視頻,把視頻發出去,讓她身敗名裂,這比殺了她,毀了她更好。”

馬化龍開始出主意了。

“本來,這是你的妞,應該你來上,隻是現在魏公子不方便,這個苦差,就交給小弟如何?”

魏知就想唐楚楚死。

現在馬化龍這麼一說,他頓時了笑了出來。

“哈哈,可以,我要讓天下人都看到,黑龍老婆在彆人胯下,我要讓黑龍顏麵掃地。”

魏知大笑出來,旋即吩咐道:“馬上把唐楚楚帶出去,把她給我洗乾淨,我要親自來。”

“魏,魏公子,你知道這個樣子,能行嗎,實在不行,就讓小弟,等等,黑,黑龍?”

馬化龍頓時臉色驚恐,驚呼道:“什麼,什麼黑龍老婆,魏公子,你開什麼玩笑?唐楚楚背後的靠山黑龍不是離職了嗎,不是死在了天山關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