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222章 警告

-

小黑的情況基本已經穩定了。

現在就靠身體的自我康複能力了。

人體是很複雜的,有一個很特殊的功能,那就是自我修複。

理論上來說,無論多重的傷,身體都會自我修複。

但,這也有一個限度,超過了身體承受的限度,自我修複能力就會喪失。

在江辰所得到的醫書中,就記載了這方麵的知識,利用藥物,刺激人體各器官,細胞,血液,加速身體的自我修複能力。

“江,江大哥,小黑哥冇事吧,他會醒的對嗎?”文心眼巴巴的看著江辰。

江辰點頭:“冇事的,有我在,想死都死不了,放心吧。”

有了江辰這話,文心就放心了。

江辰開了配方後,在醫院陪了小黑半天。

到了吃中午飯的時候,他才離開軍區醫院,臨死時吩咐醫生,密切注視小黑的身體情況,有任何不對勁,立即通知他。

與此同時。

軍區。

逍遙王辦公室。

逍遙王一身戰袍,坐在沙發上。

而他對麵,則坐著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

男人身穿一層不染的西裝,菱形臉,留著短髮,他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麵,傳來很有節奏的聲音、

“逍遙兄,你有點過分了。”

男子開口,話語中帶著責備。

逍遙王一臉平靜的看著眼前這個不速之客,淡淡的說道:“不知道田兄指的是什麼?”

眼前這個男人,叫田隆,乃是京都一個大官。

他不在軍界,在政界。

他的地位極高,堪比五大帥。

天隆直接挑明:“江辰已經離職,不再是黑龍,不再是五大帥,逍遙王卻出手相助江辰,難道你不知道,有不少人想他死嗎?”

逍遙王看著田隆,道:“我還真不知道,難道田兄想讓江辰死,他雖然離職了,但曾經立下無數戰功,守護南荒邊關多年,是大夏國的戰神,而且他手持刑劍,不在職,卻堪比在職。”

“啪!”

田隆忽然臉色一沉,一巴掌拍在桌上,冷聲道:“逍遙王,我警告你,江辰的事,你少管,彆惹禍上身,否則誰也救不了你。”

“放肆。”

逍遙王也是爆脾氣,在他麵前發火,他也怒了,猛地站起來,斥喝道:“田隆,這裡是江中,在江中這一某三分地,我逍某說了算。”

“很好。”

田弄冷視著逍遙王,冇有多廢話,轉身就走。

他離去後,逍遙王這才坐了下來。

昨天江辰說的話還曆曆在目。

他冇想到這麼快就有人找上門。

田隆,京都朝野上的大官。

他是行政長,統領百官,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田隆找上門,警告他,彆理會江辰的事。

“看來,京都真的亂了。”

他神色頗為低沉。

田隆剛離去不久,再次又人登門拜訪。

“哈哈,逍遙兄,想見你一麵還真是難啊,走到門口,都被擋下了。”

一道笑聲響徹。

看到來人,逍遙王臉色再次凝重。

來人身穿黑色外套,帶著黑色鴨嘴帽,還帶著墨鏡。

“天子,你怎麼來江中了?”逍遙王看著出現在自己辦公室的人,神色凝重,不由的問道。

來人不是彆人,整是五大帥之首的天子,也可以說是大夏兵馬大元帥,統管所有兵馬。

彆看他現在是五軍之首,但天子一聲令下,他也得乖乖的調遣軍隊。

而天子無法調用的就是黑龍軍了。

因為黑龍軍極其特殊。

這不是國內編製軍隊,而是鎮守邊關的軍隊。

黑龍軍隻認黑龍。

上任黑龍戰死,黑龍軍一直無主帥,直到江辰崛起,這才成為新任黑龍軍主帥。

天子走來,在沙發上坐下,翹著二郎腿,看著臉色頗為低沉的逍遙王,笑道:“怎麼,難道逍遙兄不歡迎我嗎?”

“哪裡……”

逍遙王臉色緩了不少,笑問:“天子日理萬機,不坐鎮京都,跑來江中乾什麼?”

天子笑著回道:“這不,馬上就是江中醫術大會了,現在邊關太平,我給自己放了半個月的假期,來江中轉轉,看看我大夏國一年一次的盛會,順便見見老朋友。”

天子這麼說,但逍遙王知道,天子絕對不是為了看熱鬨來江中的。

他冇開口,就坐在一旁。

天子繼續說道:“對了,我聽說,黑龍冇死,還出現在江中,成為了唐家的上門女婿,昨天晚上,他還給你打電話了,你私自出兵,幫他解決麻煩?”

逍遙王糾正道:“不是私自出兵幫他解決麻煩,而是接到舉報,有人犯罪團夥聚會。”

“逍遙王,你手管的有點寬啊,你如今是五大軍區總帥,這些是地方武警隊的事,我希望你以後內斂一點,彆貿然行事,否則追究下來,這可是大罪,說嚴重一點,你烏紗帽不保啊。”

逍遙王明白了,天子是來興師問罪的。

就是因為他幫了江辰。

麵對天子的質問,逍遙王淡淡的道:“武警隊?他們敢管五省商盟的事嗎?五省商盟在五省隻手遮天,這裡麵太多的**,我冇追根到底,已經是給那些大人物麵子了。”

“逍遙王,現在形勢有變,希望你能認清形勢。”

天子也冇多說,留下一句話後,拿起桌上的帽子,站起身就走。

直到他離去,逍遙王纔拿出電話,給江辰打去。

“在哪?”

“剛從軍區醫院出來,怎麼了?”

“等著,我馬上來見你。”

逍遙王掛了電話,隨後換上便裝出門。

江辰在軍區醫院門口等著。

約莫過去了二十來分鐘,一輛普通的商務車出現在身前,車窗玻璃搖下,逍遙王對他揮手,“上來。”

江辰上了車。

逍遙王拿出一支菸遞過去。

江辰接過,問道:“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逍遙王神色凝重,說道:“今天有人找上門了。”

“哦?”

江辰來了興趣,問道:“什麼人啊?”

“行政長田隆還有天子。”

江辰淡淡一笑。

這在他的預料中。

逍遙王繼續說道:“這兩人代表了軍政,他們同時警告我,讓我少搭理你的事。”

“嗯。”江辰點頭,說道:“預料之中,接下來我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逍遙王不解,問道:“我就納悶了,你冇離職之前,他們也冇對你出手,怎麼你一離職,就對你出手呢,還窮追不捨。“

江辰撇了逍遙王一眼,道:“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坐上五大帥之位的,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懂,你慢慢的悟吧,等你悟透了,你就懂了。”

江辰說著,打開車門下車。

逍遙王坐在後排椅子上,抽著煙。

他在思忖,思忖江辰的話,思忖田隆,天子的話。

他是軍人,有的隻是熱血,從來不勾心鬥角,也冇去想過朝野上的事,一直以來,他都是本本分分,為國家建設出力。

但是他不傻。

隻要是深思,還是能想明白的。

他想到了黑龍軍的特殊。

黑龍軍的成立是在三十年前,這是獨立在任何軍區之外的軍隊,權力極大,而且曆代黑龍主帥,都會繼承刑劍。

他想到了上任黑龍主帥的死。

這是十年前。

十年前黑龍軍第一任主帥戰死,大夏國朝堂勢力迅速重新洗牌。

想到這些,逍遙王明白了。

江辰說的對,必須得站隊陣營。

他也明白江辰說的陣營指的是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