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2231章 收割

-

一般情況下,修煉到了地極道後期巔峰後,肉身都是很強的,肉身都達到了跟自身境界差不多。

強如鄔龜,也無法抵抗此刻江辰的一擊。

江辰一擊,徹底覆滅掉了鄔龜的肉身,他隻剩下靈魂倉促的逃亡。

“沌形,救我。”

鄔龜靈魂出現在遠處,他虛幻的臉龐上帶著驚恐。

如果說之前的江辰他還有一戰之力,就算是會負傷,可是拚死戰鬥的話,未必不能活下,可是現在的江辰他已經完全不是對手了。

對上江辰,他感到了絕望。

這種絕望,宛如江辰對上月輪明王,對上入天極道的沌形。

“江辰。”

沌形一個閃身,出現在鄔龜靈魂前。

“我說過,你不能殺他。”沌形一字一字的道:“這裡任何生靈,你都不能殺。”

“怎麼,你以為,你現在還攔得住我?”

江辰神色冷漠。

他燃燒了一切,獲取了強大的力量。

他這種狀態不會持續太長時間。

救了盤山還不夠,他要滅掉此地所有強者,為人族開創一條陽光大道。

他一步步跨出。

跨出了幾步,就消失在了原地。

此刻他施展逍遙大自在,連沌形也無法阻止了。

他一瞬間就出現在鄔龜靈魂前,手中的劍已經落下。

鄔龜知道,沌形指望不上了,他不想死,就算是死,也要江辰付出慘重的代價,這一刻,他選擇了自爆靈魂。

“江辰,我要你死。”

他虛幻的臉龐變的扭曲起來,在江辰劍落下的瞬間,他靈魂頓時炸裂開。

一股可怕的力量誕生。

一尊地極道巔峰強者靈魂自爆,這不弱於天極道強者全力一擊。

江辰的肉身,頓時遭受到了衝擊,遭受到了可怕的創傷。

可是,現在一切傷勢他都不在乎了。

感應到鄔龜的氣息徹底消失在這片區域,他轉身,看著遠處其他強者。

“逃。”

這群強者,心中都萌生了同樣的想法,朝四麵八法逃亡,同時隱藏了自身的氣息。

他們都知道,外界有天極道正在攻擊陣法,隻要能拖住一會兒時間,他們就能活命,隻要等江辰生命燃燒儘,他們就能活下去。

江辰麵無表情。

他陣法籠罩整個雲界宇宙。

這群強者無法逃出雲界宇宙,在雲界宇宙範圍內,江辰要殺他們,就不是難事。

江辰盯上了魂族的族長。

魂魔極祖感應到江辰的氣息鎖定自己,他臉色變的低沉可怕。

鄔龜已經死了,而鄔龜的實力跟他差不多,連鄔龜都被瞬秒,他若是逃亡,根本就無法逃走。

現在隻有死戰。

江辰能燃燒一切,他又何嘗不能?

江辰的氣息鎖定他,他感覺自己無論逃到什麼地方,都會被追上。

“江辰,你想殺我,不可能的。”

魂魔極祖臉色也變的扭曲起來,他也施展了秘術,燃燒了肉身,血脈,靈魂,甚至在燃燒自己的道。

他也因此獲得了強大的力量。

他的氣息,他的力量不在江辰之下。

“哼!”

見到這一幕,江辰一聲冷哼。

此刻,魂魔極祖已經殺來。

可是,江辰卻無視他。

魂魔極祖選擇了跟他一樣的路,這就註定這死亡,他冇有必要在一個註定死亡生靈身上浪費時間,他盯上了石族的族長石中行。

一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已經出現在石中行所在的區域了。

“啊。”

魂魔極祖燃燒了自己,選擇了戰鬥。

可是,江辰不跟他一戰。

他想要追上掌握逍遙大自在的江辰,這是不可能的。

雲界宇宙,各界。

這些強者逃亡到了各界隱藏起來,他們也感覺到了魂魔極祖燃燒了自己,獻祭了自己,獲得了強大的力量,可是江辰卻冇有跟他一戰。

這群強者皆以神色凝重。

“怎麼辦?”

“難道,要選擇跟魂族族長一樣的路嗎?”

“可是這樣的話,江辰根本就不會出手,而是會選擇其他的生靈戰鬥。”

“不燃燒自己,不獻祭自己,那就隻有等死了。”

各族強者皆以神色凝重。

此刻他們也不知道如何做出選擇。

江辰已經出現在了石中行藏身的星球上了。

他出現在石中行身前,手中的劍橫指。

“死。”

死音落下,人影就消失在原地。

石中行冇有選擇燃燒自己,而是選擇了逃亡,他也掌握了空間道,他把空間道催動到了極致,可是他卻無法離開雲界宇宙,隻能在雲界宇宙中穿行。

石中行出現在雲界宇宙一個偏僻的區域。

可是,他現身的同時,一把黑色的長劍跟著出現,直接擊穿了他的身軀,可怕的力量毀滅掉了他的肉身,甚至連他靈魂都遭受到了重創。

再次出劍,靈魂滅。

一劍滅肉身,一劍滅靈魂。

擊殺一尊地極道巔峰的強者,江辰隻用了兩劍。

而此刻,他的大腦也出現了眩暈,他的視線出現了模糊。

燃燒自己,獻祭自己縱使獲得了強大的力量,可是他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他的生命力會一點一點的燃燒,最後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什麼都不會留下。

留下的隻是其他生靈對他的記憶,留下的隻是一段不朽的傳奇。

江辰甩了甩腦袋,強行的使自己清醒。

他出現在鬼族族長身前。

“啊。”

鬼族族長怒了。

鄔族族長死了,石族族長死了,他不想死,他選擇了跟魂族族長一樣的路,燃燒了自己,獻祭了自己,獲取了強大的力量,猛地對江辰出手。

可是,他可怕的力量卻冇有擊中江辰,而是攻擊在了芒芒宇宙星空中。

可怕的力量,震的整了雲界宇宙都出現了裂痕,要不是此界有陣法,雲界宇宙已經因此覆滅了。

江辰不會跟會死的生靈激戰,不會消耗自己有限的時間。

他利用逍遙大自在,遠離了鬼族族長,下一刻出現在一尊恒極道後期生靈身後,這尊生靈都冇反應過來,肉身靈魂就被磨滅,徹底消失在了這個世界。

江辰宛如死神,遊走在雲界宇宙各地。

收割著諸多強者的生命。

而外界,沌元和雲道玄聯手,不斷的攻擊陣法。

而江辰,則不斷的分化出力量去維持陣法。

在收割其他強者生命的同時,用力量去抵抗沌元跟雲道玄的攻擊。

這加速了他生命的燃燒。

可是,隻要陣法不破,那麼他就有機會滅掉此界所有生靈。

此刻,十大種族的族長已經死了幾尊,有幾尊選擇了燃燒自己,獻祭自己,正在雲界宇宙發怒,他們追不上江辰,隻有全力的去攻擊陣法。

每一次攻擊陣法,都好像是攻擊在江辰身上,江辰都會負傷,力量都會消弱一些。

“得抓緊時間。”

江辰的意誌越來越模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