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228章 道歉

-

丁玉龍小弟被一腳踹飛。

這一腳的力道有多大其他人也不是很清楚。

他們隻看到這小弟身體飛出了兩米多遠,狠狠的栽倒在地上,發出淒涼,痛苦的哇哇大叫聲。

江辰踩踏著大頭皮鞋走了過去。

噠!噠!噠!

每走一步,都會傳來噠的一聲。

丁玉龍本能的後退了幾步,神色中帶著一抹懼怕。

這太恐怖了,這要是踹在他身上,那吃苦的就是他。

“一腳都受不了?”

江辰來到這個小弟身前,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

在不少目光的注視下,他抬腳,猛地一踹。

這人就好像是一個皮球一般滾了出去,撞倒了大廳中的不少桌椅。

“啊,彆打了,彆打了……”

這小弟怕了。

這一腳又踢碎了他身上的幾根骨頭,此刻他痛苦難耐,再打下去,他就死了。

江辰看著丁玉龍,淡淡的道:“這才兩下,還有三十多下,誰來?”

丁玉龍吞了吞口水。

這個外界傳的沸沸揚揚的廢物,居然如此可怕。

“你,你去。”

丁玉龍隨手推了一個小弟。

三百萬到手了,他是不會輕易的交出去的。

這小弟膽顫的走上了前,“小,小子,我,我可不怕你。”

嘴上這樣說,身體卻在發抖。

江辰走了過去,猛地出手,拽著他手臂,朝下一搬。

“啊!”

小弟表情扭曲,失聲大叫出來。

江辰出拳,猛地朝他身上砸去。

小弟被打飛好幾米,撞在一張桌子上,桌子瞬間四分五裂。

小弟則躺在地上,連爬起來的力氣都冇有,隻有在地上慘叫。

江辰再次看向丁玉龍。

不遠處,許晴略微驚訝。

看了唐楚楚一眼,不由的說道:“冇想到,這江辰還有點實力。”

唐楚楚無奈的點了點頭。

江辰是當兵出身的,他的身手是很可怕的,她曾經見江辰,在幾分鐘之內放倒幾十人的場麵。

“晴晴,去製止一下吧,再打下去,會出事的。”

許晴雙手抱著胸,笑道:“丁玉龍本就不是什麼好人,讓江辰教訓一下也行,我到要看看,你這廢物老公到底有什麼本事,怎麼解決這件事。”

不知為何,許晴對唐楚楚老公江辰越來越有興趣了。

唐楚楚不滿的道:“我老公不是廢物,他隻是真的低調而已,我老公醫術超絕,武藝超群。”

“嗬,說的跟黑龍一樣。”許晴微微一笑。

“嗯?”

唐楚楚也是皺眉。

許晴說起黑龍,她仔細一想,似乎真像回事。

傳言黑龍實力天下無雙,醫術冠絕天下。

黑龍也叫江辰。

他老公不但會醫術,實力還很可怕。

這麼一瞬間,唐楚楚有一種錯覺,那就是他老公江辰就是黑龍。

這個想法在腦海中一閃即過。

江龍集團江辰,黑龍江辰她是見過的,跟他老公根本就是兩個人,而且黑龍江辰已經死了,死在了南荒天關山。

龍泉莊,大廳。

江辰一步步朝丁玉龍走去,“你還有兩個小弟,我這纔出了幾招,剩下的恐怕是承受不了?”

丁玉龍看著躺在地上發出痛苦叫聲的小弟,心中忍不住一顫。

看來,這錢不好拿。

“江辰,你彆逼人太甚,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我是跟誰混的嗎,我告訴你,我老大是三千哥,得罪了三千哥,你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丁玉龍開始放狠話。

江辰冇有理會,一步步朝丁玉龍走去。

丁玉龍不斷的倒退,大叫道:“你們兩個還愣著乾什麼,給我打。”

兩個小弟你看我,我看你。

撲騰。

同時跪在地上,求饒道:“江,江大哥,這不關我們的事,求放過。”

丁玉龍大罵,抬腳就踹,把這兩個小弟踹到在地上。

這一幕被不少人看在眼裡。

這些人都是一副看戲的神情。

誰又能想到,江中大名鼎鼎的唐家上門女婿,居然如此強勢。

江辰朝丁玉龍走去,猛地拽著他,朝林子銘丟去。

砰!

身體掉在地上,摔的七葷八素,鼻梁骨都摔斷了。

林子銘嚇的身體倒退了幾步。

“你大爺,老子弄死你……”

丁玉龍從地上爬起來,掏出一把彈簧刀。

但,還冇站起來,江辰就走來,一腳踹在身上,再次把他踹倒在地,抬腳,踩著他臉,讓他動彈不得,冷聲道:“道歉。”

“我道你媽,江辰,你完了,我鄭重的告訴你,你玩了,這件事老子絕對不會就這麼輕易的算了,你最好是立刻放開我,跪在地上給我磕三個響頭,否則……”

“啊!”

龍玉龍發出了痛苦的叫聲。

江辰腳下的力道越來越大,他的臉和地麵緊緊的挨在一起,不斷的摩擦,都磨破了皮,火辣辣的劇痛。

“道歉……”

江辰再次開口。

“對,對不起,我錯了。”

丁玉龍妥協了。

林子銘急忙開口,“冇,冇事。”

他看著江辰,臉上帶著感激,說道:“謝,謝謝你,算,算了吧。”

江辰這才送開丁玉龍。

那個性感,迷人的小太妹迅速的衝來,扶起地上的丁玉龍,一臉關心的問道:“老公,你冇事吧?”

丁玉龍半變臉都磨破了皮,血淋淋的,很可怕。

他猙獰的看著江辰,神色中帶著一抹惡恨。

而江辰,則拿出電話,被白素打了一個電話。

“通知銀行那邊,我私人賬戶中轉出去三百萬,馬上追回來。”

白素得到了命令,迅速去處理。

很快江辰轉出去的錢就被銀行追回了。

丁玉龍收到了銀行的簡訊提醒,看到卡裡的錢被轉走了,他氣的噴出了一口血。

伸手指著江辰:“你,你……”

江辰無視他。

“好,好的很,江辰,我記住你了,你給我等著。”

丁玉龍留下一句狠話,帶著被打傷的小弟,灰溜溜的走了,離開了龍泉莊。

遠處,許晴眯著眼,淡笑道:“這小子,也不算全是廢物嘛,出手挺狠的。”

而江辰則跟一班的同學聚在一起。

林子銘坐在他身邊。

江辰看著他,問道:“這些年過的這麼樣?”

“啊?”

林子銘微微失神,看著江辰,問道:“跟,跟我說嗎?”

江辰尷尬,摸了摸鼻子,旋即站起身,拍著他肩膀,“冇問你。”

他現在這個身份,也不宜多說,轉身就朝角落中的沙發走去,拿出手機,繼續玩著植物大戰殭屍。

龍泉莊外。

丁玉龍坐在一輛車上,拿出電話,“三千哥,我被打了,我在龍泉莊,立刻帶幾十個好手過來,我要報仇。”

出道以來,丁玉龍從來冇受過如此屈辱。

他要報仇。

“江辰,等會,我要你好看,我要你看著我上你老婆。”

“許晴,你這個臭娘們,等下我會讓你在胯下求饒。”

他一臉惡恨的大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