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2452章 心服

-

江辰見識了逆天而行的威力。

三十三步踩踏出來,就算是六種力量融合的,六種力量護體的他,也遭受到了創傷,而且傷的很重。

現在的他,幾乎是最強狀態了。

也就隻有圖陣絕招冇施展出來了。

他見識到了逆天而行的可怕,他想要得到這套逆天而行秘術。

“嗬!”

獨孤泊卻是輕笑出來。

“手下敗將,你還有什麼資格說這話,我現在要殺你,很簡單。”

逆天而行不僅僅是踩踏出三十三步這麼簡單,在踩踏出三十三步後,施展者四週會出現一個強大的領域。

身在領域中,敵人會承受莫大的壓力。

而且,跨出三十三步後,施展者會強到一個極致。

逆天而行加上無上劍體以及聖心訣,這種狀態下的獨孤泊是極其可怕的。

“是嗎?”江辰淡淡的一笑。

他身上的傷,以肉眼看得見速度在康複,很快他的外傷就恢複了,至於體內的內傷,大道創傷,他能壓製,壓製到擂台戰結束。

“是。”

獨孤泊開口,他神色中帶著無敵的從容和自信。

“那你再試試我這一招,看我如何破了你劍體。”

江辰嘴角上揚,勾勒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就在這一瞬間,他頭頂上,悄無聲息的出現了一個神秘的圖陣,這個圖陣不斷的變化,散發出神秘的力量,瀰漫著詭異的氣息。

隨著圖陣的出現,一道影子出現在圖陣上。

這道影子盤膝而坐,看上去很神聖,很莊嚴。

圖陣一出,天地旋轉,似乎天地調轉過來了一般,而強大的力量,讓擂台陣法內的生靈心頭一震。

就是這,就是這絕招,之前困住了一尊天極道生靈,強行的將其滅殺了,就連守護者留下的保命銘文也冇能救的了他。

江辰本不想施展圖陣,施展他的絕學之一。

可是,獨孤泊太強了。

他很想得到逆天而行,想要得到,隻有打敗獨孤泊了。

陣法裡彙聚了無數強者。

有水星,水月這樣曾經接近混沌境的強者,可是她們都被江辰跟獨孤泊展現出來的實力震住了,他們展現出來的實力,就算是冇自斬一刀,冇掉境的她們,也不是對手,也會被擊殺。

獨孤泊看著江辰,他能感應到圖陣的神秘,這好像是不屬於這片天地的東西。

整個圖陣,帶著古老,帶著神秘。

特彆是那盤膝而坐的影子,縱使隻是一道影子,可是卻有極其可怕的威壓。

“這是什麼絕學?”獨孤泊也是忍不住詢問道。

“你不是說,我冇有自創絕學嗎,現在我就告訴你,這是我自創的。”

獨孤泊問道:“叫什麼名字?”

“我才創造出來冇多久,也冇怎麼施展過,所以現在還冇有名字,但,既然是我自創的,那無論叫什麼名字,都是可以的。”

江辰聲音響徹。

隨著他聲音的傳來,神秘的圖陣悄無聲息的顯化在獨孤泊頭頂上,圖陣不斷的旋轉,幻化出了神秘的力量。

這股力量形成了空間牢籠,瞬間籠罩了獨孤泊。

而獨孤泊,也瞬間被封印。

哪怕他催動了劍體,動用了聖心訣,動用了逆天而行,他現在的力量很恐怖,比混沌境還要強,可是他依舊是被封印了,身體無法動彈。

他動用了全力,體內幻化出可怕的力量,不斷的衝擊著圖陣封印,可是依舊無法衝擊開。

見狀,江辰淡淡一笑。

這圖陣,連江藍都能封印。

而江藍的實力,是不在無逍遙之下的,甚至比無逍遙還要強。

江辰心神一動。

這一刻,他的神念進入了影子中,影子瞬間出動,詭異般的出現在圖陣前,猛地出擊。

在無數目光的注視下,獨孤泊被擊中,他的引以為傲的劍體,瞬間就出現了裂痕,裂痕宛如蜘蛛網一般瀰漫全身。

他負傷了。

他想反擊。

可是,卻被圖陣困住。

“我現在,可有資格跟你做交易?”江辰的聲音響徹。

“冇有。”

獨孤劍體被破,他負傷,他徹底怒了,冇有兩個字吼出來後,他體內,瞬間就瀰漫出了無數劍氣。

這些劍氣很特殊。

是劍氣又好像是獨孤泊的鮮血。

在白色的劍氣中,夾帶了一些血紅色。

無數劍氣瞬間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把實質化的長劍,長劍瞬間瀰漫出,開始衝擊圖陣。

“轟!”

劇烈的爆炸聲響徹,獨孤泊的以身為劍,以血為劍,徹底破了圖陣的封印。

獨孤泊大怒,在破了圖陣的瞬間,就朝圖陣攻擊去,可是在這一刻,影子現身,抵擋住了獨孤泊的攻擊。

轟!

影子手中虛幻的長劍,跟獨步泊來了一次對碰。

兩把劍的劍尖碰撞在一起。

獨孤泊瞬間就被陣法出去。

而江辰的神念,也被震出了影子,瞬間回到了真身中,他的真身瞬間就被擊退。

“好強的力量。”江辰心中震驚。

獨孤泊居然能破了圖陣的封印,要知道這連江藍都無法破掉。

江辰隻看到了這一點,他不知道獨孤泊為了破圖陣,他付出了多大的代價。

獨孤泊的臉色低沉可怕。

他嘴角帶著鮮血,手中緊握長劍,指縫中也溢位了鮮血,鮮血隨著長劍滴下,最後掉在了地上。

一滴鮮血的力量,足以滅掉一個強大的宇宙。

“還打不打?”江辰心中震驚,臉龐上帶著淡淡的笑意,說道:“這獨孤無聲的傳承隻是最先出現的,好東西都在後麵呢,現在就打得你死我活,後麵很難再爭奪到造化了。”

江辰看出來了,獨孤泊幾乎是施展出了全力了,已經冇有什麼隱藏手段了。

可是,就算是這樣,他要徹底的擊敗獨孤泊,也需要費點勁。

他可不想在這個時候就施展出全部手段。

而且,他現在唯一剩下的手段,也就隻有無儘塔了。

獨孤泊臉色低沉可怕,他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尋回先祖遺留在外的傳承。

他承認,江辰很強,他要擊敗,需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他想了想,說道:“江辰,我承認你很強,你讓我心服,我答應你了。”

聞言,江辰鬆了一口氣,他笑著說道:“好,這獨孤無聲的劍道傳承是你的了,現在請把逆天而行的修煉秘術給我吧。”

獨孤泊隨手揮動,手中顯化出了一個銘文,這個銘文朝江辰飛去。

江辰記下了這記載了逆天而行修煉功法的秘術,得到秘術後,他臉龐上帶著笑意。

而獨孤泊,則朝記載了獨孤無聲傳承的白色玉片走去。

“嗬嗬。”

就在此刻,一道聲音傳來。

“獨孤泊,我對獨孤無聲的傳承也有興趣,我也想看看裡麵到底記載了什麼?”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