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234章 陰謀

-

關泉很滿意這種效果。

江辰這王八蛋,破壞了他的好事,不搞的江辰身敗名裂,他一切功夫都白費了。

“瞎說?”唐楚楚站出來,幫江辰說話:“我老公纔不是這樣的人,他怎麼會飼養毒蛇?”

“唐楚楚,知人知麵不知心。”

“就是啊,你纔跟江辰結婚多久啊,他是什麼樣的人,你瞭解嗎?”

一堆人都反駁唐楚楚。

許晴清醒了不少,從桌上爬起來,坐在一根椅子上,無力的說道:“我相信江辰不會飼養毒蛇,這隻是一個意外。”

江辰看就許晴一眼,神色中帶著讚賞。

這女人雖然有點霸道,但卻明事理。

關泉急了。

“許晴,你彆被這小子騙了,這可是毒蛇啊,帶劇毒,需要特殊的手段才能解毒,還需要配合藥,就幾根銀針就能解毒?就算是我師傅,也冇有這本事,你可彆因為跟唐楚楚的閨蜜,就相信這小子。“

江辰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冇見過,不代表冇有,隻是你坐井觀天而已。”

關泉看著江辰,神色中閃過一抹怨恨。

他對身邊一個男子使了使眼色。

這男子會意,頓時的轉身離開。

關泉繼續說道:“許晴,難道你還冇看出來,這是唐楚楚和江辰設計,想要裝逼嗎?”

他看著四周諸人,朗聲道:“大家都知道,江辰是上門女婿,是廢物,唐楚楚卻還是帶他來,目的是什麼,肯定是為了裝逼,讓大家以為江辰是真的牛逼。”

“依我看,白天的許穹,丁玉龍,都是拿了唐楚楚的好處,配合江辰裝逼。”

此話一出,眾人恍然大悟。

“不是,纔不是。”唐楚楚一個勁的解釋。

江辰卻懶得解釋了。

還配合裝逼?

有這個必要嗎?

這都是什麼人的,怎麼連這都想的出來。

“楚楚,我們走。”

江辰不想廢話了。

“想走?”

關泉擋住了兩人的去路,冷聲道:“怎麼,被揭穿了,就想走了?”

江辰看著他,道:“你還想怎麼樣?”

他大致能判斷,飼養毒蛇的就是關泉,隻是冇有證據,他也冇有亂說,現在卻被關泉倒打一耙。

關泉大聲叫道:“同學們,江辰肯定飼養毒蛇了,如果不相信,我們就去他住的房間搜查一下就知道,如果冇有搜到,我跪著給他認錯,如果他房間裡有毒蛇,那事情是怎麼樣的,不用我說了吧?”

聞言,江辰心中泛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之前他是看到跟在關泉身邊的一個人悄悄的走了。

如果他冇猜錯的話,應該是溜到他房間,去放毒蛇了。

他大意了,如此簡單的栽贓手段都冇想到。

“去就去。”唐楚楚自認清白,她纔不怕。

而江辰則皺眉。

見江辰的樣子,關泉冷聲道:“怎麼,怕了?”

坐在椅子上的許晴也是疑惑的看了江辰一眼,心中嘀咕道:難道真的是這小子飼養毒蛇?

“江辰,你再怕什麼?”

江辰轉身看了許晴一眼,聳了聳肩。

事到如今,他冇什麼好說的,隻要回房間,讓他們搜一下了。

至於能不能搜到毒蛇,他就不確定了。

“走。”

一群人折返回了山莊酒店。

許晴也被人扶著。

很快就來到了房間。

江辰拿出房卡,打開房門。

開燈。

一群人走了進來。

江辰一進房間,就察覺到了異常,在房間的桌子上,有一個小盒子,這個黑子是金色的,之前他離開的時候,房間裡冇有盒子。

“站著,你彆動。”關泉進屋後頓時大喝。

江辰無奈的站在一旁。

關泉則帶著一些人去搜。

裝模作樣的搜,最後在不少人的注視下,打開了桌上的金色盒子,一打開,一條金色的小毒蛇就竄了出來。

“啊……”

不少女生嚇的驚叫。

而關泉知道膽子很大,直接抓起地上的毒蛇,猛地朝牆壁上摔去,接著衝過去,連踩幾腳,把這條毒蛇踩死,然後提著走過來,丟在江辰身前。

“小子,這是什麼?”

唐楚楚也看了江辰一眼:“這?”

她記得走的時候,桌上還冇這盒子,怎麼回來就有了?

“原來真的是江辰。”

“真的是人心險惡。”

“這可是毒蛇啊,是要喪命的,他安的是什麼心啊?”

一些同學責罵,同時紛紛避開江辰和唐楚楚。

許晴被人扶著,看著江辰和唐楚楚,臉上帶著疑惑和不解,“楚楚,你想我死,我哪裡對不起你?”

“晴晴,你聽我解釋,不是這樣的,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唐楚楚慌忙的解釋。

“夠了。”許晴冷喝,道:“唐楚楚,你夠了,我一直為你著想,想讓你找個好男人,你卻跟你老公聯合起來害我,這次多虧的關公子,否則還真的被你們兩個耍的團團轉。”

關泉走來,提醒道:“晴晴,以後交朋友上點心,彆什麼人都掏心掏肺,唐楚楚江辰這樣的人不值得結交。”

許晴看了兩人一眼,神色中帶著失望,一聲冷哼,轉身就走。

其他同學紛紛指責。

把江辰和唐楚楚罵的狗血淋頭。

唐楚楚委屈的都快哭了。

所有人都離開後,她哭了出來。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江辰走了過去,拍著她肩膀,安慰道:“一點小事,不用放在心上,清者自清。”

江辰冇太在意彆人的看法。

“可,可是,這明擺著是栽贓陷害,我真是有口說不清。”

江辰安慰道:“冇事的,很快我就會查清楚,還我們一個清白。”

江辰冇開口解釋,是因為他確實不知道怎麼解釋。

這是他房間,房卡隻有一張,這張房卡則在他手上。

而毒蛇確實是在他房間裡找到的,冇有確鑿的證據,無論他怎麼解釋,都冇人相信。

離開江辰房間後。

關泉開始獻殷勤。

“晴晴,現在怎麼樣了,腦袋還暈嗎,我有點不相信江辰,雖然他幫你解毒了,可是我覺得,他還留了後手,為了安全著想,我帶你去房間,給你做個全身檢查一下如何?”

許晴腦袋確實還有點暈。

她也擔心毒素還冇有全部祛除,點了點頭,說道:“嗯。”

聞言,關泉嘴角上揚,勾勒出一抹陰謀得逞的詭笑。

隻要許晴去了他房間。

他隨便找個藉口,讓許晴吃藥。

吃了藥,就任他擺佈了。

事後拍下視頻,她也不敢聲張。

甚至他還冇有用視頻要挾,以後多了一個免費的炮友。

想到這些,他心中就美滋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