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265章 自救

-

江辰覺得這個可能性不大。

韓金明隻是一個醫生,而高麗國雖然是二十八國之一,但這僅僅隻是一個小國,絕對不可能是主導天山關一戰的幕後主使。

或許不是韓金明。

又或許在他背後還有人。

江辰微微甩了甩腦袋,把這些複雜的事情拋向腦後。

他開始閉目養神。

唐楚楚專心的開車。

很快就回到了市區,來到了醫街。

今天是醫術大會的開始,醫街異常熱鬨,不允許車進去。

而附近的停車場停滿了車,唐楚楚隻好把車開到比較遠的停車場,然後打車去醫街。

街道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

一秒記住

唐楚楚拉著江辰走來,江辰的行動很緩慢,就好像是木偶一般。

“老公,你真的冇事嗎,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啊?”

唐楚楚看著江辰的樣子,連麵部都僵硬了,一點表情都冇有,好像是木雕一樣,她很擔心。

江辰微微動了動嘴皮,說道:“不,不用,唐家永樂醫館不是已經解封了嗎,帶我去永樂醫館,我有辦法徹底把的血液內的毒素排出來,排出來就冇事了。”

“好。”

唐楚楚開口。

她扶著江辰朝永樂醫館走去。

可是江辰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

“老公,我揹你吧。”

“算,算了吧,這麼多人,我可不想引起仇恨。”

“冇事。”

唐楚楚蹲下身,要江辰爬上她後背。

江辰想了想,他這個樣子,想要走到永樂醫館需要很久、想清楚後,他才爬上了唐楚楚的後背。

唐楚楚揹著江辰,勉強的站起來。

街道上熱鬨非凡,全是市民,全是記者。

這一幕,被不少人看在眼裡,一些人指指點點,也有人拿出手機將其拍攝下來,唐楚楚卻毫不在乎。

她揹著江辰,迅速的前進,半個小時後,總算是來到了永樂醫館。

醫館確實已經解封了,唐家人都到了,隻是唐家之前雇傭的醫生已經跳槽了,去就彆的醫館了。

永樂醫館門前,唐楚楚把江辰放了下來。

她不斷的喘氣,俏臉上也佈滿了汗珠,幽怨的看了江辰一眼,“這麼重,累死我了。”

江辰坐在永樂醫館的門檻上,緩慢的拿出了一支菸點燃,緩慢的抽著。

唐天龍走了出來,看到這一幕,不由的問道:“江辰,這麼了?”

江辰緩慢的說道:“冇,冇事。”

唐海,唐傑,唐家三代都走了出來。

看到其它醫館人滿為患,永樂醫館卻一個人都冇有。

唐勇忍不住歎息,說道:“魏家,許家打壓唐家,這對唐家永樂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去年醫術大會前三天,我們永樂也進賬三千萬,看來今年一毛都進不了啊。”

江辰對醫術大會的流程也有個大概的瞭解。

醫術大會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甚至是全世界的人來江中醫街看病。

各大醫館都會使出渾身解數拉客。

前麵三天都是看病。

第四天開始纔是醫術大會的比拚了。

但是醫街的醫館太多。

大大小小的醫館加起來有一萬多家。

中醫更是多的數不清。

百萬中醫不是說著玩的。

不是每一個都有資格參加醫術比拚。

這就需要前三天的業績了。

來自全國各地,乃至全世界的病人,每一個就診,都會詳細的記錄在係統中。

三天後依靠救治病人的數量,以及全國人民的投票進行排名,排名前一百的人,纔有資格參加最後的醫術比拚。

救人的數量占比是50%,全國人民投票占比是50%。

兩者綜合排名。

聽到唐勇的抱怨,江辰緩慢的說道:“冇,冇事,有我在,永樂這次會震驚全世界,快,扶我進去,我要配藥。”

唐楚楚還在喘氣,聽到叫聲,及時把江辰扶起來,扶著他進入了醫館。

唐家人看著身體僵硬,行動緩慢的江辰,都是一臉疑惑。

這是怎麼了?

醫館裡江辰坐了下來。

“楚楚,幫我把衣服脫了。”

“好。”

唐楚楚照做。

“還有褲子。”

“啊?”

唐楚楚一愣,俏臉微紅,問道:“老公,你想乾什麼啊?”

“照做就是。”

“好吧。”

唐楚楚把江辰的褲子給脫了,現在他隻剩下一條褲衩。

“準備銀針。”

“哦。”

唐楚楚迅速的去準備銀針。

唐家人都走來,疑惑的看著脫光的江辰。

唐磊譏笑道:“江辰,你這廢物又搞什麼玩意?”

江辰無視唐磊。

很快唐楚楚就找來了銀針,說道:“老公,銀針找來了。”

江辰問道:“楚楚,前段時間讓你看人體經脈穴道的書,現在你還記得人體穴道分佈嗎?”

“不,不是很記得。”

“那就去找本書來。”

唐楚楚不知道江辰要乾什麼,但永樂醫館是有不少這方麵的書的,她迅速的去找書。

找到後拿到了江辰麵前。

“現在,你拿起銀針,照著我說的做,我讓你插哪裡,你就插哪裡。”

“天靈穴先來一根,彆插太深,針尖入肌膚即可。”

唐楚楚從來冇鍼灸過,聽到江辰的話後,她拿起了銀針,隨後迅速的翻開書,看到了書上標註天靈穴的位置,她拿著針,半天不敢下手。

“老公,我,我怕。”

“冇事,儘管來。”

唐楚楚深吸一口氣,小心翼翼的朝江辰天靈穴紮去。

“百彙,風池,血海……”

江辰不斷的吩咐。

唐楚楚聽到了這些穴道的名字,仔細的在書上確定後,又認真的在江辰腦袋上尋找,確定無誤後,纔開始鍼灸。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很快江辰全身上下都插滿了銀針。

隻是這些銀針歪歪曲曲的,看上去有點怪異。

“老,老公,現在呢?”

江辰閉上了眼。

他在感應自己血液的流動速度。

“老婆,捏著我手腕,用力捏五秒,然後鬆開……”

江辰不斷的吩咐唐楚楚。

唐楚楚則照做。

慢慢的,江辰身上的銀針上,出現了一些藍色的液體。

這是他之前服下毒藥,現在他利用銀針,堵死了經脈穴道,將這些藍色的毒素利用銀針排出。

“行了,拔針。”

“好。”

唐楚楚迅速的拔針。

拔掉針後,江辰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脛骨。

雖然行動還有一些僵硬,但好多了。

他拿起紙筆,迅速的寫了一張派配方,遞給唐楚楚,吩咐道:“按照配方給我抓藥,然後煎服,最多明天,我就能恢複,就能行動自如了。”

“嗯。”唐楚楚點頭,旋即,她為難起來:“永樂的醫生都已經離職了,跳槽去彆的地方了,我也不會配藥啊?”

“給我吧。”

看了許久的唐天龍走來,接過唐楚楚手中的藥方。

唐天龍曾經也是中醫,雖然不算精通,但是簡單的抓藥,配藥他還是能辦到的。

其他唐家人則看著江辰。

這小子,到底在搞什麼?

“江辰,你這是?”唐傑忍不住問道。

江辰淡淡一笑,道:“有人不想我來參加中醫大會,逼我服下毒藥,導致我暫時失去味覺,行動僵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