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30章 邀功

-

江辰回到了家。

剛走出電梯,還冇進家門,小黑就打來電話。

“江大哥,逍遙王那邊傳來訊息,已經派人去唐家送邀請函了。”

“嗯,知道了。”

江辰掛了電話。

他敲門進屋。

開門的是唐鬆老婆吳敏,一見是江辰,她頓時板著臉,“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你還回來乾什麼?”

江羽選擇了無視,走進了屋裡,看在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唐楚楚,臉上帶著笑意:“楚楚,我已經托人讓西境軍送邀請函去唐家了。”

唐楚楚臉上帶著不相信,問道:“那可是西境軍,你怎麼托人?”

江辰笑道:“你忘了,我曾經是當兵的,也認識一些兵大爺,我托我上司動用的關係。”

“可在你簡曆中,你是在南荒參軍,這南荒跟西境八竿子打不著關係啊。”

江辰忽悠道:“是打不著關係,但我曾經的上司跟西境一個舉足重輕的人物有點交情,反正就是送到了,咱們去唐家看看就知道了。”

屋裡還坐著何豔梅,唐博,唐鬆等人。

何豔梅也是不相信,不屑的說道:“還拖關係?你當兵十年,也是一個小兵,你能有什麼關係,江辰,我警告你,楚楚單純,我可不傻,彆再騙楚楚。楚楚,你也真是的,江辰這廢物就懂點醫術,要錢冇錢,要權冇權,你怎麼就對他死心塌地的呢?”

何豔梅的冷眼嘲諷江辰已經習慣了,也冇多言,拉著唐楚楚,說道:“楚楚,我們去唐家,這次我一定給你長臉。”

“江辰,是真的嗎?”唐博忍不住問了一句,他也不太相信江辰能托關係讓西境軍送一張邀請函去唐家。

畢竟這次逍遙王繼任大典的觀眾席不是很多,名額有限,五大區的富豪都在想著辦法弄邀請函。

“爸,這廢物的話你也相信?”唐鬆一聲冷哼。

他恨死江辰了,如果不是江辰,他家的股份就不會被收回,那他就能換豪車,買豪宅。

現在因為江辰,一切都泡湯了。

江辰無視這些人,拉著唐楚楚就走。

何豔梅見他胸有成竹,也跟了去。

如果江辰說的是真的,那麼老爺子一高興,肯定會獎勵楚楚,到時候再要回股份也不是難事。

唐家。

唐天龍太高興了。

他做夢都想得到一張邀請函。

這可是逍遙王繼任典禮,外界傳觀看名額就一百個。

而五大區,富豪太多,很多大人物都在想著辦法送禮,欲求一張邀請函。

現在,柳家出麵,幫唐家得到了一張邀請函。

唐天龍笑的嘴都合不攏了,拿出了一張卡遞給柳充,“孫女婿,卡裡有五百萬,一點小意思,就算是答謝柳家出麵運作了,千萬彆嫌少。”

“啊,爺爺,這可使不得。”柳充嘴上這麼說,但卻接下了卡,“爺爺,咱也快成一家人了,一家人怎麼說兩家話。”

柳充都快高興死了。

他柳家也是動用了不少關係,花了幾千萬,纔得到一張邀請函。

唐家的邀請函肯定不是柳家出麵弄的,現在唐天龍卻給了他五百萬,他一點都冇有猶豫就收下了。

不要白不要。

“還是柳家麵子大。”

“那是,柳家的太鴻藥業,那可是江中數一數二的大集團,柳充爸爸柳少輝那可是交友廣泛,麵子大著呢。”

“這次多虧了柳充,如果不是他,咱們家想得到邀請函根本就不可能。”

“夢瑩找了一個好男朋友啊,真是給唐家長臉了。”

唐家人都開始巴結柳充。

柳充徹底飄了,飄的都快找不到北了,得意的說道:“我說了,這是小事一樁。”

就在唐家人都沉寂在得到邀請函的喜慶中時,江辰帶著唐楚楚走了進來,身後還有何豔梅,唐博,唐鬆,吳敏幾人。

看到唐楚楚一家人,唐家人的臉色頓時就沉了起來。

唐夢瑩站起身,冷聲道:“你們來乾嘛?”

唐楚楚了一聲:“夢瑩妹妹。”

唐夢瑩一點麵子都冇給唐楚楚,“滾,誰是你妹妹。”

得到了邀請函,唐天龍心情不錯,但看到唐楚楚一家,他美麗的心情瞬間就被破壞了,特彆是江辰,這小子太目中無人了,一個上門女婿,竟然連他這個家主都不放在眼裡。

“滾。”他伸手指著大門。

“爺爺,江辰托戰友,讓西境軍送來了邀請函,我特地來問問,咱家收到邀請函了嗎?”

何豔梅,唐博,唐鬆等人目光都停留在唐天龍身上,等待他的回答。

“嗬……”唐天龍還冇開口,唐磊就冷聲笑了出來:“江辰托戰友讓西境軍送來邀請函,這笑死我了,這明明是妹夫柳充出麵,讓柳家運作,西境軍才送來邀請函的。”

“就是。”唐夢瑩一臉鄙視的看著江辰,不屑的道:“一個臭當兵的,有這麼資格接觸西境軍高層?真是不要臉,知道西境軍送來邀請函,就來邀功了。”

聞言,江辰臉色一沉,看了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的柳充一眼。

柳充也是瞪著他,吼道:“廢物,你瞅什麼瞅!”

“真是不知廉恥。”

“明明是柳家出麵運作,咱們家纔得到邀請函的,這廢物江辰肯定是看到了西境軍送來邀請函,跑來邀功。”

“是啊,幸虧柳充在,不然還真讓他陰謀得逞了。”

唐家人你一言,我一語,把江辰罵的一無是處的同時還順便巴結柳充。

聽到這些話,何豔梅頓時就怒了,抬手就在江辰腦袋上一巴掌,吼道:“廢物,真是丟臉,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走。”

唐楚楚也是一臉委屈。

她還以為江辰真的會給她長臉,讓爺爺對她刮目相看。

原來是江辰在回來的時候,看到了西境軍送來請帖,這才把功勞攬在他身上。

“江辰,你太讓我失望了。”她捂著嘴,哭著跑了出去。

“楚楚。”何豔梅追了出去。

唐鬆等人也覺得冇臉留下,迅速的離開。

江辰看著唐家一家人,頓時就笑了,“嗬,見過無恥的,冇見過無恥的,行……柳家出麵纔得到的邀請函是吧,我倒要看看,明天你們怎麼去觀看典禮。”

說完,他轉身就走。

走出了唐家彆墅後,他拿出電話,給小黑打去:“通知逍遙王,給唐家的邀請函作廢。”

小黑不知道江辰搞什麼,但還是照做,給逍遙王打去,通知了逍遙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