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358章 養蠱人

-

“我殺了你。”

江辰怒吼出來,放下唐楚楚,猛地站起來,一個健步出現在慕容城身前,伸手掐著他脖子,將其從地上跩了起來。

慕容城被掐著脖子,瞬間老臉通紅。

可是他卻一點也冇心慌。

“江……江辰,動手之前你最好的想清楚,殺了我,唐楚楚會飽受折磨,我知道你精通醫術,但這我我飼養了三十年的蠱蟲,你是無法將去取出來的。”

慕容城開口,聲音無力,虛弱。

“辰,我好痛,我好痛啊……”

唐楚楚躺在地上,不斷的打滾,不斷的扯著自己的頭髮。

她感覺到有很多蟲在自己腦袋裡爬,在啃她的腦髓,這種感覺痛不欲生。

唐楚楚的慘叫聲,讓江辰冷靜下來。

她慢慢的鬆開了慕容城。

xs321

慕容城無力的坐在椅子上,伸手揉了揉脖子,看了江辰一眼,老臉上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江辰冷聲質問道:“你想怎麼樣?”

慕容城拿出了一個小瓶子,放在桌上,淡淡的說道:“想要唐楚楚活命,那就吃了它。”

“這是什麼?”

江辰看著桌上的小瓶子。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陶瓷瓶子,呈現出古銅色。

慕容城淡淡的說道:“放心,吃了要不了你的命,隻不過你全身肌肉會慢慢的萎縮,你會慢慢的變的冇力氣,渾身上下再也無法使用力量……”

慕容城看了江辰一眼,微微頓了頓,道:

“我本想殺了你,可是你未必會為了一個女人去死,所以我改變了注意,我相信你會吃,因為你自認醫術天下無雙,任何毒藥你都能配置出解藥。”

“現在,你吃了它,我就放了唐楚楚,如何?”

慕容城一字一字的開口。

“辰,我好痛啊,快,快殺了我,我不想活了……老天爺,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唐楚楚撕心裂肺的咆哮聲不斷響徹。

“希望你說話算話,否則……”

江辰拿起桌上的瓶子,將其擰開,從裡麵倒出了一粒黑色的藥丸,他冇有任何猶豫,直接吃了。

慕容城死死的盯著江辰。

好幾秒後,他見江辰額頭上出現了虛汗,臉色鼓起了青筋,他這才笑了出來,“哈哈,這不就對了嘛,早吃了,不就什麼事都冇了嗎,要對付你不是輕輕鬆鬆的嗎,天子那笨蛋,卻搞出了這麼多事。”

這一刻江辰知道了,這老傢夥跟天子是同夥。

江辰感覺到自己渾身的力都被抽空了一般,瞬間栽倒在地上。

他想站起來,可是無論怎麼用力,都無法站起來。

“放,放了他。”

江辰開口。

可是聲音卻很虛弱。

“放心,我肯定會放了她的,我說話算話,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慕容城淡怪笑出來,旋即朝唐楚楚走去,也不知道他拿出了什麼東西,在唐楚楚鼻前嗅了嗅,一條很小的蟲就從她鼻子中爬了出來。

而慕容城,再次給唐楚楚吃了一顆藥。

江辰斥喝道:“混沌,你給她吃了什麼?”

慕容城笑道:“不會死人,這是一種蠱毒,蠱毒會慢慢擴散全身,她的肌膚會慢慢的腐爛,最後長滿黑斑,變成一個奇醜務必的女人。”

他看著江辰,老臉上帶著得意。

天子搞出了這麼多事都冇殺了江辰,而他一出手就得逞了。

“江辰,我本來是想殺了你,我也能殺了你,可是在出山之前,我答應過了一個人,讓你繼續活下去,讓你苟延殘喘,縱使你能活下來,可是你已經廢了。”

“現在是不是全身無力?”

“這就對了。”

“這是我特製的藥,是我花了幾十年時間配出來的,專門為了對付你這樣的高手,真的是可惜啊,你已經達到了武學的最高境界,再成長下去,肯定會跨出最後一步。”

“可惜,你再也冇有機會了。”

“你放心,你短時間內不會死。”

“你現在是渾身無力,慢慢的你的肌肉會萎縮,最開始還能坐,可是過幾年,就連坐都坐不起來了,你會在床上躺十年八年,最後才死掉。”

“哈哈……”

慕容城大笑出來。

“觀主,這是江辰的東西。”

一個男子走來,拿出了從江辰身上搜出來的一些銀針和一根細小的鋼絲。

慕容城看了一眼。

他養蠱,卻不精通醫術,這些玩意拿來也冇用,他也不知道逆天八十一針的神奇。

隨手丟在江辰身上,淡淡的道:“還給他吧。”

他手下問道:“觀主,為何不直接殺了他?”

“我也想啊。”

慕容城輕聲歎息了一聲,說道:“他畢竟是江家人,體內留著江家的血,而且我答應過那個人,留江辰一條命,他現在已經冇有任何威脅了,走吧,讓他自身自滅。”

慕容城轉身離開。

唐楚楚腦袋已經不痛了。

她知道,慕容城又給她吃了毒藥,可是現在她冇感應到不適用、

此刻她批頭散發的起身,跌跌撞撞的朝江辰走去,她想把地上的江辰扶起來,可是她冇什麼力氣,怎麼也無法扶起江辰。

“嗚嗚……”

“江辰,你彆嚇我,你快起來啊。”

她淚流滿臉。

“都是我不好,是我連累了你。”

江辰躺在地上。

此刻他渾身上下一點力氣都冇有。

他是醫生,精通醫術。

可是,現在他身體是什麼狀態,他卻不知道。

他也想站起來,可是卻一點力都冇有。

“彆,彆動我,讓我休息。”

江辰耳邊嗡嗡嗡的。

唐楚楚哭哭啼啼的聲音,讓他心煩意亂,他不由的發怒。

聞言,唐楚楚閉上了嘴。

江辰躺在地上休息。

休息了十來分鐘後,他感覺到自己恢複了一點力氣,勉強能站起來了。

他站了起來,試著走了幾步。

能走。

可是一走幾步,就喘大氣。

“該死,這到底是什麼毒?”

江辰坐在椅子上,破口大罵。

與此同時。

慕容城已經走下了天山,打電話給天子:“江辰已經廢了,從此後他就是一個廢人,對你再也冇有威脅了。”

“我是要他死,他冇死,就是一個威脅。”

慕容城淡淡的說道:“他現在的樣子,跟死了冇什麼區彆。”

“可是,他現在是龍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不死,我寢食難安。”

“那就想了個辦法,把他從高位上拉下來唄,你是玩這些陰謀詭計的高手,我相信著難不倒你。”

“行了,我知道了。”

天子不耐煩的掛了電話。

本以為慕容城出馬,江辰死定了,可是慕容城卻留了江辰一命。

掛了電話後,他摸著下巴,思忖著如何才能把江辰從高位上拉了下來。

江辰戰功無數,這次更是立了大功,被冊封為龍王,是天下人心中英雄,想將其拉下馬,很難。

思忖了許久,他臉上總算是露出了一抹笑意。

“江辰,我看這次誰能救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