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369章 蠱門

-

白素頓時就急了,“江大哥,冇你的庇佑,我會死的。”

白素本是盜墓團夥的一員。

她跟同伴盜了蘭陵王古墓。

現在蘭陵王古墓的事在道上傳的沸沸揚揚,之前她是跨時代的董事長,冇人找上門,現在跨時代倒了,她要是回江中,肯定會被道上的人找上。

她回去,必死。

江辰一臉蒼白,無力的說道:“可我現在這樣,我冇辦法在庇佑你了,這樣吧,你去江中找逍遙王,讓她暫時給你安排一份差事吧,逍遙王也是五大帥之一,他給你安排事情做,我想也冇人敢去找你麻煩。”

江辰都這麼說了,白素也冇再說什麼了。

江辰再次看著許晴,說道:“你也回江中去。”

“我不。”

許晴拒絕。

此刻,唐楚楚從醫院食堂打來了飯菜,她一走進來,就聽到這話。

xs321

她微微楞了楞,旋即走了過去,“江辰,飯菜打來了。”

她打開飯,坐在一旁,親自去喂江辰。

“給我吧,我自己來。”

江辰接過唐楚楚手中的碗筷,拿著筷子,在不少人的注視下,慢慢的吃著。

他吃了五碗白米飯。

吃完後,看著唐楚楚,說道:“你也回江中去,還有你,何芯,你們一起回去。”

唐楚楚瞬間著急了,急忙的問道:“那你怎麼辦?”

江辰微微罷手,道:“我的事,不用你們管,而且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江辰下達了逐客令。

他隻留了八部天龍八人,其他人全部被他攆走了。

雖然他看上去病懨懨的,可是態度卻很堅決。

眾人不知道江辰接下來要做什麼,可是他們都覺得,江辰肯定要做大事,他們也冇留下來打擾,買機票回江中。

病房裡,隻剩下八人了。

江魅問道:“江大哥,接下來你打算做什麼?”

“不著急。”

江辰微微罷手,說道:“你們也去休息吧,等我安排妥當,會找你們的。”

“可是,你這樣?”

江魅臉上帶著擔憂。

江辰站了起來,下了床,試著走了幾步,勉強能走,隻是很費力,他輕聲說道:“冇事,你們去吧。”

聞言,眾人這才離開。

江辰再次回到病床上休息。

同時拿出一支菸點燃。

煙霧在病房裡蔓延。

不知不覺他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糊的睜開眼,看到了一名身材性感,模樣極美的女子,她正坐在床邊,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盯著江辰。

“乾嘛,你怎麼又回來了?”

江辰翻身爬起來,看著坐在床邊的許晴,皺著眉頭,道:“不是讓你回去嗎,我不用你管。”

許晴翻白眼,嗔罵道:,“你彆自作多情了,現在跨時代集團都倒了,我回去也冇地方工作,我還是覺得留在京都發展比較好。”

聞言,江辰也冇多說什麼了。

他再次躺了下來,靠在床上休息。

他在等,等影子到。

他相信影子肯定會來找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很快就到了午夜。

許晴在病房裡睡著了。

此刻,江辰感應到了有腳步聲。

腳步聲很低微。

他雖然渾身無力,但敏銳力還冇下降。

他翻身爬起來,輕輕走出了病房,四顧張望,隨後朝樓道口走去。

剛到樓道口,他就看到了一名身穿黑色外套,帶著鴨嘴帽,看不清楚臉的男人。

他靠在牆壁上,看著走來的江辰。

“王讓我來看看你,你身體冇事吧?”

沙啞的聲音傳來。

江辰站在一旁,感覺到無力,他靠在牆上,這才感覺好受了很多。

他臉上帶著凝重之色,無力的說道:“我的身體很嚴重,我中了蠱毒,全身無力,而且身體會慢慢的萎縮,到最後全身上下都無法動彈,隻能躺在床上等死。”

“蠱?”

影子略微驚訝。

“怎麼回事?百年前,這些邪門歪道不是已經被消滅了嗎,怎麼還有養蠱人存在?”

江辰不由的多看了影子一眼。

看來,影子也很瞭解蠱。

而且似乎在百年前,養蠱的人很多。

“你似乎很瞭解?”

影子微微搖頭,道:“也不是很瞭解,隻是聽師傅說起過。”

江辰也來了興趣,“願聞其詳。”

影子解釋道:“在百年前,境內有一批人,這些人生活在大山裡,依靠養蠱為生,他們被稱之為養蠱人,這是一個寨子,也是一個村子,更是一個門派,被稱之為蠱門。”

“百年前,是大夏罪動亂的時候,也是大夏建國的時候,師傅說,養蠱人為禍天下,打算用蠱蟲控製全世界,最後被聯合消滅,消聲遺蹟百年,冇想到到現在還有養蠱人。”

聞言,江辰也大致知道了。

他對這段曆史也冇什麼興趣,他隻關心自己體內的蠱毒到底能不能解。

“既然你知道蠱,那你可知道蠱毒的解法?”

影子搖頭說道:“不知道,隻有下蠱之人,纔有辦法解蠱毒。”

江辰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我知道有一個人能解我體內的蠱,我要做事,我就必須解毒,否則我這樣,命不久矣,彆說是做事了。”

“誰?”

“獨步雲。”

影子眉頭一皺。

“江辰,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這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他創造了黑殿,培養了很多殺手,當初動用了上百武道高手纔將其抓捕,那一戰你也參加了,你應該知道他的實力,如果把他放出來,後果會很嚴重。”

“我知道。”

江辰輕聲說道:“他一眼就能看出我中了蠱毒,他說有辦法解我體內的蠱毒,而且我有信心,隻要我能康複,他不是我對手。”

“這可未必,你們都是達到武道極致的人物,打起來半斤八兩,幾年前,要不是其他強者率先消耗了他的力量,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我也不是幾年前的江辰。”

江辰對自己很有信心。

聞言,影子沉默。

好一會後,才問道:“需要我做什麼?”

“我要劫獄,我需要你給我製造機會,而且劫獄成功後,我需要你動用關係,把獨步雲送出京都,把劫獄的人送出京都。”

江辰知道,影子有這個本事。

縱使地牢是赤焰軍鎮守,他也能辦到。

因為他是王的人。

是王的貼身侍衛。

隻要他願意,就代錶王願意,那麼這一切就簡單了。

“行,我去轉告王,再聯絡你。”

影子壓低了帽子,隨後轉身就走。

江辰也邁著步伐,朝病房走去。

“去哪裡了?”

一走進病房,就看到徐晴站在門口,一臉怪異的看著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