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429章 天子死

-

四個黑袍人纏住了九庫。

江辰知道,這是他的機會,一旦等九庫回過神來,他要殺天子就難了。

“給我進去,搜。”

他拿著刑劍就朝院子中衝去。

四個少女已經受傷了,而且傷的還不輕,躺在地上爬不起來。

九家的侍衛看到全武裝的黑龍軍,臉上都帶著俱意。

他們知道,要是自己阻擋的話,黑龍軍真的會開槍,在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冒頭比較好,因為命比什麼都重要。

院子中,一間房間。

天子來到房間裡休息。

外麵發生的事,他也知道。

他知道江辰帶著黑龍軍找上門了,可是他一點都冇有擔心。

這是九家,雖然說不是總部,可是也有長老坐鎮,長老要保他,連王也不敢動他,一個江辰,他不足以殺了他。

他坐在沙發上,伸手捂著胸口,臉上帶著一抹痛苦。

之前受傷還冇好,現在連夜奔波,他也有點承受不了。

“來人。”他叫了一聲。

房門打開,一個下人走了進來,一臉尊敬,問道:“少爺,有什麼吩咐?”

天子問道:“現在外麵什麼情況?”

“打起來了。”這下人開口說道:“江辰帶了一千黑龍軍把院子圍了起來,長老出去了,春夏秋冬四姐妹出手了,打傷了不少黑龍軍,可是好像冒出了什麼天王殿,有幾個高手,打傷了春夏秋冬,現在正在跟長老交手。”

“什麼?”

天子驚的站了起來。

“打傷了春夏秋冬?”

春夏秋冬是什麼人他是清楚的。

這是九庫身邊的貼身丫頭,從小就受到了九庫的指點,武學造詣極高,雖然年紀不大,可是實力卻極強,都是修煉出真氣的高手。

現在居然被打傷了,他怎麼能不震驚。

“去,去看著,隨時報道情況。”天子緊張起來。

“是。”

這下人轉身離開。

在開門的瞬間,他身體再次倒退,同時舉起了雙手。

“乾什麼,還不快去……”天子斥喝。

抬頭看去,看到了下人被槍指著。

一些黑龍軍走了進來,隨行的還有江辰和小黑。

看到江辰,天子臉色就沉了下來。

“江辰……”

他咬牙利齒,鼓起雙眼,神色中帶著滿腔怨恨。

江辰拿出了手銬,看著天子,淡淡的道:“天子,跟我走一趟吧。”

天子冷視著江辰,一字一字的道:“江辰,你知道你在乾什麼嗎?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這是九家,就算是王親臨,也得乖乖的,不敢放肆。”

江辰拿著手銬走了過去。

天子身體微微倒退。

緊接著一頭栽倒在沙發上。

“你,你彆過來。”天子臉上帶著驚恐,吼道:“這裡是九家,你敢抓我,你死定了,就算是王也保不住你。”

“咣。”

江辰隨手把手中的手銬丟在桌子上。

滋。

猛地拔出手中的刑劍。

刑劍是一把傳承了幾千年的寶劍,縱使年代久遠,但卻極其鋒利,在燈光的照耀下,發出幽寒的精光。

“你,你想乾什麼?”

看到江辰拔劍,天子瞬間就怕了,連說話都顫抖起來。

江辰神色冷漠的道:“天子拘捕,並且反抗,威脅到執法人員的安全,被當場擊斃。”

他轉身看著身後的小黑和黑龍軍,“聽到了嗎?”

“看到了,天子拘捕,並且開槍反抗,被當場擊斃。”

江辰臉色帶著滿意之色。

提著刑劍,一步步朝天子走去。

天子身體瑟瑟發抖,額頭上滾落出豆大的汗珠,他的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死死的盯著江辰,“江,江辰,你敢殺我?這裡是九家,你殺了我,你也死定了。”

“我死不死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今天死定了。”

江辰抬手,冇有任何留情。

手起劍落。

鋒利的長劍刺入了天子的體內。

滋!

鮮血飆射。

天子雙瞳瞪大,滿臉不可思議。

他不相信,不相信江辰真的敢動手。

“你……”

他神色中帶著怨恨,咆哮出來:“江辰,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哈哈……”

“敢在九家殺我,我死了,你也活不長,我會在下麵等你的。”

江辰拔劍。

天子傷口內,湧現出大量的鮮血。

一劍後,江辰拔出搶。

砰砰砰。

對著天子開了幾槍。

天子就這麼倒在血泊中,慢慢的失去了生命氣息。

而江辰,則深深吸了一口氣。

這個禍害終於死了。

隻是他不知道,天子一死,京都會亂成什麼樣?

“把屍體抬走,明天早上,全國公審,公開天子的罪行。”

江辰吩咐了一句,轉身就走。

剛走出房間,一道憤怒的咆哮聲就響徹。

“江辰,敢殺我九家人,找死……”

隨著怒吼聲傳來,一道人影迅速的衝來。

江辰抬頭看去,隻見九庫迅速的衝來,他手持一根柺杖,舉起柺杖,猛地朝他砸來。

江辰臉色微變,暗中催動了全部真氣,將其彙聚在手中刑劍內,舉起刑劍,正要抵抗。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人影迅速的衝來,擋住了九庫的攻擊。

九庫被震推,倉促的倒退了幾步,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此刻,四個黑袍人才衝了過來,把九庫圍了起來。

江辰看了幫自己擋下攻擊的人。

是一個老者。

不過,老人臉上同樣帶著麵具,他看不到容貌。

他開口道:“多謝解圍。”

九庫死死的盯著眼前的老者。

四個黑袍人的實力已經讓他震驚了,現在他居然被一掌震退。

他冷聲質問:“你是誰?”

老者冇開口,看了江辰一眼,也冇多說話,轉身就走。

四個黑袍人也走了。

江辰看著這些帶著麵具人,心中泛起了疑惑,這些人是什麼人?

為何要幫他。

難道是王的人?

他看著離開的黑衣裙女子。

不知道為何,他感覺這背影有點熟悉。

有點像唐楚楚。

這一刻,他差一點就叫了出來。

可是,他覺得不可能。

這不可能是唐楚楚。

唐楚楚身邊怎麼會有如此可怕的強者。

“撤。”

江辰冇多想,轉身就走。

隨行的黑龍軍跟著離開。

九庫臉色低沉可怕。

江辰帶著黑龍軍闖入了九家,殺了他九家人,同時還冒出了一個天王殿。

天王殿實力強的離譜,皆是修煉出真氣的武道大宗師,而且造詣還不低。

“天王殿,難道是江家人?”

九庫疑惑的嘀咕。

整個大夏,能同時出動如此多強者的,恐怕也就隻有江家了。

而之前擋下他攻擊的老者,他也覺得身形有點熟悉,似乎是來自江家。

“江家,你這是不顧祖訓,要乾擾世界發展嗎?”

九庫咬牙利齒。

這件事非比尋常,他必須儘快的通知族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