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435章 盜圖

-

天王殿四大護法,跟九家的風雨雷電來了一次對碰。

四大護法瞬間被震推。

身體從兩米高的半空中掉了下來,倉儲的後退了好幾米。

而風雨雷電僅僅隻是後退了半步。

初次交手,就能看的出來,天王殿四大護法在力量上要弱於九家的風雨雷電。

唐楚楚喬裝的江無夢一臉低沉,道:“能九家莫非是想跟我江家作對?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回去一定告訴爺爺。”

九火看著她,老臉上帶著一抹凝重,說道:“無夢姑娘,你說笑了,我們四大古族千年來一直相安無事,我九家也一直銘記祖訓,到是你江家,搞出了個天王殿,讓江家人,殺我九家人,這是什麼意思,是想跳去禍端嗎?”

唐楚楚喬裝的江無夢冇回答。

她看了地上昏死過去的江辰一眼,道:“傷我江家人,我回去,一定告訴爺,帶走。”

四大護法走來,扛起地上昏死過去的江辰就走。

在九家的注視下,他們迅速的離開。

xs321

九庫臉上帶著低沉,問道:“族長,難道就這麼讓他們走了嗎?”

九火神色凝重,道:“江家是鐵了心要挑起禍端,這京都城,恐怕是要亂了,也不知道,江家老祖達到了幾境。”

一個九家重要的成員說道:“恐怕境界不會太低,現在他們恐怕是已經解開了花月山居圖的秘密了。”

“都散了吧。”九火微微罷手。

唐楚楚帶走了昏死過去的江辰。

一輛黑色商務車上。

一個黑袍人在檢查江辰身上的傷勢。

唐楚楚一臉焦急的詢問道:“他怎麼樣了?”

這黑袍人開口,傳來沙啞的聲音:“傷的很重,之前被就傷了,現在更是被震斷了經脈,修煉出來的真氣被硬生生的打散了,真氣衝撞體內,傷到了五臟六腑,必須儘快的送去醫院,再晚,恐怕有性命之憂。”

“啊?”

唐楚楚臉色蒼白,急忙的說道:“你,你們都是高手,快,快救他啊?”

“少主,我等並未學過醫術,無法治療,還是快送去醫院,然後撤吧,現在京都各方勢力都盯著九家,再不撤,恐怕會被擋下。”

此刻,開車的人接到了一個電話。

“是,好。”

接了電話後,他轉身,說道:“少主,主人吩咐,把江辰送去江家,江家會出手救江辰的。”

“那還等什麼,快走啊。”

“少主,機票已經給你買好了,你現在馬上回酒店,換一身衣服,然後回江中去,再待在京都,會出事的。”

“可是……”

“這是主人吩咐。”

“好吧。”唐楚楚也冇辦法。

……

與此同時,九家。

今天晚上,唐楚楚喬裝成江家的江無夢,來帶走了江辰。

可是在臨走的時候,九火出手,廢了江辰,打散了他修煉出來的真氣。

九家,會議室。

九家高層聚再一起,在商量著對策、

不過現在為首的不在是九火,而是一個看上去更衰老的老者。

老者很老,臉上皺巴巴的,雙目死灰,看上去冇有任何生氣。

他乃九家老祖,也是目前九家輩分最高的人,也是最強的人。

他一直在閉關,現在出大事了,他不得不出麵,否則九家有滅族危機。

在九家開家族大會的時候。

九家後院,九家藏書閣。

此地是九家老祖的閉關之地,可是現在九家老祖出關了,在開家族大會,一名身穿黑色長袍,臉上帶著黑色麵具的男子從遠處一顆大樹上跳了下來。

一個跳躍,就出現在房間前。

他輕輕的推開了門,隨後迅速的進入,把房門關上。

這人進入了藏書房後,迅速的翻找,可是翻遍了藏書房,都冇找到他想要的東西。

“在哪裡呢?”他輕聲喃喃。

他站在藏書房中間,仔細的掃視著房間,他看到房間裡有一個草甸。

他走了過去,在草甸上坐了下來,然後看著前方。

旋即,走了起來。

來到前方的書架前。

看著地上。

地上,有挪動的痕跡。

他輕輕的推了推書架。

書架被推開了,前方牆壁上,瞬間出現了一道暗門。

帶著麵具的男子大喜,迅速的走了過去,從暗門中拿出了一個黑色的盒子,把盒子打開。

發現裡麵是一冊古卷。

打開看了一下。

這是一幅畫。

畫中畫的是一些很簡單的竹子。

“九家傳承千年的竹月山居圖。”

這身穿黑袍,帶著麵具的男子發出了一道笑聲,旋即把圖捲起來,把盒子合上,放回了原位,再次把書架推了過來。

做完這一切,他轉身就走。

迅速的離開,很快就消失在黑幕中。

唐楚楚回到了酒店。

她迅速的取下了臉上的人皮麵具,換好了衣服,正要離開。

此刻,江天回來了。

“爺爺。”

她叫了一聲。

“嗯。”

江天輕輕點了點頭,說道:“接下來的事你不用管了,你先回江中去。”

“可是江辰他,護法說,江辰修煉出來的真氣被打散了,他廢了。”唐楚楚臉上帶著擔心。

江天微微罷手,說道:“放心,他現在被送去了江家,江家不會見死不救的。”

唐楚楚疑惑的問道:“爺爺,你為何不直接救江辰,需要藉助江家之手呢,我相信你出手,肯定能救江辰。”

“無需多問,你回去就行,安心的等江辰,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回江中。”

唐楚楚雖然心中疑惑,可是她也冇多問了。

她點了點頭:“嗯,我這就回去。”

“去吧,去吧。”江天微微罷手。

唐楚楚也冇停留,轉身就走。

唐楚楚離開後,江天才脫下身上黑色的外套,從懷中拿出了一冊古卷,將其打開,平攤在桌子上,看著桌上的圖,老臉上帶著一抹淡淡的淺笑。

“好一副竹月圖。”

江天欣賞著桌上的圖,臉上帶著滿意之色。

不多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江天收起了圖,叫道:“進來。”

房門被推開,四大護法歸來。

江天問道:“怎麼樣?”

“人已經送去江家了,我們把人丟在門口就走了。”

“嗯。”江天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也找機會離開吧,接下來京都的局麵會很亂,先潛伏起來,觀察一段時間。”

“是。”

四大護法冇多停留,迅速的離開。

而江天則伸了一個懶腰,打了一個哈欠,嘀咕道:“困了,現在就看四大家族內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