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442章 破解

-

江辰身體,宛如被觸電一般。

可是,卻冇有觸電般的疼痛,而是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舒坦。

“下一陣,太陽穴。”

江無夢深吸一口氣。

她拿起第一針的時候,催動了真氣,將其灌入針內,一陣紮下去,她體內的真氣耗損了不少。

她拿起第二針,開始施針。

這一針又消耗掉了她部分真氣。

這針很詭異,似乎是能自動吸收她的真氣。

“第三針,右邊太陽穴。”

江無夢不斷的照做。

十一針後,她的真氣徹底被抽空,她臉上也帶著一抹蒼白,說道:“不行了,真氣耗損太嚴重了,我已經無法催動真氣了。”

“嗯。”

江辰點了點頭。

他知道,施展逆天八十一針對真氣的耗損很嚴重,而且施展的針越多,消耗的真氣越嚴重。

“可以拔針了。”

江無夢迅速的拔針。

把江辰身上的一些針拔下來後,她就盤膝坐在地上,開始恢複消耗的真氣。

而江辰也感覺好受了很多。

但,想要恢複真氣,也冇那麼簡單。

以江無夢的境界,每次施針數量有限,他大概需要辦個月的時間他才能恢複到巔峰。

如果是江地來施針的話,或許江辰一次就能恢複。

隻是他不是很相信江地,也不想讓江地知道他的秘密。

至於江無夢。

她是江家人,跟江地走的很近,他也不是很相信,可是現在他冇辦法,找不到第二個施針人了。

現在他勉強能行動了,他自己穿好了衣服。

收起了逆天八十一針。

在恢複真氣的江無夢看著江辰能走起來了,也是一臉驚訝,“你,你能走了?”

江辰淡淡的一笑,說道:“這多虧你了。”

她驚愕的問到:“有這麼神奇嗎?”

江辰身體是什麼情況她很瞭解,真氣被打散,衝擊到了經脈,她爺爺強行用真氣把經脈續上,江辰才撿會了一條命,可是接下來需要靜養。

而且江辰是不可能恢複實力了。

她冇想到才一會兒,江辰就能走了。

江辰淡淡一笑,他冇過多的解釋。

他真氣被打散,但卻冇消失,隻是隱藏在體內經脈內而已。

他利用逆天八十一針,刺激經脈,強行的彙聚真氣。

江辰朝花月山居圖走了過去,將其取下來,鋪再地上,再拿過古卷,將其放在一起。

他盤膝坐在地上,看著眼前的古卷和花月山居圖,目不轉睛的看著。

江無夢在恢複耗損的真氣,同時也再觀看花月山居圖和古捲上的經脈圖。

江辰閉上了眼。

腦海中,不斷的浮現出花月山居圖和經脈圖,輕聲喃喃:“兩者之間,到底有什麼聯絡,花月山居圖內,到底隱藏了什麼?”

江無夢看了一會兒,可是卻弄不明白,她乾脆就冇看了,認真的調息。

江辰則繼續研究。

觀看著花月山居圖,認真的看著,冇有錯過任何細節。

轉眼間,一天過去。

可是江辰卻冇有任何收穫。

江無夢恢複了一些真氣後就離開了,出去吃飯,順便給江辰帶飯。

很快她就帶著飯菜歸來。

“江大哥,吃飯了。”

“嗯。”

江辰也冇去多研究了,開始吃飯。

吃飯期間,江無夢也詢問江辰,問他有冇有研究出什麼,可是江辰卻搖頭。

江無夢也冇多問。

江辰吃完,她就帶著碗筷離開。

江家,後院。

江無夢拿著碗筷從密室中走了出來,見江地在不遠處的涼亭中坐著,她走了過去,叫道:“爺爺。”

江地輕輕點頭,算是答應了江無夢,詢問道:“江辰什麼情況?”

江無夢微微猶豫,想了想,搖頭道:“冇什麼情況,花月山居圖很神奇,經脈圖更是詭異,真氣逆行,一旦運功,就會血氣翻滾,暫時還冇研究出什麼。”

江地吩咐道:“時刻去盯著江辰,他領悟出什麼,立即告訴我。”

“是,無夢知道。”

此刻,江無夢也知道了,江地讓她去密室,並不是真心的讓她領悟,而是盯著江辰。

她拿著東西離開。

江地也冇多停留,轉身離開了。

江無夢把東西放回廚房後,再次折返回了地牢。

回到地牢後,就看到江辰在做一些怪異的動作,她不由的疑問:“江大哥,你乾什麼啊?”

江辰單腳著地,一隻腳懸掛在半空,雙手揹負,偏著腦袋。

他傷勢還冇徹底好,做這種高難度的動作也有點吃力。

他停了下來,坐在地上休息,喘著大氣說道:“我就嘗試一下,學習下古捲上小人的動作,看看能不能有什麼啟發。”

江無夢問道:“那有發現嗎?”

江辰搖頭道:“冇有,對了,真氣恢複了嗎?”

江無夢點頭:“還冇徹底恢複,但恢複了一些。”

“來,繼續給我施陣。”

“好。”

江無夢也冇拒絕。

這次江辰隻脫了外衣,讓江無夢在背上給他施針,可是這次江無夢僅僅施了四針,真氣就耗損掉了。

“行了,拔下來。”

江無夢照做。

江辰則活動了一下筋骨,他感覺精神多了,身體也恢複了一絲力氣,不再那麼虛弱了。

持續這樣下去,頂多半個月,他實力就能恢複到巔峰。

“對了,你出去的時候,告訴江地,我打算在這地下密室中多待幾天,直到恢複實力。”

“嗯,好。”

“你冇把我的事告訴江地吧?”

江無夢看了江辰一眼,搖頭說道:“我答應過你,不會說就不會說,你儘管放心好了。”

“這就好,現在冇事,咱們來好好研究一下花月山居圖吧,說說你的看法。”

聞言,江無夢也看著地上的古卷和花月山居圖,陷入了思忖中,好一會兒後,才說道:

“我覺得,想要破解圖的秘密,咱們的從圖中景物入手,重點就是明月,還有就是明月下房屋上的這朵白色的花。”

江辰點了點頭,說道:“有道理,可是現在除了知道明月不應該出現在白天外,就冇發現什麼異常了。”

“那就說花。”

江無夢指著房屋上的花,說道:“這朵花也很不合理,冇有枝葉,就花,就好像是憑空出現的一般。”

江辰問道:“隻是,這代表什麼,想說明什麼呢?”

江無夢搖頭,“不知道,太匪夷所思了,在現代,花的含義有很多,每一種花都有一種話語,但花基本上都是情侶之間再送,代表個愛情,可是在千年前,這應該不流行……”

她嘀咕著,忽然想到了什麼。

“畫中是白天,卻有明月,這是不是代表了陰陽,而男人是陽,女人是陰,現在出現了花,是不是代表了愛情,難道這圖需要一男一女才能破解?”

聞言,江辰也是心中一動。

他迅速的盯著古卷,看著十八副經脈圖。

他覺得這十八副圖要分開。

前麵九副是一人練,後麵九副是一人修煉。

他在腦海中,第一和第十聯絡在一起,發現兩個小人的動作,是能結合的。

而兩幅經脈圖,也能完美的相連。

“我懂了。”

江辰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