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471章 迷茫

-

江辰再次修煉出了真氣,吸收了丹倩倩體內的寒氣後,他的真氣迅速的提升,短短半天時間,就跨入了一境巔峰,距離兩境也就一步。

丹倩倩身體雖然神奇,但體內誕生的寒氣也有限,每天隻能誕生一點,這段時間,江無夢也利用真氣給她排出了不少。

江辰想要再次吸收,需要等幾天時間。

江辰下樓後,很快丹倩倩就穿好衣服,跟江無夢一起下樓了。

客廳。

江無夢開口說道:“接下來我親自指點倩倩練武,倩倩的體質很特殊,隻要她領悟能力足夠強,那麼她真氣的提升速度,不會比你弱多少。”

“確實。”江辰點頭,道:“她的身體似乎是一個永動機,會源源不斷的誕生寒氣,隻要將誕生的寒氣吸收,真氣就提升了。”

江無夢再次說道:“按照我的打算,接下來你七天吸收倩倩體內的寒氣一次,七天累積到的寒氣,你差不多一天能吸收煉化。”

“嗯。”

江辰點頭。

在武學方麵,他現在纔算是入門級彆。

而江無夢,從小就在江家長大,從小就接觸到了武學,跟江辰比起來,她就是武學大師。

江無夢想起了什麼,說道:“對了,之前爺爺說,你可以任由的進入江家藏書閣,裡麵收藏了很多江家強者遺留下來的武學秘籍,你現在雖然修煉出了真氣,可是空有一身力量,卻不知道如何運用,我覺得,你可以去挑選適合自己的武學。”

“過段時間再說吧。”江辰微微搖頭。

現在情況很特殊。

唐楚楚,許晴,伊婷婷三人還下落不明。

那個疑似他爺爺的人到底是什麼人還不清楚。

“我去找逍遙王問問情況。”

他站起身,跟丹倩倩和江無夢打了一聲招呼後就出門了。

去了車庫,開車前往軍區。

逍遙王正在開會,江辰到訪,他終止了會議。

軍區,逍遙王辦公室。

逍遙王走來,見江辰坐在沙發上,一臉思忖的樣子,問道:“來了?”

江辰反應過來,點了點頭:“嗯,這都這麼多天了,還冇查詢到訊息嗎?”

逍遙王坐了下來,拿出一支菸遞過去。

“我真的已經是儘力了,能動用的情報我都用了,可是卻冇查詢到帶走伊婷婷的車是怎麼消失在監控中的,也冇查詢到帶走她的是到底是什麼身份,至於唐楚楚和許晴,兩人都是下班後離開,然後就消失了,似乎是憑空蒸發了一般。”

江辰已經料到是這種結果了。

如果有結果,逍遙王早就打電話告訴他了。

可是他還是來了。

隻是因為他找不到人說話。

“逍遙兄,你瞭解古武者嗎?”

逍遙王微微一愣,旋即點了點頭:“知道。”

江辰揉著太陽穴,說道:“現在京都的局勢很嚴重,四大家族反目,其它勢力虎視眈眈,一旦徹底失控,那這將會影響到大夏目前的格局,你說,這如何才能避免?”

逍遙王搖頭:“這不是我擔心的,而且我也冇資格去操心,自有那些強者去博弈,但是無論結果怎麼樣,我相信勝利者,都會帶領國家走上繁華,不會把先輩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江山葬送。”

“我應該怎麼辦,我爺爺有可能還活著,而且他極有可能是一個心術不正的人,而十年前江家被火燒,這跟京都江家脫不了關係,如果有一天,我爺爺現身,要我滅了京都江家為家人報仇,我又應該如何抉擇?”

江辰一臉無奈。

這些問題,已經困擾他好幾天了。

他一直不敢去深想。

江辰的情況,逍遙王確實是知道一些。

而帶走伊婷婷的人疑似江天,他也知道。

他笑道:“江兄,你跟我說這些乾什麼?連你都不知道如何抉擇,我怎麼會知道,你也太高看我了。”

“那你說,我現在應該是站在國家,站在王的立場,還是站在江家的立場?”江辰再次詢問。

逍遙王再次搖頭。

這些問題,他真的無法回答。

“想這麼多乾什麼,走一步算一步,走,帶上霍東,咱們出去好好喝一次。”

逍遙王知道江辰現在很矛盾。

雖然他不知道京都四大古族的恩怨矛盾。

但,四大古圖的事,他早就聽聞過。

三十年前,江家內部矛盾,十年前江家被火燒,這些事最近他也聽聞。

隻是,他作為一個外人,無法給予江辰建議。

他了起來,看著發楞的江辰,叫道:“愣著乾什麼,走啊。”

江辰臉上帶著一抹苦澀,道:“走吧。”

兩人一起走出了辦公室。

逍遙王去換了便裝,帶上了霍東,開著一輛黑色轎車出了軍區。

江中,某大排檔。

三人點了一桌子菜。

霍東則去車的後備箱取了提前準備好的酒。

三人大口的吃肉,大口的喝酒。

江辰想醉一次,可是越喝越清醒,最後地上堆了很多酒瓶,逍遙王和霍東都喝趴下了,麵目赤紅,趴在桌上。

江辰則很清醒,修煉出真氣的他,對酒精已經有點免疫了。

他看了逍遙王和霍東一眼,也冇管兩人了,拿上一旁的外套,披在肩膀上,離開了大排檔,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看著匆匆而行的路人,他感覺到恍惚,迷茫。

這麼多年來,他從來就冇迷茫過。

可是,此刻他迷茫了。

他不知道何去何從。

這一刻,他有點想唐楚楚了。

有點想念入贅到唐家的日子,上街買買菜,煮煮飯,無拘無束,自由自在。

隻是,這一切已經是過去式了,再也回不去了。

接著,他又想到了許晴。

這個跑去南荒找他的女人,這個在他中了蠱毒,對他不離不棄,悉心照顧的人。

他還想到了伊婷婷。

這個被天子抓去,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可是卻冇吐露一個字,這個看似柔軟,卻堅強的少女。

三人的身影,在腦海中盤旋,不斷交融,最後好像一團亂麻,在他腦海中打結,怎麼也無法解開。

江辰手中拿著外套,隨意的搭在肩膀上,在人群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漫無目的的走著。

忽然,他心頭一震。

猛地轉身,盯著身後。

身後,不少路人。

江辰目光在這些人身上逐一的掃過。

就在剛纔,他感覺到了一股極強的殺意。

可是,現在卻追隨不到殺意的源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