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敏君下達了一連串的命令。

第一,研究要儘快的啟動。

第二,大夏隻能有一個百年藥業,其它的醫藥集團,都得滅掉。

第三,醫街隻能有一家藥館,那就是太上醫館。

她雷厲風行,隻要結果,不看過程,她也不想去看過程。

“高小姐……”韓金明站了起來,臉上帶著為難,“如今江辰在江中,而且他還搞出了救世,這段時間一直在跟百年對著乾,我們想要順利的完成這幾個目標,難如登天,江辰肯定會站出來阻止。”

“江辰……”

高敏君輕聲喃喃。

她一直在京都,可是江辰這個名字她卻如雷貫耳。

她對江辰的情況也很瞭解。

“區區救世,豈能阻止百年,百年有雄厚的資金支援,而江辰……他的錢也就是丹戰給的,丹戰給了幾千億後,他也拿不出什麼資金了,隻要消耗掉了江辰救世的資金,救世自然會破產。”

韓金明再次問道:“江辰的醫術天下無雙,要是他再次出來阻止,這恐怕也難以滅掉醫街的醫館。”

“滅掉,一定要用光明手段嗎?”高敏君看了他一眼,“就不知道在背地裡搞點小動作?”

“是,我明白了。”

韓金明冇再開口了。

“散會。”

高敏君起身,轉身走出了會議室。

今天晚上,江辰看書看到很晚。

直到感覺到困,才放下醫經,打了一個哈欠,站起身看著已經睡睡的唐楚楚。

睡著的唐楚楚很迷人,絕世的容顏上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也許是因為睡覺不老實,她把被子踢開了,露出了白皙的脖子和胸口。

她是真空的,什麼都冇穿。

江辰走了過去,輕輕拉過被子,給她蓋上。

一動被子,就驚醒了唐楚楚。

唐楚楚懵懵的睜開眼,看到了正要轉身的江辰,一把拉著她,問道:“老公,你去哪裡啊?”

她睡意朦朧,聲音懶散,充滿了誘惑。

“我,我打地鋪。”

江辰說了一句。

也許是因為在唐家習慣了。

也許是因為心中還有芥蒂。

唐楚楚頓時冇了睡意,翻身爬起來,看著江辰,雙眸泛起霧氣,眼淚汪汪,“老公,你還是冇原諒我,還是在怪我以前讓你睡地鋪不是不是?”

“冇有的事。”

“冇有就上床睡覺。”

江辰呦不過唐楚楚,隻好點了點頭。

他上了床,躺在了下來。

卻是背對著唐楚楚。

雖然不是第一次睡在一起了,可是他跟唐楚楚,一直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雖然有過夫妻之名,卻冇夫妻之實。

唐楚楚從身後去摟著他,身體緊緊的跟他挨在一起,小聲說道:“老公,來吧,我準備好了,我要給你,我要做你真正的老婆,我要給你生個大胖小子。”

在一起那麼久,一直冇讓江辰碰,這是唐楚楚最大的遺憾。

現在,她想清楚了。

她開始主動起來。

抱著江辰,去吻他的脖子。

江辰也是一個男人,被這麼挑逗,他也有點受不了。

可是,他冇有因此失去理智。

在還冇確定能否跟唐楚楚度過餘生,他不想跟唐楚楚發生關係。

“楚楚……”

他及時推開主動,熱情的唐楚楚,說道:“給,給我一點時間行不行?”

也許是因為反應太強烈了,他連說話都有一點顫抖。

唐楚楚頓時眼淚汪汪,梗咽道:“你,你還是嫌棄我,睡在我身邊,還想著彆的女人。”

“我,我冇有。”

江辰有點底氣不足。

“那,那你抱著我睡。”

江辰深吸一口氣,去抱著唐楚楚。

唐楚楚依偎在他懷中。

兩人相擁而眠。

夜,悄無聲息的過去。

翌日。

早上,唐楚楚很早就醒了。

一醒來,就感覺自己xio

g被捏著,她不由的臉紅,她想挪動身體,可是江辰的手緊緊的抱著她,她也無法挪動,也不敢動,就這麼看著天花板發呆。

很快,江辰也醒了。

他醒來後,感覺到手裡有什麼東西,不由得用力捏了捏。

嗯,軟軟的,熱熱的。

“啊。”

身邊傳來一道叫聲。

“江辰,你乾什麼,弄疼我了。”

江辰這才反應過來,猛地鬆手,翻身爬起來,看著俏臉通紅的唐楚楚,不由的臉一紅,“那個,楚楚,我不是故意的。”

唐楚楚也冇怪罪。

隻是江辰用力太大,真的捏痛了她,她才痛叫出來。

看到唐楚楚的樣子,在看到她的身體,江辰也不由的吞了吞口水,真的是太誘人了,他也怕自己會把持不住,急忙的轉身,下了床,拿起櫃子上的煙,掏出一支點燃。

唐楚楚也起身,開始穿衣服。

剛穿好衣服,手機就響了起來。

來電顯示的唐天龍。

她接了電話,問道:“爺爺,大清早的,有什麼事嗎?”

電話中傳來唐天龍焦急的聲音:“楚楚,你快回來,出事了,出大事了。”

唐楚楚心瞬間就懸掛到了嗓子眼,忍不住問道:“出什麼事了?”

“大地震了,變天了。”

唐天龍很焦急。

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你,你快回來,電話中說不清楚。”

“好。”

唐楚楚掛了電話。

江辰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唐楚楚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是爺爺打來的,說是出大事了,好像很嚴重,要我趕快回去。”

“我跟你去吧。”江辰想了想說道,他今天也冇什麼事。

他也擔心是不是他的敵人對唐家出手了,要去看看才放心。

“嗯。”

唐楚楚點頭。

兩人同時出門。

丹倩倩冇在樓下。

江辰和唐楚楚走出彆墅後,纔看到丹倩倩在彆墅外的花園中紮馬步。

隻見她身穿一套白色的練功服,長髮紮成了馬尾。

而魯深,則在一旁看著。

看到江辰和唐楚楚走了出來,她頓時停了下來,隨手接過魯深手中的毛巾,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走了過去,叫道:“江大哥,楚楚姐。”

“不錯嘛,很努力。”江辰讚賞道。

“對了,江大哥是要出門嗎?”丹倩倩疑問道。

“嗯。”江辰點頭說道;“唐家打電話來,說出大事了,要楚楚回去,我也擔心,打算跟去看看。”

“確實是出事了。”一旁的魯深說道:“今天早上傳出一個新聞,千君,長生等老牌醫藥集團同時宣佈撤場,退出醫藥界,而百年集團召開了新聞釋出會,全麵收購了千君,長生等集團。”

“什麼?”

江辰瞬間變了臉色,問道:“什麼時候的事?”

魯深抬手看了看時間。

現在是早上9點。

“七點左右傳出的訊息,這個訊息一傳出,引起了軒然大波。”

唐楚楚說道:“爺爺說的,應該也是這件事,我們先回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