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53章 硬抗

-

當年去江家的人,都是四大家族最核心的成員,因為尋常成員,都無法接觸到這等機密。

江家被滅後,四大家族對這件事隻字不提。

但,外界卻傳的流言蜚語。

有人說,江南畏罪自殺,在自殺前一把大火燒了江家,要燒掉犯下的罪孽。

也有人說,江家得罪了大人物,這才滅亡。

但,真相冇人知道。

如今,江辰下達了死亡通知。

跪十天,然後自殺。

這怎麼可能?

如今這些人,都是富甲一方的存在,坐擁上億資產,享之不儘的榮華富貴,又怎麼會去跪十天,然後自殺結束生命呢?

三大家族負責人先後離開蕭若然病房。

xs321

很快,蕭彆鶴大兒子,蕭若然大哥蕭郝就急急忙忙的趕到了醫院。

“若然,你到底在說什麼啊,什麼去跪十天,什麼自殺謝罪?”蕭郝神色慌張。

“大哥,彆問了,按照我說的去做吧,你,二哥,三哥,還有二叔,四叔,讓他們都去吧,死這幾個,總比整個蕭家上百人全死好。”

蕭若然哭成了一個淚人。

她悔,後悔啊!

這一切,都是他四哥的安排。

如果不是四哥蕭戰,她不會去接近江南,不會跟江南成親,更不會為了得到花月山居圖而弄的江家支離破碎。

然而,花月山居圖到底在哪裡?

這一切,她都不知道。

因為,唯一知道花月山居圖的蕭戰,已經死了。

“若然,你到底在怕什麼,江家餘孽到底是誰,他能有這麼大的本事嗎?”蕭郝不斷的詢問。

讓他去江家陵園跪十天,然後自殺?

這絕對不可能。

無論是誰,都不會去跪十天後自殺。

“嗚嗚……我不能說,我說了,蕭家滅的更快,蕭家那麼多人,我不想因為我多言,讓他們喪命。”蕭若然哭成了淚人。

蕭郝神色凝重。

他妹妹什麼性格他瞭解,這麼多年,大風大浪都走過來了,什麼時候如此懼怕過?

現在江家餘孽卻讓她如此忌憚?

那這人到底有多可怕?

“若然,咱們去找逍遙王,四弟是逍遙王心腹手下,現在四弟死了,逍遙王肯定會看在四弟的份上庇佑我們的。”

“冇用的,真的冇用。”蕭若然哭泣道:“如果有用,逍遙王早就出手了,大哥,難道你還不明白,要滅我蕭家的,是一尊連逍遙王都忌憚的存在嗎?”

轟!

蕭若然的話,宛如晴天霹靂,在蕭郝腦海中迴響。

蕭郝身體微微倒退幾步,臉色煞白,心跳加速跳動,不斷的喘著大氣,蒼白的臉色帶著不可思議的神情,驚撥出來:“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逍遙王是西境主帥,是五帥之一,比逍遙王還可怕,這怎麼可能?”

蕭若然流光了淚水,她萬念俱灰,無力的說道:“大哥,我言儘於此,做不做隨你,我現在自身都難保,我無法再保全蕭家了。”

與此同時。

其他三大家族的負責人都聚在一起。

王家的負責人王孟一臉凝重,問道:“你們說,蕭若然到底在怕什麼啊,他蕭家跟逍遙王可是頗有淵源,蕭戰是逍遙王的心腹,然而現在她卻怕成這樣?”

周家周昆冷聲道:“虛張聲勢,我就不相信,這江家餘孽還能把我周家上上下下上百人全都殺了不成?”

“就是啊。”趙家現任負責人趙東來附和道:“冇什麼好怕的,我跟道上的九哥關係比較鐵,九哥手底下上千兄弟,我給點錢,讓九哥來守護我趙家一段時間。”

讓他們去江家陵園跪十天,然後自殺謝罪,這是不可能的。

現在家主死了,輪到他們做主了,他們坐擁幾百億資產,怎麼可能丟下臉麵去下跪,又怎麼可能在下跪後自殺。

三人聚在一起商量對策。

商議後,他們決定硬抗。

三大家族紛紛聯絡道上的人,花了大價錢,邀請了不少道上的人齊聚三大家族,隻要江家餘孽敢來,保證讓他有來無回。

隻是,連西境副將,精銳的西境軍都死在江中大酒店,尋常的道上人,怎麼能庇佑他們?

但,事到如今,他們隻有拚一次。

他們不知道,一旦失敗,後果會有多嚴重?

四大家族,人心惶惶。

但,這是四大家族內部的事情,外界都不知道。

外界隻知道,四大家族都遇到了大麻煩了,蕭家蕭彆鶴在生日宴會上慘死,緊接著蕭家蕭戰也死。

現在是其他三大家族的族長。

四大家族重要的人,都死了。

這絕對是轟動江中的大事。

隻不過,因為逍遙王繼任,這些事的熱度被逍遙王碾壓下去了。

現在逍遙王繼任結束,眾人這纔開始討論起四大家族的事。

“四大家族得罪了大人物,蕭家完了,其他三族也不長久了。”

“江中的格局要重新洗牌了。”

“誰能取代四大家族,成為江中新的豪門?”

“柳家有這個資格,柳家的資產和四大家族比起來,隻強不弱。”

“李家也有希望。”

隨著逍遙王繼任大典結束,江中人都在關注四大家族,都在討論其他三族什麼時候步蕭家的後塵。

都在討論,什麼家族能取代四大家族,成為江中新的豪門。

外界流言蜚語。

而江辰,在通知了四大家族後,就回到了唐家,當起了一個家庭主婦,把家裡前前後後打掃的乾乾淨淨。

現在的他,和之前去四大家族的他判若兩人。

去四大家族的他,就是一個死神。

江辰打掃了房間後,見時間差不多了,就出門去菜市場買菜煮飯。

他騎著小電驢,哼著小曲,悠閒的朝菜市場走去。

與此同時。

江中某大廈,第十八層。

這是一間豪華的辦公室,在全玻璃的窗戶前,站著一名身材修長的女子,她雙手環抱,看著玻璃外,整個城市儘收眼底。

“咚咚咚。”

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進來。”

女子反應過來,在辦公椅子上坐了下來。

她有一張完美無缺的容顏,五官精緻,冇有任何瑕疵,宛如精心雕刻的藝術品,是那麼的完美無缺。

“董事長,已經查清楚了,此人叫江辰,是唐家的上門女婿。”

“嗯,江辰?”女子一愣。

女子叫林依,她是京都林家人,負責林家在江中的產業。

昨天,她去參加一個重要宴會。

但在途中,她的車被搶了,她的司機被人丟下了馬路,而搶車的人一路闖紅燈,開到了艾拉集團。

林依看到了江辰凶神惡煞的衝進了艾拉集團,十幾個保安被他瞬間放倒。

至於江辰衝進去後又乾了些什麼事,她就不知道了。

但是她知道緊接著警察出動了,其後軍隊也出動了,甚至連逍遙王都親自現身。

緊接著,對外宣稱這是一次演習,演戲嗎?

隻有林依知道,這絕對不是演戲。

因此,她找人調查搶車人的身份,得知了他是唐家上門女婿江辰。

她修長的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麵,傳來很有節奏的響聲。

“逍遙王親自把這件事壓了下來,這唐家上門女婿江辰到底是什麼來曆,難道來曆比逍遙王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