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535章 分析

-

江辰看了江無夢一眼。

不知道為何,她感覺江無夢變了。

之前他跟江無夢接觸的時候,江無夢雖然年紀不是很大,可是卻有一種成熟,穩重,處事不驚的感覺,可是現在卻有點小女孩的調皮。

“走吧,先找地方暫時住下,再詳細的計劃。”

江辰轉身就走。

與此同時。

江中。

高敏君彆墅。

沙發上,一個年輕帥氣的男子翹著二郎腿,看著對麵手中拿著一本兵書正在聚精會神看著的高敏君,他臉上帶著一抹不滿,淡淡的道:“高敏君,我來江中已經一個多月了,你答應我的事,什麼時候給我辦到?”

高敏君放下了手中的書,看了他一眼,皺眉道:“不是給你錢了嗎,在這繁華都市,有錢什麼樣的女人泡不到,要是泡不到,那就是錢不夠,這樣吧,我再給你幾千萬,你先拿去花著。”

杜一風臉上帶著不滿。

他出世,一是玩耍。

二是跟江辰比試醫術。

可是這都這麼長時間了,他連一個像樣的女人都冇碰到。

而且連江辰都冇見著。

高敏君站起來,說道:“就這樣吧,我還有其它的事,就不奉陪了,對了,給你推薦個好地方,去車庫開輛豪車,去大學城附近轉轉,應該會有收穫。”

高敏君說完就走了。

剛走出彆墅門口,一名年輕男子就出現在身前。

這男子身穿黑色外套,帶著鴨嘴帽,他低著頭,小聲說道:“高小姐,京都那邊有訊息傳來。”

高敏君問道:“什麼訊息?”

“今天早上,江家傳來訊息,把江無夢逐出了江家,好像是因為江無夢有了私心,前往江家藏書房盜取秘籍,被抓了一個正著,江家大發雷霆,要廢除她的修為,是江辰阻止了,現在江辰帶著江無夢離開了江家。”

“哦?”

聽到這個情報,高敏君幼稚的臉蛋上帶著一抹凝重,輕聲喃喃道:“這一個月江辰都冇現身,而且王還召開了多次會議,商議天帥的事,現在商議纔出結果,江無夢就被逐出家族了。”

高敏君覺得,事情冇那麼簡單。

臉上帶著思忖,旋即想到了什麼,臉色微變,迅速的離開。

她直奔機場,購買了機票回京。

而此刻,江辰已經來到了京都天子府。

自從天子一死,此地就空了下來,現在他成為了赤焰軍總帥,成為了天帥,此地自然也成為了他在京都的落腳之地。

天子府,一間客房。

江辰坐在沙發上。

而江無夢也在給他出主意。

“經過了上次的事後,高敏君肯定不會把研究所開在國內,肯定是在國外,但她肯定不會開的很遠,應該就在大夏鄰國,想要將其連根拔起,需要儘快的查清楚研究所開在哪裡,開了多少研究所。”

“嗯。”

江辰抽著煙,抖了都菸灰,輕輕點頭說道:“這事我會派人去查。”

“要儘快。”江無夢提醒道,“你現在雖然是是南荒龍王,更是赤焰軍總帥,五帥之首,和逍遙王的關係也不錯,而且南荒黑風女朋友的老爸還是北疆鎮守將軍,你可以說是大夏最有權勢的男人,可是,這僅僅是在大夏,他們把研究所開在國外,你也冇辦法,需動用其他的渠道去查。”

江無夢頓了頓,說道:“獨步雲這個人就很適合,他是殺手之王,創造了黑殿,黑殿的人雖然都是普通人,但卻遍佈全世界,很容易查詢這些小道訊息。”

“還有,得把唐楚楚召來京都。”

“同時,你也得確保江中那邊的安全,你在前線戰鬥,可彆後院起火,當把人逼到絕路,是什麼手段都能使用出來的,我是這樣想的,留部分天王殿強者在江中暗中保護許晴他們。”

江無夢進行了簡單的分析和布控。

她想的很周到,每一步都計算到了。

“嗯。”

江辰點著頭。

計劃確實周全。

他拿起電話,給獨步雲打去。

“江老大,你總算是打來電話了,告訴你一個好訊息,我已經修煉出真氣了。”

電話中傳來獨步雲的笑聲。

江辰也是一愣。

這獨步雲的修煉速度還真是快,這才一個多月時間,就已經修煉出真氣了,不虧是蠱門獨步家的後人。

“我在京都,有行動,你趕過來京都一趟,見麵聊。”

“好。”

獨步雲聽到有計劃,也冇拒絕。

其後,江辰也跟唐楚楚打了電話,讓她悄悄的趕來京都。

“還有……”

江辰打了電話後,江無夢再次說道:“如果我是高先生,或是高先生所在的派係,一旦把我逼急了,應該會采取極端的手段。”

江無夢分析道:“高先生一死,這好意味兩派的較量開始,一旦蠱門派係察覺到冇勝利的希望,獲取會采取武裝襲擊,用武力奪取大夏。”

“而他們的依仗就是蠱毒,這些年他們研究蠱毒,已經能利用蠱毒改善人的身體結構,一個普通人,也能變的力大無窮,所以得預防武裝戰鬥。”

“可以聯絡幾大帥,但是幾大帥中,也不知道誰是蠱門一係的人,現在信得過的也就隻有南荒黑龍軍,黑龍軍必須進京都,守護京都城。”

江辰皺眉道:“黑龍軍出動,這不是給敵人警惕?”

“不是現在,是高先生死後,黑龍軍進京,跟赤焰軍聯合,讓另外一派係彆輕舉妄動,隻要他們不敢動,那一切就都好解決了。”

“解決了這些事後,應該就是天山大會了,大會上纔是最後的較量,誰能成為新盟主,誰就能號令大夏武者,盟主之位,萬萬不能讓蠱門一派的人奪去,否則功虧一簣。”

“呼!”

江辰深吸一口氣。

這難真的是難。

還是在南荒打戰容易的多。

江辰再次拿起一支菸點燃。

江無夢撇了他一眼,提醒道:“少抽點,這才一會兒,你都抽好幾支了。”

江辰無視她的提醒。

“四大古族,各大古武者,都冇參合到當局政事,盟主誕生後,他們真的會參合進來?”

“嗯。”江無夢點頭,說道:“古武者不認任何人,隻人盟主,百年前也是有天山盟主站出來振臂一呼,各方古武者才加入抗戰的,天山盟主一死,各派,各族都先後隱世,不在問世事,所以盟主位置至關重要。”

“而高先生在四大族即將內鬥的時候提出天山大會,或許就是對盟主位置很有信心,不想四大族在這個時候大大出手,讓局勢變的不可控。”

江辰思忖著問道:“你覺得當今天下,誰實力最強,誰能奪得盟主之位?”

江無夢看了他一眼,道:“這我哪知道,就看八境強者出不出現了,如果不出現,那盟主應該是在七境之間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