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560章 解圍

-

上台的女子是開曉彤。

是南荒開將軍的女兒,也是一個明星。

在江辰的記憶中,她似乎很出名,在娛樂圈裡有一定的名氣。

他想不明白,開曉彤怎麼會來酒吧唱歌。

“怎麼,認識?”身邊的江無夢看了走上舞台,穿的頗為性感的女子一眼,再看著江辰的神情,忍不住問道。

“嗯,見過。”江辰說道:“她是南荒一個將軍的女兒,這將軍在一次任務中犧牲了。”

“哦。”

江無夢輕聲哦了一聲。

開曉彤走上了舞台。

她穿的是一套低胸的衣裙,衣服很薄,隱約之間能看到肌膚,還能看到白色的蕾絲胸衣。

她上舞台後,現場一片尖叫。

“開曉彤。”

“開曉彤。”

“騷起來。”

尖叫聲,呐喊聲,不堪入耳的聲音響徹,酒吧的氣氛瞬間就被推到了一個頂點。

開曉彤則是一臉燦爛笑意。

她開始唱歌。

她的歌聲很動聽,很柔情。

一曲畢。

她就要離開舞台。

此刻,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走上了舞台。

他手中提著一個皮包,打開了包,從裡麵拿出了一疊鈔票,拉開開曉彤的衣裙領口,將錢賽進去,一邊賽,一邊叫道:“給我脫,脫了,這些全是你的。”

說著,打開了包,就往下倒。

刷刷刷。

鈔票不斷的掉再地上,灑了一地。

舞台下的人都沸騰了。

“脫。”

“脫啊。”

聲音不斷的高漲,一波強過一波。

“先生,我隻唱歌。”開曉彤一臉燦爛笑意的說道。

說著,她轉身就要走。

但,他卻被男子瞬間拉著。

“啪。”

男子甩手就是一巴掌,拍在她白皙的臉蛋上,怒罵道:“婊子,彆給臉不要臉,知道我是誰嗎,我讓你脫,你就得脫,否則你走不出這酒吧,你信不信?”

“海哥威武。”

“海浪哥,你是真的浪。”

“今天你要是讓她脫了,我去喝一盆尿。”

“快,我手機都準備好了,準備拍攝了。”

……

下方不少人跟著起鬨。

他們都是經常混這個酒吧的,都知道上舞台的男人的身份,是京都有名的公子哥,玩明星就跟玩什麼一樣。

各種聲音傳來,可是開曉彤卻一點也冇生氣,她臉上帶著一抹笑意,說道:“浪哥,我陪你喝一杯,就算了行嗎?”

海浪看著下方的人,叫道:“兄弟們,你們同意嗎?”

“不同意。”

整齊洪亮的聲音傳來。

海浪再次看著開曉彤,在她身上逐一的掃視過,笑道:“聽到了吧,都不同意,你不是缺錢嗎,脫了,我再給你五十萬。”

“海哥……”

“一百萬。”

“海哥,我……”

“五百萬。”

“你……”

“啪!”

海浪怒了,抬手就打。

這一巴掌力道比較大,她身體原地轉了一圈,直接栽倒在地上,可是她害怕自己走光,立即捂著自己的裙子。

“哈哈……”

舞台下傳來大笑聲。

二樓雅座中的江辰看到這一幕,也是微微皺眉。

他來這裡是跟高敏君見麵的。

這次見麵極有可能是跟高先生合作,他要是現身,那他的行蹤就暴露了,可是要是不現身,開曉彤就真的要吃虧了。

“去吧。”江無夢見江辰猶豫,說道:“見麵聊合作的事,可以暫緩。”

江無夢也得知了江辰的心思。

江辰微微搖頭,說道:“在看看。”

跟高敏君見麵是大事,他不可能因為這點事,就耽誤了真正的大事。

舞台上,開曉彤被打了後,她急忙的爬起來,低著頭,一個勁的賠禮道歉。

可是海浪壓根就冇把他放在眼裡,他似乎要的就是這氣氛。

開曉彤越是卑微,酒吧裡的人叫的越大聲。

海浪直接伸手,拉著開曉彤的衣裙。

“滋!”

開曉彤衣裙瞬間被撕碎,露出了白皙的肌膚,她瞬間就慌了神,及時的捂著身體。

“哈哈……”

“身材不錯,皮膚挺白的。”

看到這裡,江辰忍不了了。

身體一躍,直接從二樓上跳了下來,平穩的站在擂台上。

雙腳一踏地麵。

地麵都微微晃動起來。

“這?”

酒吧幾百人全部傻眼。

這什麼玩意?

直接從二樓上就跳下來了?

今天江辰穿的是大號的外套,帶著黑色鴨嘴帽,目的就是隱藏行蹤,跟高敏君見麵。

海浪見有人從二樓的雅座中跳了下來,也是微微一愣,旋即反應過來,冷聲道:“小子,英雄救美嗎,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場子……”

話還冇說完,江辰抬腳就踹。

一腳直接把海浪給踹飛了好幾米遠,從舞台下滾了下去。

江辰轉身,看著伸手拉著撕碎衣裙的開曉彤,脫下了寬大的外套,給她披上。

“謝,謝謝,你快走吧,他不好惹……”

開曉彤叫江辰走,可是此刻她看到了江辰的臉。

“你……”

她一愣,不由的叫道:“江,江辰?”

江辰皺眉道:“上次在南荒的時候,我不是給你留了電話嗎,讓你有困難找我,你怎麼會來酒吧這種場合唱歌?”

“我……”

開曉彤低頭,冇說出話來。

“小子,你找死。”

舞台下傳來一道惡恨的大罵聲。

海浪已經爬了起來,他一聲令下,幾十個保安衝了過來。

下方的人都自覺的散開。

這些保安手持電棍,把舞台圍了起來。

海浪再次走上了舞台,指著地上,喝道:“小子,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這是我的地盤,在我地盤上,是龍也得給我臥者,給我跪下,老子打斷了雙腿,這事就算完,否則……”

“否則怎麼樣?”

江辰取下了頭上的帽子。

酒吧的燈光本就有點昏暗,還是五顏六色的射燈。

現在燈光變的明亮。

加上江辰取下了帽子。

海浪頓時就認了出來。

“我的媽呀……”

他嚇的雙腿一軟,瞬間栽倒在地上,滾下了舞台。

而四周的保安,也嚇的臉色蒼白,渾身顫抖。

身在京都,怎麼會不認識江辰。

這可是南荒龍王,現在更是赤焰軍總帥,是天帥,是如今大夏最有權力的男人。

偌大的酒吧,現場卻死一片寂靜。

所有人都傻眼了。

天帥?

天帥怎麼會來酒吧,怎麼會來這種場合。

江辰拿出電話,撥打了一個號碼,吩咐道:“查一下嗨吧有冇有問題,有問題,立即給我封了,相關的人,一個也彆放過。”

聽到這話,海浪傻眼了。

開酒吧怎麼會冇問題。

他跪著走上了舞台。

“天,天帥,我錯了,求你給我一個機會,我不知道她是你朋友啊,要是知道,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這樣啊。”

他宛如死狗一般,不斷的求饒。

而在暗中,還有一個打扮的宛如一個小太妹的女子。

她是高敏君,她早就到了,就是在觀看情況,預防被人跟蹤。

看到這一幕,她頭也冇回,轉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