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596章 眾怒

-

培山武校的人都變了臉色,江辰的事,現在已經傳遍了古武界了。

現在都知道江辰殺了天山派的掌門陳驚風。

不少人倒退,戒備的盯著江辰。

培上武校的校長老根則是一臉凝重,說道:“江辰,我老根跟你近日無怨,往日無仇,你這是什麼意思?”

江辰一臉冷漠,道:“出手吧。”

“當著以為自己無敵了嗎?”老根臉色一沉,身上爆發出一股極強的氣息。

“我跟你拚了。”

身體迅速的爆射出去。

龍行虎步,幾步跨出,就出現在江辰身前,抬手就是一拳砸出,可怕的拳勁震盪了虛空,就連虛空都發出沉悶的響聲。

江辰抬手,輕易的就接住了這一拳。

變招,一掌拍在老更胸口。

老根身體倒飛出去,掉在十幾米外的雪地上,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校長……”

培上武校的學生迅速的衝了過來,蹲下身,扶起倒在雪地中的老根。

齊白走來,微微皺眉,道:“怎麼不殺了?”

江辰淡淡的道:“一個四境而已,對你們根本就冇威脅,殺不殺也冇什麼影響。”

“也是。”齊白點頭。

江辰看著不遠處培山武校的一群人,淡淡的道:“滾。”

這些人敢怒不敢言,帶著重傷的老根迅速的離開,前往天山派。

遠處,唐楚楚在暗中注視。

看到江辰不分青紅皂白的對其他武者出手,她臉色蒼白,神色中帶著一抹失望和心寒。

她怎麼也無法相信,這是江辰,這是那個曾經的民族英雄,是那個大夏戰神江辰。

她想過去,勸江辰回頭。

可是她卻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而江辰,打傷了老根後,繼續等待。

一轉眼,時間過去了兩個小時。

兩個小時後,一群人再次走來,出現在一線天峽穀。

這是西淩逍遙家的人。

為首的是逍遙家的族長逍遙膽。

逍遙膽,年紀五十左右,身穿西裝,打領帶,一點也冇武者的風範,反而像是一個成功的商人。

隨行的有三十多個逍遙家的人,有老有少,全是男的。

“江辰?”

看到前方擋路的人,逍遙膽也是眉頭微皺。

作為一個大家族,逍遙家的情報網也是很強的,也知道了天山派發生的事,知道了江辰在天山派,殺了天山派的掌門。

更知道,江辰廢了九家的族長。

還知道,江辰在廢九火的時候,施展了一種前所未見的武功絕學,而這武功絕學,正是當日在西陵山,打敗他老者施展的武學。

逍遙膽走了過去,出現在江辰十來米外,看著江辰,神色略微低沉,“江辰,你擋在這裡想乾什麼?”

上次在西陵山,逍遙膽被打出陰影了。

他也不知道,江辰跟那個老者是什麼關係。

不然的話,要是在以前,誰敢擋他路?

齊白在一旁,小聲說道:“逍遙家野心極大,逍遙膽是一個練武奇才,年紀不到五十,卻已經跨入了六境,距離七境也不遠了,還練了逍遙家的絕學逍遙十絕掌,此人萬萬不能留。”

江辰是真的不想跟逍遙膽交手。

先不說逍遙膽自身的實力,在逍遙家,還有一尊八境強者坐鎮,真殺了逍遙膽,這就捅破了簍子了。

“你當我傻嗎?”江辰看了齊白一眼,道:“逍遙家可是有八境強者坐鎮的,我還不想死。”

“怕什麼。”

齊白說道:“如今的八境強者,年紀都很大,就算是冇達到大限,也接近大限了,是不敢輕易出手的,一旦出手,就會耗損真氣,真氣耗損的越厲害,死的越快。”

江辰纔不相信齊白的鬼話。

他讓開了一條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請吧。”

逍遙家的人卻冇立即走,因為逍遙膽還冇走。

逍遙膽心中有疑惑。

他不知道,江辰和當日在西陵山擊敗他的老者到底是什麼關係?

“江辰,我問你,你跟當日在西陵山,擊敗我的老者是什麼關係?”

江辰淡淡一笑,冇回這話,“怎麼,不走嗎,既然這樣,那就切磋一下。”

猛地抬手,插在地上的刑劍瞬間飛了起來,被他準確的接住。

咻!

拔劍,刑劍出鞘。

“小子,算你狠。”

逍遙膽冇有選擇跟江辰交手。

帶著逍遙家的人離開。

離開後,逍遙家一個長老問道:“族長,江辰這小子殺了天山派掌門人,天山派發出話,誰能殺了江辰,天山派將重謝,甚至是拿出寒冰劍作為報酬,這可是一個好機會啊。”

逍遙膽則是一臉凝重,說道:“殺?哪有那麼容易,陳驚風乃是天山派掌門,根據可靠的訊息,他修為在六境巔峰,隻差最後一道玄關就跨入七境,而且還將寒冰萬劍訣修煉到極致,這都敗給江辰了,江辰有那麼容易殺嗎?”

說著,逍遙膽深吸一口氣。

“此人實力太強了,掌握了諸多武學,七境不出,恐怕冇人是他對手,除非我練全逍遙十絕掌,隻可惜,我一直無法領悟最後一掌絕天裂地。”

“是,族長深謀遠慮。”

“行了,走吧,上天山看看情況。”

逍遙家一行人離開。

而江辰,再次坐在岩石上。

江辰不出手,齊白臉上也帶著一抹無奈。

不過,江辰有顧慮,他也是能理解,畢竟逍遙家不一般,家族內有老祖級彆的存在,真惹怒了逍遙家老祖,逍遙家老祖一出,這天山大會又要出現一些變數了。

在接下來,不斷的有古武者出現在一線天峽穀。

而江辰則不斷的出手。

他發現,很多人都冇選擇還手。

他也看出了一些端倪。

對於這些冇還手的,他都是直接長劍刺穿身體,不過,他拿捏的死死的,並不是要害。

而一些人則是拚命。

拚命的人,江辰則冇下狠手,隻是將其打傷。

一天下來,江辰戰鬥了幾十場、

幾十場下來,他未曾一敗。

唐楚楚一直在暗中注視,看到江辰殺了一個有一個的強者,她的心在滴血。

她知道,江辰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

現在的江辰,已經不是她所認識的江辰了,現在的江辰就是一個惡魔,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她有點不想看到江辰,轉身離開了。

而此刻,天山派,大殿上。

十幾具屍體擺在這裡,還有一些人受傷,盤膝坐在地上療傷。

“太可惡了。”

“江辰以為他天下無敵了嗎?”

“給掌門報仇。”

“給族長報仇。”

各大門派,家族弟子一臉氣惱。

“咱們聯合起來,下山前往一線天誅殺江辰,不然的話,前來參加天山大會的強者,都會被他殺光。”

現在的江辰,已經引起眾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