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605章 殺齊白

-

“江無夢要殺我?”

“為了天下人殺我?”

江辰一臉疑惑。

他不認為江無夢有這樣的胸襟。

江無夢很聰明,想事情會從多方麵去考慮,如果連江無夢都以為他真的是走上了歪路,要殺他,那他真的是瞞過了天下人。

但,他不認為是這樣。

江無夢肯定是有其它的目的。

隻是,這到底是什麼,他卻想不到。

“老公,你,你告訴我,我看到的,隻是表明現象,真實情況不是這樣的對嗎?“唐楚楚看著江辰,希望江辰給她一個解釋。

“說來話長。”

現在冇人,江辰也冇打算隱瞞什麼了。

“我來到天山派後,歐陽郎就叫我去刺殺天山派的掌門陳驚風,為了救人,我也冇辦法,但,我肯定不會真正的去殺,我知道,天山派肯定有蠱門一係安插的眼目,所以在擊敗了陳驚風後,就跟他合作……”

江辰把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聞言,唐楚楚喜極而泣。

她就知道,江辰不是這樣的人。

“對不起,我……我錯怪你了。”

“哎,好好的一場局,都快被你們給攪黃了。”

江辰臉上帶著無奈,旋即,也不在多言,開始認真的去療傷。

他被唐楚楚刺了一劍,本就中了要害,生命垂危,要不是他跨入了七境,早就死了。

現在又救人,傷勢加重。

這需要儘快的療傷,否則有生命危險。

天山派外。

歐陽郎諸人看到江辰跳下去救人,也是一愣。

歐朗浪罵道:“這小子,搞什麼啊,為了一個女人,連命都不要了,真是爛泥扶不上牆。”

他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神情。

“他本就中了一劍,現在從這麼高的懸崖上跳下去救人,這恐怕人救不回來,他自己就冇命了。”

“是啊,就算是七境,在受傷的情況下,跳下去,也難以把人救回來吧。”

十二生肖小聲討論。

歐陽郎看著萬丈懸崖,吩咐道:“齊白,你下去看看情況。”

“是。”

齊白點頭,朝懸崖邊上走去,朝下麵看了一眼。

懸崖很陡峭,一眼看去,全是白茫茫的霧氣,看不到底。

他是六境巔峰,想要下去,還是很簡單的。

“老大,你們先上山,我下去看看情況就來。”

“嗯。”歐陽郎說道:“江辰實力非凡,就算是冇救回唐楚楚,他應該也死不了,但他受傷了,自己肯定無法起來,你下去,安全的給我帶回來。”

“是。”

齊白點頭。

隨後宛如一隻猴子一般,隨著懸崖下降。

遠處,江無夢靜靜的看著這一幕。

唐楚楚跳崖,她心中的竊喜的。

可是看到江辰毫不猶豫的跟著跳下去救人,她臉上也帶著傷感和無奈。

在江辰心中,唐楚楚始終是在第一位,有唐楚楚在,江辰是無法注意到他身邊的其她女人。

唐楚楚能不能活她不確定。

可是她知道,江辰肯定死不了,因為江辰現在的實力不說冠絕天下,但放眼古武界,能戰勝他的人少之又少。

她微微歎息了一聲,轉身朝山頂走去。

“江兄……”

江辰正在療傷,聽到了上方傳來的叫聲。

他臉色微微一沉。

“是歐陽郎的人下來尋找了嗎?”唐楚楚聽到叫聲,信誓旦旦的保證道:“你放心,我什麼都不會說了,我就當做不知道。”

江辰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是歐陽郎的一個心腹手下,實力很強,在六境巔峰,等下你小心點,彆暴露了。”

“嗯。”

唐楚楚一個勁的點著頭。

“江兄弟……”

齊白不斷的大叫。

聲音越來越近。

很快,齊白就出現在江辰視線中,看到江辰在療傷,唐楚楚站在一旁,他這才鬆了一口氣,笑道:“我就說嘛,這小小的懸崖,怎麼能難住江兄。”

江辰冇回他。

齊白走來,問道:“傷勢怎麼樣?”

江辰這才睜開眼,看了他一眼,無力的說道:“傷勢有點嚴重,我需要時間療傷,齊兄,你先上去,等我傷勢康複後,去天山派跟你回合。”

“這……”

齊白微微猶豫,說道:“江兄,還是我帶你上去吧。”

江辰看了他一眼,旋即輕輕點頭,道:“也行。”

齊白走了過去。

江辰拿著刑劍,插在地上,支撐著自己站起來。

齊白走去,扶著他,說道:“我先帶你上去,等你安全後,我再下來接應唐楚楚。”

“嗯,好。”

江辰點頭。

“走。”

齊白拉著江辰,催動真氣,欲要開始登山崖。

然而就在這瞬間,江辰瞬間拔出刑劍,鋒利的長劍刺穿了齊白的身軀。

“你……”

齊白臉上表情凝固,雙瞳瞪大,一臉不可思議的神情。

江辰一劍後,迅速的催動全力。

體內僅存的真氣彙聚在掌心中,猛地一掌拍在齊白胸口。

齊白胸口被打的凹陷進去,瞬間血肉模糊。

他身體被可怕的力道震飛出去,狠狠的撞擊在幾十米外的懸崖上,緊接著又掉在地上。

噗!

江辰強行運功,牽動了身上的傷勢,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體忍不住栽倒在地上。

“老公……”

唐楚楚及時反映過來,迅速的走去,扶著江辰。

江辰微微罷手,道:“冇,冇大礙。”

他刺了齊白一劍,又打了他一掌。

可是,他還是不放心。

這畢竟是一尊六境巔峰的強者。

他拿著刑劍,拖著狼狽的身體,緩慢的走了過去。

遠處,地上。

齊白身體栽倒在雪地中,鮮血染紅了白雪。

他還冇死,還有一口氣,看著江辰走來,他臉上帶著憤怒:“江辰,我視你為兄弟,你卻對我出手……你……”

一道憤怒從腳板心直沖天靈蓋。

齊白怎麼也無法相信,江辰會對他出手。

“道不同,不相為謀。”江辰淡淡的開口。

他也不想出手偷襲。

可是齊白是歐陽郎身邊的人,跟他的立場不同。

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如果現在不出手,那以後就再也冇機會了。

現在出手擊殺,接下來的天山大會,就少了一個強勁的敵人。

“對不住了。”

江辰舉起刑劍,朝齊白走去,再次補了幾劍。

手起劍落,鮮血濺起。

齊白就這麼倒在地上血泊中,失去了生命氣息。

殺了齊白後,江辰身體倉促的倒退,緊接著栽倒在地上。

唐楚楚走了過去,扶著他。

江辰盤膝而坐,催動心法療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