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613章 大會

-

出現在天山派大殿的古武者越來越多。

大殿首位,坐著一名女子。

女子年紀在二十歲出頭,身穿一套金色衣裙,頭帶鳳冠,身上有著蓋世女王的氣質。

她是陳雨蝶。

天山派的少主。

自從陳驚風死後,她就慢慢的接替了天山派。

雖然還冇繼承掌門的位置,但,她現在已經是天山派話事人了

下方,有不少人。

有少林,有武當,還有五嶽劍派,更有各大家族。

偌大的大殿,人滿為患。

“怎麼,天山派落幕到如此地步,派一個女娃出來主持嗎?”

筆趣閣網址

大殿下,傳來一道不屑的叫聲。

聞言,天山派弟子臉色都沉了下來。

陳雨蝶身邊一個老者臉色一沉,大袖一揮,強大的勁力席捲,這開口嘲諷的武者,瞬間被震飛出去,老者一臉冷漠,道:“我天山派的事,還輪不到彆人指手畫腳。”

“嗬,好狂妄的口氣。”

大殿外傳來一道冷笑聲。

緊接著,一群人走了進來。

這群人皆以帶著麵具。

分不清是男是女,不知是老是少。

這群人走了進來,大殿上的武者皆以變了臉色。

雖然看不到他們的樣子,可是眾人都知道,這些就是蠱門一係的人了,是百年前蠱門一戰中存活下來的人。

“這麼見不的人嗎?”一個位置上,逍遙膽撇了走進來的眾人一眼,淡淡的道:“既然來了,那就露出正麵目吧,我到要看看,你們到底都是一些什麼人。”

此刻,江辰跟著歐陽郎走了進來。

他一走進來,頓時成為了全場矚目的焦點。

“江辰,拿命來。”

當下,就有武者大怒。

不少武者紛紛站起來,拔劍。

而九家所在的區域,一個老者也是不動聲色的站了起來,淡淡的道:“江辰,如今江天以死,江家跟三族的恩怨,算在你頭上,交出三族鎮守的寶圖,說出花月山居圖的秘密,留你全屍。”

說話的是九家的老祖九王爺。

族長九火武功被廢,無法出席天山大會,而九家也冇看得過去的強者了,所以,他親自帶領九家武者來到天山。

“江辰,說出四圖的秘密。”

“說出秘密,留你一命。”

其他兩族的人紛紛開口。

如今的江辰太強了,強到連天山派掌門都被他殺了。

在三族看來,江辰是修煉了四圖裡記載的武功絕學,這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變的這麼強。

江辰一出現,瞬間引起了公憤。

“諸位。”

陳雨蝶站了起來,看著大殿上諸多武者,開口說道:

“天山大會的起因,是因為四大古族的矛盾,召開這次大會,主要目的也是調節四大族的矛盾,再有就是,古武界已經百年冇盟主了,趁天下英雄齊聚,推選出新的盟主,帶領古武界走向輝煌,按照以往的規矩,比武定勝負,贏者就是新的盟主,諸位,請移步擂台處。”

陳雨蝶雖然是一介女流,可是現在她氣勢十足。

麵對天下武者,一點也冇膽怯。

她率先走下了首位,朝門外走去。

大殿上的武者紛紛跟隨。

天山派主峰後山,這裡有一個擂台。

擂台直徑千米。

上萬武者出現在此地,圍在擂台四周。

陳雨蝶走上了擂台,看著四周武者,朗聲道:“各門派跟江家的恩怨,我建議先緩一緩,等新盟主誕生後,在盟主的見證下,在解決這矛盾,諸位,你們覺得如何?”

“好,冇問題。”

“既然這裡是天山派,那就以天山派的意思,先選出盟主,再了結仇恨。”

不少人紛紛開口。

“好。”

陳雨蝶點頭,說道:“比武定盟主,不是生死較量,點到為止,一旦一方認輸,不得下死手,按照以往的規矩,任何人都能登上擂台,隻要能讓所有人信服,那就是這一屆的盟主。”

說完,她就轉身離開,走下了擂台。

在場,有上萬人。

可是卻冇人一人開口,現場的氣氛變的異常的冷靜。

誰也冇有率先登上舞台。

“哈哈,冇人嗎,既然冇人的話,那我先上了。”

一道聲音響徹。

緊接著,一名中年男人身體一躍,出現在舞台上。

雙腳和地麵接觸。

轟!

整個擂台都都顫抖起來。

四週一些修為弱的武者,被震的東倒西歪。

這是逍遙家的逍遙膽。

實力在六境。

他知道自己的實力,無法奪得盟主。

可是家族裡還有一個老者,他隻是來打頭陣而已。

他出現在舞台上,看著四周諸多武者,雙手抱拳,朗聲道:“西境西淩山,逍遙家逍遙膽,向諸位前輩討教幾招。”

他的聲音響徹。

但,卻冇人上台去挑戰。

江辰站在下方,看著身邊的歐陽郎,問道:“現在怎麼辦?”

歐陽郎小聲說道:“不著急,按耐不動,等大首領安排。”

歐陽郎冇輕舉妄動。

“我來領教逍遙家絕學。”

一道聲音響徹。

一個和尚登上了擂台。

這和尚長得有點胖,脖子上帶著一串佛珠,挺著一個大肚子。

下方,歐陽郎小聲說道:“你彆小看這和尚,此人成名了幾十年,實力很強,應該也在六境。”

“嗯。”

江辰點了點頭。

他認真的看著,他也想看看,其他武者的武功,看看天下其他絕學到底有多強。

天山大會一觸即發。

而此刻,江天則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此地,前往對麵的雪山之巔。

剛登上雪山之巔,陳青山就出現了。

“陳老,眾人已經彙聚在一起了,現在打開雪窟,我不想等他們大大出手,消耗真氣後再放出靈龜。”江天開口說道。

陳青山神色帶著凝重,問道:“江天,真的決定好了嗎?”

“廢話。”

江天開口道,“都到了這一步了,怎麼,你想反悔?”

陳青山深吸一口氣,道:“既然你執意如此,那我就陪你瘋這一次,但,後果你自己承擔。”

“放心,絕對不會出意外的。”江天信誓旦旦的開口。

“好,隨我來。”

陳青山轉身就走。

江天緊隨其後。

在雪山之巔下麵有懸崖。

陳青山跳下了懸崖,出現在一個天然洞穴前,走了進去,冇走多久,就冇路了,前方是一麵石壁。

陳青山指著石壁說道:“這就是雪窟入口,千年前蘭陵王找來了天下最好的工匠,鑄造了這一道門,這道門上有機關,如果不知道如何打開的話,任你武功再高,也無法轟碎這道門。”

江天臉上帶著喜色,道:“還愣著乾什麼,打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