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624章 魔劍

-

“爺爺,這是什麼?“

江天環顧四周,想看看有冇有路離開,聽到唐楚楚的聲音,他轉身看去,問道:“什麼?”

唐楚楚指著地上一把黑色的劍。

這裡是地下深處,冇光亮,四週一片漆黑。

但,唐楚楚也是三境,視力也不錯,縱使是四周漆黑,她依舊能看見。

而這漆黑,對於江天來說,更算不了什麼了。

“這啊……”

江天解釋道:“這是真邪劍,乃是千年前蘭陵王手下一個超級強者的佩劍,千年前,蘭陵王帶領諸多強者來擊殺靈龜,卻失敗了,而真邪劍的主人,刺傷了靈龜,沾染上了靈龜的血,因此走火入魔,失去了理智,蘭陵王出手,斬斷了真邪王的手臂,把這劍帶走了。”

“這是一把魔劍。”

“是一把邪惡之劍。”

“連我都無法掌控。”

江天簡單的介紹。

“邪惡之劍嗎?”唐楚楚疑惑喃喃,走了過去,彎腰撿起地上的真邪劍。

“乾什麼,快放下。”江天及時大叫、

可是,唐楚楚已經撿了起來。

拿著真邪劍的瞬間,她感覺到親切,似乎這把劍就是她身體的一部分。

她謔謔謔的揮動了幾下。

劍中綻放出淩厲的劍光。

“好劍。”

她忍不住驚撥出來。

“你?”

江天死死的盯著唐楚楚,問道:“冇感應到有什麼不適嗎,心中有冇有想殺人的**?”

“啊,冇有啊?”

唐楚楚一臉疑惑,問道:“為什麼會有想要殺人的**呢?”

江天解釋道:“靈龜的血很邪惡,這把劍沾染上了靈龜的血,能影響人的心神,讓人有殺人的**,甚至是被劍控製,難道你冇有?”

“冇啊。”唐楚楚搖頭。

江天疑惑了。

為何會這樣?

他是八境,陳青山也是八境,可是都無法掌控這把劍,現在唐楚楚卻能。

難道,是因為她也沾染上了靈龜的血?

想到這些,他深吸一口氣,提醒道:“楚楚,這把劍真的很邪惡,而靈龜的血也很詭異,現在我還冇研究清楚這血能對人造成什麼影響,你還是小心一點。”

唐楚楚說道:“爺爺,我現在除了感覺體內不舒服,有點熱熱的外,就冇其它感覺了。”

“嗯,這最好。”江天點頭道:“我們先想辦法離開,出去後再說。”

唐楚楚問道:“爺爺,這裡是地下深處,出口都被堵死了,我們還能離開嗎?”

唐楚楚臉上也帶著擔憂。

“能,肯定能。”

江天很有信心。

地下深處而已,這有什麼難的。

要不是擔心傷到唐楚楚,他能直接把這山給掀翻。

八境搬天,僅僅氣勢就能攬動風雲,他要是全力出手,要掀翻這座山不是難事。

他之前都冇這麼出力,他真氣冇怎麼消耗。

有了江天這話,唐楚楚就放心了。

江天轉身,隨著前方通道前進。

這雪窟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有人特地修建的,道路四通八達,江天也冇來過,也不知道此地有冇有出口。

唐楚楚拿著真邪劍跟在身後。

“爺爺,這靈龜是怎麼回事,四圖中的秘密,真的就是靈龜的秘密,靈龜的血,真的能讓人長生嗎?”

唐楚楚疑問道。

聞言,江天停了下來,說道:“是的,四圖的秘密就是記載了靈龜的秘密,至於能不能長生,我也不知道,這是蘭陵王留下的資訊,有一點可以肯定,靈龜的內丹,能讓人功力大漲。”

“那,爺爺,其它三族的圖是你盜的,挑起四族矛盾的也是你,之前高義說,你幫蠱門大首領慕容衝做事,這些都是真的嗎,你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唐楚楚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這不僅僅是她的疑問,也是江辰的疑問。

隻是,江天一直冇現身,江辰也找不到機會詢問。

唐楚楚迫切的想知道,江天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是好人,還是壞人?

“楚楚啊……”江天歎息一聲,說道:“你要記住,這個世界,冇有絕對的好和壞,好壞的定義,隻不過是站在不同的立場,什麼是好,什麼是壞?”

江天的話,把唐楚楚問住了。

她思索了一會兒,說道:“遵紀守法就是好,欺善怕惡,濫殺無辜就是壞。”

“嗬,天真。”江天淡笑,“法,是強者定製的。”

江天說完,就冇多言了。

轉身就走。

唐楚楚納悶的摸了摸鼻子,隨後也跟在身後。

雪窟四通八達,一直朝四麵八方延伸。

兩人在地下深處走了很長一段時間。

“爺爺,這地下石窟好大啊。”

“嗯。”

走在前麵的江天點頭,說道:“此地叫雪窟,在蘭陵王留下的資訊中記載,此地存在了很多年,在千年前,此地被稱之為武林禁地,傳言,此地隻能進,不能出,一旦進入,就冇命活著離開。”

唐楚楚疑問道:“這是為什麼呢?”

江天攤手道:“這我哪知道啊。”

“咿。”

唐楚楚忽然發出驚呼聲,指著前方牆角的角落,道:“爺爺,有白骨。”

江天看去。

發現在前方不遠處的牆角有一堆白骨。

他走了過去。

白骨早就已經風化,不知道死了多少年。

江天皺眉,喃喃道:“此地怎麼會有白骨,這是誰?”

唐楚楚好像是一個好奇的寶寶,看看這裡,瞧瞧這裡。

忽然,她發現,牆壁上記載了一些文字。

“爺爺,石壁上有字。”

江天也看去。

這些字很古老,是千年前的文字,除了字意外,還有一些圖形。

“是武功秘籍。”

江天忍不住深吸一口氣,道:“真冇想到,在此地,還有人留下秘籍,應該是地上的白骨主人在生前留下的。”

唐楚楚也盯著看了一會兒,可是卻看不懂。

“爺爺,這記載的都是一些什麼啊?”

江天仔細的看著。

隨後,按照牆壁上記載的心法開始運功。

不稍片刻,他就感覺到有走火入魔的跡象,頓時停了下來,驚呼道:“好詭異,好高深的心法。”

唐楚楚問道:“爺爺,怎麼了?”

江天解釋道:“牆壁上記載的心法很詭異,很高深,我無法去練,而這些圖形,應該是一套劍術。”

說著,他繼續看。

很快,他就看完了。

“是,是真邪王留下的。”

“爺爺,就是前蘭陵王旗下的高手,也就是我手中這把劍的主人嗎?”

江天點頭:“嗯,真邪王留下資訊,他醒來後,出口已經被封了,他無法離開,他在此地苟延殘喘,此地冇吃的,可是他是超級強者,能用真氣維持體內生機,他在此地,活了八十年。”

“八十年來,他都處於半瘋半魔狀態,在這種狀態下,他自創了一套魔劍,也就是牆壁上記載的劍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