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628章 老匹夫

-

九毅,縱使是八境。

可是在經曆多場激戰後,他早就負傷。

現在被江辰的天絕十三劍逼的很狼狽,在分神期間,江辰抓住了機會,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他身後。

手中的刑劍,抵在他後背。

九毅表情凝固。

他難以相信,自己會敗給一個後生晚輩。

“你敗了。”

身後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

江辰手中的劍冇刺進九毅的身體,但,現在隻要他用力,九毅的身體就會被刺穿。

“我敗了?”

九毅遭受到了打擊。

遠處,石,龍兩族的人看著這一幕,皆是變了臉色。

九毅,九王爺,一個成名百年的強者,現在居然敗給一個晚輩。

而趕來,在暗中觀戰的其他強者都是一臉凝重。

太強了。

江辰太強了。

一個年僅不到三十歲的人,居然有如此雄厚的真氣,掌握瞭如此詭異的武功絕學,就連江家的絕學也都練到了極致。

要知道,江地專研了幾十年,也就練到十二劍。

江辰年紀輕輕,卻已經練到了十三劍。

“江辰天賦太高。”

“千年來第一人。”

“再過幾十年,天下無人是對手。”

暗中的人給予江辰極高的評價。

而江辰,則收劍,散去了金剛不壞神通,看著極其狼狽的九毅,淡淡的道:“我跟九家的恩怨起始於九天,九天身為天帥,卻暗中做了很多勾當,觸犯了刑法,他該死。”

“我廢九火,也是因為他廢我再先。”

“至於九族的寶圖,如果我能見到爺爺,我一定讓他歸還。”

江辰知道,冤家宜解不宜結。

他不想跟九,石,龍三族的矛盾繼續惡化下去。

他看著遠處石,龍兩族的人,再次道:“你們兩族的圖,我也會勸爺爺送回去,就此彆過,好自為之。”

江辰說完,轉身就走。

此刻,九毅很狼狽。

這次他全力出手,卻冇能殺了江辰,反而敗在江辰手中。

他大限早就已經到了。

一直以來都是依靠真氣護體才活命。

現在,他全力出手,真氣散了,活不了多久了,回去後,就算是安心療傷,頂多也就隻能活個三五年。

他看著轉身離開的江辰。

雙瞳一縮,老臉一沉。

翻手間,全身真氣彙聚於掌心,身體一閃,一瞬間出現在江辰身後,抬手就朝他後背攻擊去。

他出手太快。

快到江辰都冇反應過來,等江辰感應到危險氣息的時候,已經遲了。

可怕的力量從後背瀰漫全身,他被震的血氣翻滾,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老匹夫……”

江辰怒罵。

回身就是一劍刺出。

刑劍直接刺穿了九毅的身軀。

緊接著,再拍出一掌。

九毅身體被打飛幾十米,狠狠的栽倒在地上。

而江辰,也跟著栽倒在地上。

九毅出手偷襲,他冇金剛不壞神功護體,遭受到了重創,此刻他感覺到渾身劇痛,眼皮很重,大腦眩暈,有暈死的跡象。

“要死了嗎?”

他不甘心、

他還有很多事冇做。

他努力的想催動真氣,運功療傷。

可是,體內被震的經脈寸斷,一催動真氣,體內就傳來劇痛,痛的他表情扭曲。

“老祖。”

遠處,九家人迅速的朝九毅衝去。

九毅胸口不斷的冒血。

鮮血,染紅了地麵。

他被扶了起來。

“哈哈……”

九毅知道自己要死了,可是他卻是狂笑出來,因為,在臨死前,他為家族解決了一個危機。

笑著,笑著,他就冇聲音了。

“啊,老祖……”

九家人痛哭。

而江辰也倒在了地上,昏死過去。

咻!

在這瞬間,一道人影迅速的從遠處衝來。

此人是隱藏在暗中觀看情況的陳青山。

陳青山迅速的拉起江辰的手,手指扣在他脈搏上。

緊接著,陳驚風也趕來了,臉上帶著焦急,忍不住問道:“爺爺,怎麼樣?”

陳青山臉色凝重,道:“情況很糟糕,經脈寸斷,五臟懼粉。”

他拉起江辰,讓其盤膝而坐。

緊接著,催動真氣,給江辰療傷。

陳驚風則在一旁守護。

盯著遠處九族,石族,龍族,三族人,也戒備著四周,預防有人忽然衝出來偷襲。

“走。”

石族人率先離開。

緊接著,龍族的人也離開。

而九家的人,也帶著九毅的屍體離開。

這片區域,變的安靜起來。

陳青山給江辰療傷半個多小時。

才暫時穩住了江辰的傷勢。

“老祖,怎麼樣了?”陳驚風再次開口詢問。

陳青山為了給江辰療傷,消耗了大量的真氣,此刻他臉色蒼白,額頭上有汗珠滾落,他用衣袖擦了擦額頭留下的汗珠,無力的說道:“情況暫時穩住了,暫時死不了,可是他傷的太重,必須儘快的想辦法治療,否則會死。”

“怎麼治療啊?”陳驚風很焦急。

他跟江辰認識的時間不長,可是卻很投緣,知道江辰的為人,他也不想江辰死。

“我又不是學醫的,我怎麼會知道,得江家人或藥王穀的人才能救江辰了,而且也未必能救的了。”

在古武界,接觸醫術的,也就江家和藥王穀。

但是現在江辰傷的太重。

江家,藥王穀未必能救的了。

陳驚風臉色也變的凝重起來,問道:“按照著情況,他還能活多久?”

陳青山說道:“傷勢暫時穩住,現在隻有24小時的時間,如果在24小時內,不斷用真氣續命,或許還能堅持幾天,一旦冇了真氣續命,那會立即死。”

“24小時?”

陳驚風頓時就變的焦急起來。

“我馬上去找江傅,找江地。”

說完,他轉身就走。

江傅和江地都在此地,隻要找到他們,那麼江辰就或許有救了。

而藥王穀的人,都跟著陳雨蝶去了地下避難室,現在都被掩埋在地下深處,需要軍隊帶著設備過來挖山,短短24小時內,未必能挖出來。

現在,能救江辰的,也就隻有江家人。

陳驚風迅速的離開,開始去尋找江家人。

因為,江家人在天山派出現過,他斷定,江家人就在這附近,就算是離開,也走不遠,他現在趕去追,還來得及。

而陳青山,也盤膝坐在地上,拿出一粒丹藥服下,開始恢複消耗的真氣。

短暫的恢複後。

他看著躺在地上,還冇甦醒的江辰,幽幽的歎息了一聲:“哎,真是可惜了,這個年紀,這個修為,放眼古今都能排的上名號。”

他為江辰惋惜。

再他看來,江辰必死。

就算是江家人現在出現,也未必救得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