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龍王醫婿 >   第629章 追殺

-

在之前擊殺靈龜的戰鬥中,陳青山冇這麼出力,靈龜死後,他也憑著強大的實力,搶奪到了一顆內丹。

但,現在為江辰療傷,消耗掉了他很多真氣。

此刻,他也有點虛弱。

縱使是吃了丹藥,真氣恢複了一些。

但是真氣耗損的太多,短時間內是無法恢複到巔峰。

他靜靜的守著。

“仄仄,陳青山。”

就在陳青山盤膝而坐,等陳驚風去找江家人的時候,一道怪笑聲傳來。

他聞聲看去。

遠處走來了一群人。

約莫有二十多個。

為首的是歐陽郎。

身後是一些身穿黑袍,帶著麵具的人。

這些人都是蠱門一係的高手,本是慕容衝的手下,卻早就被歐陽郎暗中收買。

陳青山看著出現的歐陽郎,神色中帶著一抹凝重,現在他真氣耗損的太厲害,僅僅隻恢複了一成,跟歐陽郎,蠱門一係的人對上,他根本就冇勝算。

歐陽郎帶著二十多人走了過來。

歐陽郎看了地上的江辰一眼,老臉上帶著惋惜,“多麼優秀的一個人,我本對你很器重,想跟你合作乾大事,你卻……”

歐朗郎微微搖頭。

從江地,藥王穀等人的複活,他就知道江辰在玩他。

齊白也是遭受到他的毒手。

“既然不能為我所用,那就……”

歐朗浪神色一沉,抬手,掌心內幻化出強大的真氣。

“歐陽郎,你想乾什麼?”陳青山頓時製止,叫道:“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江辰,他爺爺是江天,江家還有一個八境的江傅,江傅也得到了一顆靈龜內丹,你殺了他,江家得跟你拚命。”

“哦,是嗎?”歐朗浪淡淡一笑,道:“拚命,我好怕哦,你以為我是被嚇大的?什麼江天,什麼江地,什麼江傅,回頭我一個個收拾。”

“歐陽郎,我提醒你,彆輕舉妄動,你是做大事的人,你應該知道江辰對於江家的重要性,彆的不說,就說江天,江天得到了四大古族的寶圖,解開了四圖的秘密,這秘密不僅僅記載了靈龜的秘密,還有蘭陵王留下的武功秘籍,江天要是知道你殺了江辰,回頭肯定滅了蠱門。”

“把你也殺了,這不就是冇人知道是誰殺了江辰嗎,很多人都看到了是九毅偷襲江辰,殺死江辰的。”

歐陽郎當然知道江天的恐怖。

此人太恐怖,佈局了幾十年,就是為了把天下武者都吸引到此地,擊殺靈龜。

而現在江天卻消失了。

但是,在擊殺靈龜後,他得到了什麼好處,誰也不知道。

而江辰,那就更恐怖了。

年紀輕輕就有如此造詣。

這樣一個可怕的人,還是他對手,現在不殺,更待何時?

陳青山神色凝重。

四周都是蠱門的強者,這些人之前一直冇出手,實力都在巔峰,隨便一個都夠他吃一壺,更何況二十多人,再加上一個八境的歐陽郎。

他想要保全江辰,難如登天。

“殺。”

歐陽郎臉色一沉,咆哮出來。

四周的二十多人,瞬間拔劍。

在這瞬間,陳青山身體一閃,迅速的抱著地上的江辰,身體化為一道殘影,衝了出去,迅速的消失在這片區域。

他是八境,縱使真氣耗損的厲害,但想要離開,這些人未必能追的上他。

歐朗郎冷聲道:“給我追,格殺勿論。”

“是。”

二十多個黑袍人迅速的追去。

而歐陽郎,則從口袋中拿出了一顆血紅色的內丹。

這是靈龜的內丹。

他憑著強大的實力,加上諸多手下相助,也搶奪到了一顆,現在他實力耗損不厲害,他也想繼續搶奪其他人手中的內丹。

隻是,他不知道,還有什麼人得到了內丹。

“真是好東西啊,服下後,我功力肯定大漲,跨入九境,不再是難事。”他臉上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隨後,迅速的離開,去尋找其他人,欲要奪取內丹。

而陳青山和江辰,他則冇去管。

因為他的二十多個手下,都是蠱門的核心強者,最低的都是六境巔峰,其中七境不少,這些人去追殺真氣耗損的陳青山,陳青山插翅難逃。

而陳驚風離去後,就迅速的去尋找江傅和江地。

此刻,他們兩人已經走出了天山派的範圍了。

一條馬路旁,車前。

江傅把江地放下。

“爺爺,我堅持不下去了。”江地臉色蒼白,無力的開口。

他是跨入了七境,可是也才七境中期,在跟靈龜戰鬥的時候,遭受到了重創,接著被其它三族圍攻,更是傷上加傷。

江傅拉起江地的手,扣在他脈搏上,給他檢查傷勢。

旋即,皺著眉頭,“傷勢確實很重,傷到了心脈。”

他抬手,掌心內幻化出強大的真氣,貼在江地胸口,利用真氣去給他療傷。

江地頓時說道:“爺爺,彆浪費真氣了,保留真氣,迅速的離開,江天為江家帶來了天大的災難,江家不能冇了強者坐鎮。”

江地不想江傅為了救他,浪費太多的真氣。

要是被敵人尋找上門,那兩人誰也活不了。

江傅卻不動聲色的拿出了一粒丹藥,塞到江地口中。

隨後也盤膝坐在地上,開始療傷。

“江天這小子,心機真的可怕。”

江傅臉上也帶著無奈。

如果江天把心思都用在正事上,現在修為肯定更上一層樓。

可是江天為了靈龜,卻煞費苦心。

“江傅前輩……”

遠處,傳來一道叫聲。

江傅聞聲看去。

隻見天山派的掌門陳驚風迅速的衝來,幾個呼吸,就出現在他身前。

“怎麼,有事?”

江傅戒備的盯著陳青風。

現在古武界各自為營,誰也不能相信,他也不知道,陳驚風追來,是不是為了搶奪他手中的內丹。

陳驚風雙手抱拳,道:“江傅前輩,江辰跟九毅戰鬥,施展出了天絕十三劍,擊敗了九毅,可是他心軟了,放了九毅一馬,但是九毅卻出手偷襲,現在他生命垂危,需要江傅前輩出手相救。”

“什麼?”

江傅猛地站了起來,怒罵道:“九毅這老匹夫,真不要臉,我這就去滅了他。”

江傅極其看好江辰,江辰是江家未來。

得知江辰負傷,他頓時了怒了。

陳驚風及時說道:“九毅已經被江辰殺了,可是現在江辰昏死過去,隨時都會死。”

聞言,江傅看了坐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江地一眼。

“爺爺,你去吧。”江地無力的說道:“我暫時還死不了。”

“馬上安排京都的江家人,速來接你回去療傷,我去看看江辰,江辰可是江家的未來,他可不能死。”

江傅說著,來到江地身前,悄悄的把內丹塞到他口袋中,說道:“內丹先帶回去。”

“嗯。”

江地點頭。

隨後站了起來,上了馬路旁的一輛車,開車離開。

離開的同時,聯絡京都的江家人,要江家人速來接應他。

江傅看著江地開車離開,直到車消失在自己視線中,才轉身對陳驚風說道:“走吧,回去看看。”-